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單元劇名:第一百八十四集 飛花逐夢(下)
播出日期:1996.01/08
編劇:江佩玲
故事簡述:梓兒


 果然,雨寒中了王凱的激將法,出來擋住王凱的長鎗,唐蔚處處保護受傷的雨寒,王凱還是傷了他,正當危急之際,一名輕功極佳的蒙面人把雨寒救走了,唐蔚拾起蒙面人使用的鏢器,才知那名蒙面人是雷姑姑。王凱仍十分憤怒。尹夫人救走雨寒後,知道雨寒也深情對待自己的女兒,心一時也軟了不少,向他開了三個條件,雨寒滿口答應,但思及他現今危險的處境隨時會為芳蘭帶來麻煩,心痛莫名。

 返回尹家莊的眾人,見丁沖稍癒,大家心情寬慰不少。丁沖毫不以雨寒傷他為忤,王凱雖然忿恨漸息,但雨寒的前途卻是坎坷萬分:若是依他的罪行,必需受法律制裁,同時芳蘭也將會和他同赴黃泉;即使王凱不追究雨寒傷丁沖的事,其同道也不會放過他。伯溫暗暗擔憂。

 雨寒煞有其事地和芳蘭商議以後的去向,一說起他想習醫,芳蘭馬上支持。雨寒以為習醫要跋山涉水,芳蘭可能耐不住,芳蘭於是願意先回尹家莊等候雨寒。撒了這種謊的雨寒,雖然臉上帶笑,但心中不斷淌血。最後還把雨亭收藏的百合球莖送給了芳蘭,兩人互誓等待對方,彷彿預知未來的命運。

 七天後紀念梁山伯與祝英台的「雙蝶節」要到了,街道商家都掛滿一串一串的紙蝴蝶,要接回女兒的鳳鳴,用計支開跟在身邊的唐蔚。雨寒果然依計把芳蘭送到,離別時,兩人離情依依。

 原來鳳鳴有意要拆散芳蘭和雨寒,一點也不認同伯溫對雨寒的寬厚。伯溫思及後果之鉅,想派人去找雨寒。唐蔚打算從芳蘭口中得知雨寒可能的藏身處,見到芳蘭珍視如寶的百合球莖,脫口而出說是藥用的百合,已無生機。芳蘭聞言,激動萬分,病情加重。伯溫為她診治,似乎藥石罔效。芳蘭憶及與雨寒的種種情景,刻刻甜蜜,瞬間卻消失如泡影;另一方面,雨寒也念著芳蘭的一笑一顰,思之淒梗,掩面掩面而泣。

 路青忘不了雨寒去他的手掌,決心要採取行動。芳蘭夢見雨寒有難,驚恐萬分。她開始欺騙自己,相信百合球莖一定會開花,唐蔚為了安撫她,答應會悉心照顧。鳳鳴見女兒已是游魂在外,仍掛意著雨寒,傷心地離開房間。

 伯溫知道芳蘭的病乃是心病,唯有雨寒才能治她。甚至為此事卜卦,盡得上上大吉之卦。而眼下芳蘭已是氣如游絲,和卦象似乎不應。故連伯溫也開始懷疑卦象可能有誤。不過,芳蘭情形危及,只好碰運氣,讓丁沖王凱往西南方向去找回雨寒。兩人深感此事的嚴重。

 憔悴酒醉又不修邊幅的雨寒,恍惚地走到弟弟的墳前,而路青也跟蹤他到墓地。雨寒已了無生趣,要路青殺了他。路青不願殺手無寸鐵之人,為逼雨寒出手,竟要破壞雨亭的墓塚,雨寒頓時清醒,和路青開始搏鬥。此時丁沖和王凱也聞聲趕到。但雨寒已中了路青一掌。王凱阻門路青殺雨寒,路青不願受官家的氣,自盡求全。丁沖和王凱告訴雨寒有關芳蘭的病情,雨寒緊張地要馬上去見芳蘭。但想到自己一身骯髒,想要先去梳洗一番。丁沖和王凱便答應要幫雨寒打理。

 唐蔚告知雨寒回來見芳蘭,芳蘭拒門不見,深恐自己的蒼白會讓雨寒生氣,要先裝扮一番。這對情人的反應是如此相同,令人憐惜。王凱見雨寒可能內傷極重,希望雨寒乞療傷,但雨寒心繫芳蘭,只求見芳蘭一面。

 兩人相逢恍如隔世,王凱和唐蔚視趣地離開房間,讓他們能夠獨處。芳蘭說出她的夢想是要回當時和雨寒共居的小屋看日出。鳳鳴反對,但伯溫表明這恐是芳蘭的遺願了。眾人只好全力支持這對戀人的心願。

 市街上燈火通明,搭了個祭臺,縣令主持祭禮。祭台下群眾圍觀,人人手上一支仙女棒,照得夜色通明,人群外,衙役用紅繩帶圍起封路。天啊!正好是雙蝶節,眾人暗暗吃驚,芳蘭的情形已不堪繞遠路,伯溫無可奈何說:「面對公門的阻力,只好私事公了了。」於是丁沖、王凱立刻會意,同伯溫請出天龍寶劍,要求縣令開道。雨寒揹著芳蘭前行。芳蘭張開眼,見到兩旁閃亮的火燭銀花,心滿意足。

 漫長的黑夜,終於漸漸破曉。雨寒揹著芳蘭終於到了他們的吊床附近。芳蘭下了揹椅,雨寒交給芳蘭她送給他的金針花,陽光也開始從雲端透出光輝,這時,林間竟飄下陣陣落花輕煙,「好....好冷!我要曬....曬太陽....」,雨寒抱起芳蘭走向吊床,芳蘭閉上眼睛,眼角輕輕滾出幾滴眼淚,卻充滿笑意。雨寒拭去她臉上的淚水,再也支撐不住內傷的痛楚,側過臉吐了一口血。「芳蘭!別走得太快,等等我!」雨寒就臥在芳蘭身邊,兩人彷彿在吊床上一起睡著了。風緩緩吹過,煙靜靜飄盪,鮮紅花瓣落在他們身上。

 之後,他們兩人被合葬在一起。白髮人送黑髮人,叫鳳鳴說什麼都無法接受,她一直自責自己為何私心地拆散他們,才讓女兒走上絕路。此時唐蔚捧著那盆百合飛奔到墓前,「老爺子!發生奇蹟了,乾枯的百合發芽了!還抽出兩支芽呢!」這兩個初生的嫩芽令人想到無法結合而死後成雙蝶飛去的梁山伯與祝英台。伯溫此時才悟出當時大吉之卦的涵意,原來這才是他們所要的幸福,於是安慰尹夫人不必自責。應該慶幸他們得到所要的解脫。眾人各有所悟,為他們兩人的幸福而安慰。


【站長評語】對於老爺子的私事公辦,這似乎不是頭一遭了。^^||| 這也是流露出老爺子重人情之處,不過他說的這句話時,不知道是用什麼樣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