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煩惱

梵文Klesa的意譯,亦譯「惑」。佛教指身心為貪欲所困擾而產生的迷惑、苦惱等精神狀態。《大智度論》卷七:「能令人心煩,能作惱故,名為煩惱。」《成唯識論》卷四:「此四(我癡、我見、我慢、我愛)常起,擾濁內心,令外轉識,琣阬欓V。有情由此生死輪回,不能出離,故名煩惱。」《景德傳燈錄》卷二十九寶志《大乘贊》:「但無一切希求,煩惱自然消落。」泛指與佛教宣揚的寧靜、「涅槃」境界相對立的工切思想觀點和精神情緒。佛教稱「煩惱」是世俗欲求、情緒及思想活動的總稱,是人生社會中「苦」的直接根源。

齋壇

亦稱「法壇」、「經堂」。佛教、道教名詞。僧人念經朝禮和道士設醮施法、舉行祈禱的場所。《道藏•上清靈寶大全》中,載有建壇制度及登壇科範等。又,古代帝王祭天地之所亦稱「齋壇」。

菩薩

梵文Bodhisattva的音譯「菩提薩埵」之略稱,意譯「道眾生」、「覺有情」、「道心眾生」。《翻譯名義集》引僧肇解釋:「菩提,佛道名;薩埵,秦言大心眾生。有大心入佛道,名菩提薩埵。」又引法藏解釋:「菩提,此謂之覺;薩埵,此曰眾生。以智上求菩提,用悲下救眾生。」意謂修持大乘六度,上求菩薩(覺悟),下化有情(眾生),於未來成就佛果的修行者。原為釋迦牟尼修行尚未成佛時的稱號,後泛指大乘思想的實行者。佛典中常提到的菩薩有彌勒、文殊、普賢、觀音、大勢至尊等。大乘僧侶或居士有時也被尊稱為菩薩。世俗亦用以比喻心腸慈善之人。

念珠,梵文Pasakamala的意譯,音譯缽塞莫。又稱「佛珠」或「數珠」,佛教用物,念佛號或經咒時用以計數的工具。通常用香木車成小圓粒,貫穿成串,也有用瑪瑙、玉石等物製成的。一般粒數有十四顆、十八顆、二十一顆、二十七顆、三十六顆、四十二顆、五十四顆、一百零八顆、一千零八顆不等。

禪機

禪,梵文Dhyana的音譯「禪那」之略。意譯「靜慮」、「思維修」、「棄惡」、「功德叢林」等。謂心注一境,正審思慮。《瑜伽師地論》卷三十三:「言靜慮者,於一所緣,繫念寂靜,正審思慮,故名靜慮。」認為心緒寧靜專注,便於深入思慮義理。以禪和定(心專注一境而不散亂)為全部修習內容的佛教宗派,即為禪宗。禪機,指禪定所宣揚的「妙諦」(真理)。

剃度

剃除鬚髮是佛教徒出家、接受戒條的一種規定。佛教認為,剃度出家是度越生死之因,故名。《因果經》卷二:「爾時太子便以利劍自剃鬚髮,即發願言:今落鬚髮,願與一切斷除煩惱及習障。」《舊唐書•高祖紀》:「浮情之人,苟避徭役,妄為剃度,托號出家。」根據佛制,剃髮、染衣、受戒是取得僧人資格的必要條件。剃髮染衣的用意亦表示捨棄華美裝飾,過樸素無華的生活。

意為覺、覺悟。佛教指領悟佛教的真諦為「覺悟」。《隋書•經籍志•佛》:「(釋迦)舍太子位,出家學道,勤行增進,覺悟一切種智,而謂之佛。」《南本涅槃經》:「佛者名覺,既自覺悟,復能覺他。」

閻君

即閻王,也稱閻羅王。梵文Yamaraja的意譯,又譯「焰摩羅王」、「爓魔」、「閻羅」等。意為「地獄的統治者」或「幽冥界之王」,謂能判人生前之罪,加以賞罰。原為古印度神話中管理陰間之王。《梨俱吠陀》中即已出現。佛教沿用其說,稱為管理地獄的魔王。傳說他手下有十八判官,分管十八地獄。《法苑珠林》:「閻羅王者,昔為沙毘國王。常與維陀如生王戰。兵力不敵。因立誓願為地獄王。臣佐十八人,悉忿懟同誓曰:『後當奉助,治此罪人。』十八人即主領十八地獄也。」中國佛教唐末始有「十殿閻王」的傳說,有秦廣王、初江王、宋帝王、任官王、閻羅王等(見《釋門正統•利生志》)。後道教亦衍用此說。慧琳《一切經音義》卷五云,閻羅王「典生死罪福之業,主守地獄」,役使鬼卒,「追攝罪人,捶拷治罰,決斷善惡,更無休息。」中國民間廣為流傳的閻王即源此。

住持

佛教僧職。原為久住護持佛法的意思。《圓覺經》卷上:「一切如來,光嚴住持。」《敕修百尺清規•住持章》:「佛教入中國四百年而達摩至,又八傳而至百丈,唯以道相授受,或岩居穴處,或寄律寺,未有住持之名。百丈以禪宗寖盛,……非崇其位,則師法不嚴,始奉其師為住持,而尊之曰長老。」住持亦稱方丈。寺院中設住持職位,當自唐百丈懷海始。

布施

梵文Dana的意譯,又作「施渡」、「布施渡無極」等,簡稱「施」。音譯「檀」、「檀那」。指施與他人以財物、體力和智慧等,為他人造禮或智而求得積累功德以至解脫的一種修行辦法。《大乘義章》卷十二:「以己財事分布與他,名之為『布』,惙己惠人目之為『施』。」小乘佛教的目的在於破除個人的吝嗇與貪心,以免除「未來世」的貧困。大乘佛教則與大慈大悲的教義聯繫,用於「超渡眾生」。布施分三種:一財施,謂施捨財物救濟貧人;二法施,謂說法渡人;三無畏施,謂以無畏施人,救人厄難。見《大智度論》卷十四。

地獄

梵文Naraka的意譯,即「苦的世界」,又譯「不樂」、「可厭」、「苦具」、「苦器」等。「六道」(天、人、阿修羅、地獄、惡鬼、畜生)中惡道之一,處於地下,有八寒地獄、八熱地獄、無間地獄、十六小地獄、十八層地獄等名目。古印度傳說,人在生前做了壞事,死後要墮入地獄,受諸種苦難。

報應

古代「天人感應說」將自然現象附會人事,謂人主有德,天降瑞祥;人主失德,天降災異,即稱「報應」。又宗教宣傳,謂今世之福禍富貧,皆由於前世所作所為,亦稱「報應」,即「因果報應」。

全真教,亦稱全真道、全真派,與正一道同為元以後道教兩大派。金世宗大定七年(一一六七年),王重陽在山東寧海(今牟平)全真庵講道時所創立。教旨以「澄心定意、抱元守一、存神固氣」為「真功」,「濟貧拔苦、先人後己、與物無私」為「真行」;功行俱全,故名全真。主張道、釋、儒三教合一。其徒丘處機後被元太祖尊為國師,掌天下道教。全真道乃廣泛傳布,盛極一時。該教不尚符籙,不事燒煉,道士須出家。

回頭

喻徹悟、皈依。《景德傳燈錄》記雲門宗答學人所問:「如何佛法大意?」師云:「面南看北斗。」意思是「回頭是岸」。「回頭是岸」即為佛家常用語,指有罪人只要覺悟,痛改前非,就能登上「彼岸」,獲得超度。無名氏《來生債》第一折:「兀那世間的人那貪財好賄,苦海無邊,回頭是岸,何不早結善緣也。」

龍王

神話中統領水域並掌管興雲佈雨的龍神。佛經中有八大龍王、十大龍王等說法。以後道教引進龍王信仰,稱有諸天龍王、四海龍王、五方龍王,漸至有水之處,凡江河湖泊,淵潭塘井,莫不駐有龍王,職司該地水旱豐歉。傳說四海龍王極富有,尤以東海龍王敖廣為最。

菩提

梵文Bohdi的音譯,意譯「覺」、「正覺」、「智」、「道」等。即明辨善惡、覺悟真理之意。佛教用以指豁然開悟、如人睡醒、如日開朗的徹悟精神。《景德傳燈錄》卷二十九南朝梁•寶志《大乘贊》:「慈心一切平等,真如菩提自現。」亦指覺悟的智慧和覺悟的途徑。《大智度論》卷四:「菩提,名諸佛道。」與佛教最高智慧含義相近。鳩摩羅什注之:「菩提,秦言(即華語)『無上智慧』。」

無常

梵文Anitya(阿○怛)的意譯。佛教認為世間一切事物,都處在生起、變異、壞滅的過程中,遷流不停,絕無常住性,謂為無常。《涅槃經•壽命品》:「是身無常,念念不住,猶如電光暴水幻炎。」《六祖壇經》:「生死事大,無常迅速。」《無常經》:「未曾有一事不被無常吞。」舊時迷信,說無常是人死時勾攝生魂的鬼,叫勾命鬼。陳裕詩曰:「一朝若也無常至,劍樹刀山不放伊。」

俗緣

佛家、道家所謂的世俗的人事牽累。唐•韓愈《華山女》詩:「仙梯難攀俗緣重,浪憑青鳥通丁寧。」

塵心

塵世利名之心。或關切現實之心,佛道均視作「塵心」。《錢考功集》卷四《哭空寂寺玄上人》詩:「寂滅應為樂,塵心徒自傷。」

隨緣

外界事物皆自體感觸,謂之緣;應其緣而動作,稱隨緣。《金光明最勝王經》卷五:「隨緣所在覺群迷。」

道行

學道修行。《維摩經•囑累品》:「如說修行,當知是為久修道行。」《淨影大經疏上•上》:「內心求道,備有德行,以道成人,名道眾生。」在口語中,「道行」又作僧、道修行的功夫,喻技能本領。

轉男身

阿彌陀佛四十八願中第三十五願為「女人往生願」,即「轉女成男願」。謂女人經過修行,來世可轉個男身,做個男人。佛經中亦有《轉女身經》,經中歷說女身種種苦惱,佛為無垢女說轉女成男之法,由一法增至十法。

善緣

佛教徒稱佛門有緣分。《藝文類聚》卷七十六簡文章《相國寺碑》:「皇太子蕭緯,自昔藩邸,便結善緣。」佛教徒把他們認為的「好事」,稱為善緣。和尚要布施,施主給布施,都叫善緣。

夢幻

喻空幻虛無。佛教以世上事物無常,一切皆空。將此比喻為夢境、幻想、水泡和影子,即夢幻泡影。《金剛經般若波羅蜜經•應化非真分》:「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宋.王銍《四六話》卷上:「夢幻泡影,悟本來之不有。」【返回】

梵文「僧伽」Sangha音譯之略,亦譯「僧佉」、「僧加」、「僧企那」等,略稱「僧」。意譯「合」、「眾」、「和合眾」、「和合僧」、「法眾」等。即僧團,一般需四人以上。普通稱比丘、比丘尼、沙彌、沙彌尼為「出家四眾」或「四僧伽」。《智度論》卷三:「僧伽,秦言『眾』,多比丘一處和合,是名僧伽。」後來泛指個別的僧人,即出家修行的男性佛教徒。中國民間一般將僧人通稱「和尚」。【返回】

梵文kalpa的音譯「劫波」之略。意為極為久遠的時節。佛經言天地的形成到毀滅謂之一劫。《法苑珠林•劫量述意》:「夫劫者,蓋是紀時之名,猶年號耳。」佛教認為,世界有週期性的生滅過程,它經過若干萬年後,就要毀滅一次,重新開始。此一週期稱為一「劫」。「劫」的時間,佛經說法不一。一劫中包括「成」、「住」、「壞」、「空」四個時期,有火、水、風三災出現,世界歸於毀滅。故後人將「劫」借用,指天災人禍,如劫數、浩劫等。道教亦用此說,又作「劫運」。【返回】

紅塵

本意是指因車馬喧闐而飛揚起來的塵土,後漸借喻繁華熱鬧的人世間。漢•班固《西都賦》:「闐城溢郭,旁流百廛,紅塵四合,煙雲相連。」這堛滿u紅塵」本意尚是塵土。唐.劉禹錫《劉賓客集》卷二十四《元和十一年自朗州承臺至京,戲贈看花諸君子》:「紫陌紅塵拂面來,無人不道看花回。」宋•黃庭堅《黃山谷詩•內集》《六月十七日晝寢》:「紅塵席帽烏靴堙A想見滄州白鳥雙。」宋.陸游《渭南文集》卷四十九《鷓鴣天》詞之五:「插腳紅塵已是順,更求平地上青天。」前兩例指紅色塵土,間寓人世之意,後一例則實指「紅塵」為「人世」。又佛道等家均稱人世間為紅塵。【返回】

梵文Gatha的意譯,亦譯作「頌」、「諷頌」、「孤起頌」,音譯「伽陀」、「伽他」、「偈陀」等。佛經的體裁之一,即佛經中的唱歌,一種讚美詩。佛教用這種禮裁作偈,用以總攝宗教原理。偈由固定的四句組成,種類不一。主要有兩種偈:一、通偈,固定由梵文三十二音節構成;二、別偈,共四句,每一句四言、五言、六言、七言不等。《百論疏》卷上:「偈有二種,一者通偈,二者別偈。言別偈者,謂四言五言六言七言皆以四句而成……;二者通偈為道盧偈,釋道安云:蓋是胡人數經法也,莫問長行與偈但令三十二字滿即便名偈,謂通偈也。」【返回】

梵文Rupa的意譯,與「心」相對。佛教把有形質的能使人感觸到的東西即天地間有形的萬物,稱為「色」,把屬於精神領域的稱為「心」。【返回】

梵文Sunya的意譯,音譯「舜若」。指事物之虛幻不實,或指理體之空寂明淨。佛教認為,一切事物的現象都有它各自的因和緣,事物本身並不具有任何常住不變的個體,也不是獨立存在的實體,假而不實,故謂之「空」。《大智度論》卷五:「觀五蘊(物質世界和精神世界的總和)無我無我所,是名為空。」【返回】

功德

功,指做善事;德,指得福報。一般指念佛、誦經、布施等,據說因此可得善的報應。《大乘義章》九十二《種莊嚴》:「言功德者,功謂功能,善有資潤福利之功,故名為功,此功是其善行家德,名為功德。」智顗《仁王經疏》卷上:「施物名功,歸已曰德。」《勝鬘經寶窟》卷上:「惡盡言功,善滿曰德;又德者得也,修功所得,故名功德也。」功德有時也指敬神敬佛所出的捐款。功德又指功業和德行。《漢書•禮樂志》:「有功德者,悱不褒揚。」【返回】

因果

即因果報應。為佛教用來說明世界一切關係並支持其宗教體系的基本理論。「因」亦為「因緣」,「果」亦稱「果報」。《瑜伽師地論》卷三十八所載:「已作不失,未作不得。」為佛教因果論之特點。即任何思想行為,都必然導致相應的後果,「果」未得「果」之前,不會自行消失;反之,不作一定之業因,亦不會得相應之結果;「善因」有「善果」,「惡因」有「惡果」。據此提出了「三世因果」,以為現實世界人們的貧富窮達,是前生所造善惡諸業決定的結果;今生的善惡行為,亦必導致後生的罪福報應。故因果一般也指三世善惡業的因果報應。《涅槃經•憍陳品》:「善惡之報,如影隨形。三世因果,循環不失。此生空過,後悔無追。」【返回】

玄機

謂深奧玄妙之義理。《五燈會元》卷十《羅漢琛禪師法嗣》:「師以玄機一發,雜務俱捐。」唐•張說《張說之集》卷九《道家四首奉敕撰》之三:「金爐承道訣,玉牒啟玄機。」【返回】

火坑

指地、餓鬼、畜生三條惡道為三惡火坑。《妙法蓮華經》卷七《普門品》:「假使興惡意,推落大火坑。」《續傳燈錄》卷三十二《張九成》:「凡人既不知本命之辰落處,又要牽好人入火坑,如何聖賢打頭一著不鑿破。」後用以指悲慘無告的苦境,也常比喻極端殘酷的生活環境。【返回】

神仙

道教和古代神話傳說對所謂超脫塵世、有神通變化、長生不死之的人稱謂。《釋名•釋長幼》:「老而不死曰仙。仙,遷也,遷入山也。」《漢書•藝文志》謂:「神仙者,所以保性命之真而遊求於其外者也。」《雲笈七簽》卷十七:「長生不死,延數萬歲,名編仙籙,故曰仙人。」神仙按得道深淺,也有區別。《天隱子•神解》:「在人曰人仙,在天曰天仙,在地曰地仙,在水曰水仙,能變通之曰神仙。」【返回】

薄命

命運不好、福分不大,多指婦女。佛教認為薄命之人乃前世無善根所致。《列子•力命》:「夫北宮子厚於德,薄於命。」宋•蘇軾《分類東坡詩•薄命佳人》:「自古佳人多命薄,閉門春盡楊花落。」【返回】

空門

即指佛教。佛教宣揚「諸法皆空」,以「悟空」為進入涅槃之門。涅槃為佛教修行所要達到的最高理想境界。信佛者經長期「修道」,熄滅一切煩惱和「圓滿」即具備一切「清淨功德」,即稱「涅槃」,故稱佛教為「空門」。門者,能通之意。【返回】

迷津

佛教謂三界(慾界、色界、無色界)、六道(地獄、餓鬼、畜生、阿修羅、人、天)都是迷誤虛妄之界,故稱「迷津」;世間眾生,都沈溺於「迷津」之中,須賴佛家教義,從中解脫達到「涅槃」,才是最高理想。《西域記序》:「廓群疑於性海,啟妙覺於迷津。」明神宗朱翊《續入藏經序》:「假筏迷津,施航覺海。」後用「迷津」喻人沈溺於迷途之中。津:江河的渡口。【返回】

夜叉

梵文Yaksa的音譯,亦作「藥叉」、「閱叉」、「夜乞叉」等,意譯「能啖鬼」、「捷疾鬼」等。印度神話中一種半神的小神靈。《玄應音義》卷三:「閱叉或云夜叉,皆訛也。正言藥叉。此譯云能啖鬼,謂食啖人也。又云傷者,謂能傷害人。」《維摩詰所說經》卷一:「夜叉有三種,一在地,二在虛空,三天夜叉也。」佛教中作為北天王毗沙門的眷屬,列為天龍八部之一。佛教多泛指惡鬼。以後中國的間借以形容相貌醜陋或性情兇狠的人。【返回】

煩惱

梵文,klesa的意譯,亦譯「惑」。佛教指身心為貪欲所困擾而產生的迷惑、苦惱等精神狀態。《大智度論》卷七:「能令人心煩,能作惱故,名為煩惱。」《成唯識論》卷四:「此四(我癡、我見、我慢、我愛)常起,擾濁內心,轉識,琣阬欓V。有情由此生死輪迴,不能出離,故名煩惱。」《景德傳燈錄》卷二十九寶志《大乘贊》:「但無一切希求,煩惱自然消落。」泛指與佛教宣揚的寧靜、「涅槃」境界相對立的一切思想觀點和精神情緒。佛教稱「煩惱」是世俗欲求、情緒及思想活動的總稱,是人生社會中「苦」的直接根源。

真人

道教稱「修真得道」或「成仙」之人為真人。《莊子•天下》:「關尹、老聃乎,古之博大真人哉!」「真人」之名始此。《淮南子•本經訓》:「莫生莫死,莫虛莫盈,是謂真人。」《文子》曰:「得天地之道,故謂之真人。」真人地位在「大神之下,仙人之上」(《太平經》卷四十二)。唐以後,封建帝王扶植道教,以「真人」稱號授與某些歷史人物或當時著名道士。如唐玄宗封莊周為「南華真人」,元世祖封丘處機為「長春真人」。

法號

又稱法名、戒名。指出家為僧尼後不再稱世俗名字,受戒時由師父所授之名即叫法號、戒名。又,僧死後之謚號,亦稱法號。【返回】

帶髮修行

指皈依佛門而未受戒的女性,因未剃度削髮,故稱「帶髮修行」。

圓寂

梵文Parinirvana的意譯。為涅槃的異名「般涅槃」之略,為「圓滿寂滅」。涅槃為梵文Nirvana的意譯,意譯「滅」、「滅度」、「寂滅」等;或稱「般涅槃」,意譯「圓寂」。是佛教全部修行所要達到的最高理想,賢首《般若心經略疏》:「德無不備稱圓,障無不盡名寂。」一般指熄滅「生死」輪迴而後獲得的一種精神境界。佛教認為,涅槃對生死諻苦及其根源「煩惱」的最徹底的斷滅。《大乘義章》卷十八:「滅諸煩惱故,滅生死故,名之為滅;離眾相故,大寂靜故,名之為滅。」《大涅槃經》把涅槃說成具有「常、樂、我、淨」四德的永生常樂之佛身。圓寂又為僧尼死亡的一種美稱。在佛教史籍中,通常作為死亡的代稱。《釋氏要覽》卷下:「釋氏死,謂涅槃、圓寂、歸真、歸寂、滅度、遷化、順世,皆一義也,隨便稱之,蓋異俗也。」

羅漢

即「阿羅漢」,又作「阿羅訶」。梵文Arhat的音譯。小乘佛教修行的最高果位。「阿羅漢果」,也叫「無學果」、「無極果」,已至修學的頂端。有三義:一「殺賊」,即殺盡一切煩惱之賊;二「應供」,即應受天人的供養;三「不生」,即永遠進入涅槃,不再生死輪迴(見《大毗婆娑論》卷九十四)。得此果位者,稱「阿羅漢」,簡稱「羅漢」。羅漢在小乘佛教中為最高品位,但在大乘佛教中,其品位次於菩薩。

施主

梵文Danapati的意譯。又作「檀越」,音譯「陀那缽底」。寺院僧人對向寺院施搭財物、飲食的世俗信徒的尊稱。《南海寄歸內法傳》卷一:「梵云陀那缽底,譯為施主。陀那是施,缽底是主。而言檀越者,本非正譯,略去那字,取上陀音,轉名為檀。更加越字,意道由行檀舍,自可越渡貧窮。」

造孽

本作「造業」。佛教以過去世之惡因為今生之障礙者,謂之業障。俗作孽障。後來泛稱做惡事(將來要受報應)為造孽、,本此。造孽又常作「作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