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湘西趕屍」說法和其真偽

整理/梓兒

  據說有趕屍奇俗的地區,是在湖南西邊的沅陵、瀘溪、辰谿、敘浦一帶。多半都是由一位身著道袍的人,趕著一群屍體,在夜裡行走,目的是要送屍體回他自己的故鄉。這些屍體都戴著高高的氈帽,額頭上貼著一張畫著符的黃紙,把他們的臉,遮去個大半。他們走路,是像麻雀一般跳著走的,通常是被一條草繩連起來,每隔六七尺一具屍體,這大概是趕屍人怕他們跳離隊伍所採行的措施吧?

 趕屍是在夜間進行的。由於沅湘上游一帶,多是人貧地瘠的地方,許多窮人到川東或黔東去做些小生意、採藥狩獵為生,卻常受山中瘴癘所害,極易感染瘧疾而亡。由於漢人運屍還鄉埋葬的觀念深,而窮人又沒有足夠的金錢運送靈柩走山路回家,於是一些腦筋動得快的法師,便想出這一套法子來替窮人解決運送屍體的難題。而此行似乎只行於湘西一帶。

 但是,似乎有另樁說法,咱們不妨也了解一下。湘西趕屍一事,即使是湘西老鄉,也僅僅是聽說而已。其實湘西趕屍自古以來,的確發生過一次,只有一次。

 事情是這樣的,古時某日傍晚,在湘西苗漢交界處的一個小村甸上,突然傳來了陣陣法螺之聲,凄凄切切,動人心肺。村中民眾及駐軍,都出來觀看。只見村外大道上,來了一縱列奇裝異服的行列,除最前和最後一人之外,中間的人都穿寬大白服。領高袖長,皮膚很少露在外面。這些人的胸背上各貼一道血紅的符咒。頭上各戴一頂馬連坡大草帽,而且前傾遮住了全部面孔,僅能隱約看到蒼白的下額。

 這些人全身僵硬,兩臂垂直不能擺動,兩腿也不能彎曲,僅由足掌擦地地徐徐前進。所以發出懾人心脾的「唦唦」之聲。而且晚風吹來,這些人身上傳來陣陣惡臭。

走在最前和最後的二人,是「辰州符」的術士。他們身著法衣,手執法劍,另一手持法螺。「辰州符」是當時極有名氣的巫術。他們邊吹法螺,口中還唸唸有詞,似在不斷作法,尤其前導的術士,能言善道:「各位鄉親長官,這是一隊屍體,由後面那位法師趕著走路,請各位遠離,以免撲向行人。」眾軍民一聽是死屍,居然能趕著走路,不由驚呼暴退。

 因為當時大軍征苗,駐軍奉命封鎖此村要道,以免苗酋逃走。但這時開路的人又說話了「我們都是兩湖一帶的行商,到苗區作生意,竟遇上土司造友,同伴們不幸被殺,只好請辰州符術士作法,把屍體趕回故鄉安葬。各位要檢查,這也是公事,但要提醒各位,死屍雖聽法師指揮,但不能接近其他活人,因活人的陽氣會引導死屍撲抱,不到抱死氣絕,不會放手,而且軍人被撲,即使未被抱住,上陣作戰必被惡鬼附體,中槍陣亡……」駐軍聽了,不由膽寒,況且,既為屍體,也沒有檢查的必要,立即放行。這次趕屍(唯一的一次)親眼看到的村民及駐軍不下百餘人,於是一傳十,十傳百,消息不脛而走,言之鑿鑿,繒影繪形。正所謂「久疑成真」。年久也就無從否認。

 其實這是聰明人玩了一次障眼法,欺騙了那些村民和駐軍,以致造成千古的大騙局。就連外國人也曾來中國訪問,希望一瞻中國之奇術,可惜沒有下文。某年有些作奸犯科的知識份子,犯了殺頭之罪,就逃到湘西苗區避難,苟且偷生。他們異想天開,鼓動苗區土司造反打天下,由他們作謀士。最初節節勝利,佔地頗廣。但他們畢竟是烏合之眾,不久被官兵所敗。苗人退回老巢據險而守,這些知識份子一看不妙,再不溜,一旦被官兵攻進來,必然是人頭落地。

 於是他們又出妙計—金蟬脫殼,也就是趕屍。官兵不許活人脫出包圍,死人是可以例外的。於是他們選出二人,一人開道,這人口才最好,以應付檢查,另一人扮裝法師。而且每人身上都裝了一塊戰死的苗人身上的腐肉,以便散發出屍臭氣味。所以說,書讀多了,要想做壞事,也必然比不讀書的人高明些。他們這一手終於騙過了駐軍,也造成了數百年(據說是清代中葉發生的事)間的疑案。

參考資料:《拆字、趣詩》呼延紅編著 將門出版社  1982、《中國民俗傳奇》 將門文物 1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