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龜之榮辱

出處/《文史趣味小品》;整理/瑯嬛書軒

提到龜的原因和狄少傑有關。^^ 在「寸草心」中,他為了救鳳吟,竟在玲瓏面前大肆嘲諷鳳吟的出身,那句「在她臉上畫烏龜,總比我當烏龜好吧!」讓站長想要和大家分享看到的資料。

 古人把龜當做一種長壽的動物,傳說能活千年。《史記》〈龜策列傳〉說:「南方老人用龜支床足,行二十餘歲,老人死,移床,龜尚不死。」龜能行氣導引,「行氣導引」的意思大致是練氣而長壽。所以唐人張志和曾取名「龜齡」。宋人王十朋也以「龜齡」為字。《駢字類編》引《說宛》有:「龜千歲。」大詩人白居易〈弄龜羅〉詩:「有兒始六歲,名之曰阿龜。」宋蘇東坡〈陳季常見過〉詩:「聞君開龜軒,東檻浮喬木。」可見,陳季常的軒,取名「龜軒」。大詩人陸游給自己的住處取名「龜堂」,自號「龜堂老叟」。他的〈自詠〉還寫道:「龜屋裁小冠,鹿皮製短裘。」他的自注說:「近以龜殼作冠,高二寸許。」詩人戴上龜殼冠,穿上鹿皮短衣,怡然自樂。白居易〈效陶潛體〉詩說:「松柏與龜壽,其壽皆千年。」這就是古人對龜字予以青睞的原因。

 龜有它光榮的一頁。但何時何因其名聲又壞起來了呢?一種說法是:元明時規定娼家男子戴綠頭巾。梁同書《直語補證》引明人《五雜俎》「(娼妓)*於官者為樂戶,……綠其巾以示辱。」舊因稱妻有外遇為戴綠頭巾。郎瑛《七修類稿》卷二十八:「吳人稱人妻有淫者為綠頭巾。」因為龜的頭也是綠色,和綠頭巾成為同義詞了。另說見宋人《太平御覽》〈漢揚雄蜀王本紀〉:「杜宇,周末蜀國王,……名望帝。其相鱉靈(亦作「令」),娶妻而美,與王通。王乃以其位易其妻,禪位鱉靈。」後以鱉靈之妻與王通,故稱妻有外遇者曰「鱉」。

 龜,鱉同屬,鱉的俗名叫「王八」。元至明清,通都大邑,多設妓院,雖係賤業,業主也有他的名稱,女主稱為「鴇兒」,男主稱為「王八」(因其侍奉嫖客,也稱其為「龜奴」、「茶壺」)。他們多用買賣婦女的手段,逼良為娼,自稱其父或母。是社會的一個黑暗面。如平劇《玉堂春》,蘇三流落富春院做妓女,業主以一斗金子賣給山西富商沈延林,故蘇三唱詞有:「三八、鴇兒一斗金。」即是說:王八和鴇兒得了一斗金把我給賣了。

 不知何時,又有高人把「三八」改稱「忘八」。如元施惠《幽閨記》第三十九回:「咳!這個天殺的老忘八。」取「孝悌忠信,禮義廉恥」忘「八」無「恥」之意。實屬多此一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