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單元劇名:第一百八十三集 飛花逐夢(中)
播出日期:1996.01.01
編劇:江佩玲
故事簡述:梓兒


芳蘭透露因身罹絕症,對未來渺渺無望,又不敢自盡一死,讓母親抱憾,於是想要雇人殺了自己。雨寒才知懊惱自己的衝動,懊惱萬分,芳蘭不能原諒雨寒為了保護自己而傷害別人的行逕,便奪門而出。

面白若紙的丁沖,一動也不動,守在一旁的王凱心感有異,一探鼻息,似乎沒氣了,王凱渾身顫抖地俯身去聽丁沖的胸膛,竟連心跳也好像沒了。王凱脹紅了臉,猛然在丁沖人中一掐。「給我醒過來啊!」丁沖根本沒反應。王凱奔出房門,悲悽地大喊:「老爺子啊!」這時烏雲遮月,風狂雨急,落葉狂飛。

窗外,是一陣一陣電閃驚雷,鳳鳴打開針包,捧至伯溫、唐蔚跟前,兩人合力要治療丁沖,王凱在門外虔誠地祈禱,丁沖仍沒有反應,伯溫淌下冷汗。唐蔚道:「老爺子!刺了湧泉穴還不醒,一定不中用了!」本來閉目祈禱的王凱嚇得睜開眼聆聽。伯溫見情形危急,對著昏迷的丁沖說:「丁沖!老夫知道你聽得到老夫的聲音,你並不想死,你還惦記著老夫。丁沖,還有遠在東瀛的母親,你人生還有太多牽掛,所以你不能死,這還不是你死的時候。丁沖!丁沖!」唐蔚絕望地拔起丁沖胸前的針,含淚地說:「老爺子!丁沖死了!真的死了!」而伯溫仍不肯死心,一直為丁沖行針。王凱在門外,忍不住咬拳出血,終於大叫一聲,衝了出去。唐蔚發現到王凱的異樣,追了上去。王凱情緒十分激動,忿恨莫名,令唐蔚不知如何安慰起。此時鳳鳴奔來:「醒了!丁沖醒了!」唐蔚鬆了一口氣,王凱又笑又哭。

芳蘭傷心地寫完信,想到雨寒為了她竟殺了帶刀護衛,決定要保護雨寒,和他遠走高飛。託雨寒把信帶到尹家莊,此生已交付雨寒。雨寒大受感動,發誓要小心呵護她一生。

雨寒把信送到路青那裡,告知他破壞了規矩,勾結官門抓殺手。路青大驚,雨寒威脅他要告訴其他的同伴,路青為了保密,便以兩千兩做為代價,但眼中充滿殺意。

信送到尹家了,當唐蔚和鳳鳴看信的同時,芳蘭和雨寒也在路上了。伯溫看完芳蘭的信,抬眼看著鳳鳴,說道:「令嬡字體蒼勁有力,足見神飽氣足,果然身心都有長足的改善。」鳳鳴不願女兒愛上一名殺手,伯溫捋鬚深思 。唐蔚見鳳鳴如憂心,便要追去勸回芳蘭。

芳蘭整理包袱,見到有一只小木盒,就打開來一看,取出了那塊乾燥的百合鱗莖左右端詳著。雨寒興高采烈地向芳蘭解釋「藕」和「藕斷絲連」,頓時兩人深情相視,深情不在言中。芳蘭含羞地低頭,想到那只木盒,取出百合球莖。雨寒臉色煞時凝重,才知百合有「百年好合」的涵意,本是雨亭收藏,要送給心怡的少女,不料卻等不到那個時候了。芳蘭靜靜握住黯然的雨寒,兩人雙手緊繫,心也繫在一起了。

丁沖張開眼,就見到王凱坐在榻前,關心地看著他。王凱一反常態,不開他玩笑,很擔心詢問他的情形。丁沖說道:「那時候反而都不覺得痛了,我置身在一片光明之中,平靜喜悅而流連忘返。後來我聽到老爺子在對我說話,在叫我的名字,我習慣只要老爺子喊一聲,一定儘快趕到老爺子身邊,就這樣跑回來了。」傷勢很重的丁沖仍抵不住,口口聲聲不願死去,王凱急著要去找伯溫,但床上丁沖已蹶過去了。

終於丁沖穩定下來,鳳鳴替他蓋好被,他沉沉睡去。王凱受不了這種痛苦掙扎,決意報復,伯溫勸阻,但王凱氣憤莫名,不顧伯溫的告誡,私下要找雨寒報仇。另一方面,唐蔚已在找尋芳蘭的路上。

芳蘭自號「追夢者」,因為她有個平凡的夢,而這種對她來說看似平凡但實又奢侈的夢,似乎慢慢實踐。和雨寒在一起,她彷彿在她編織的夢中。突然,闖入了幾個黑衣蒙面人,雨寒把芳蘭推到身後,雨寒發現為首竟是路青。路青指責他不該愛上要殺的人,又引來官家的人,更不該向他勒索要盤纏,由於雨寒犯了殺手行規堛漱T條大忌,所以他決意要殺他。聞言芳蘭挺身表示自己可以處理這些問題,但路青要求雨寒必須殺了他該殺的人—芳蘭。眾殺人一齊圍攻,路青挾持住芳蘭,要雨寒停手。並要他殺了芳蘭,雨寒假意答應,趁眾人不留心,斬斷了路青的手腕,順勢殺死了所有殺手,路青逃走。雨寒追上,芳蘭十分害怕,也跟著去。

路青被雨寒逼得無路可逃,最後唐蔚出現,掩飾路青離開。雨寒和唐蔚交手,唐蔚不敵,只好以修羅針對付他,煞時雨寒使不上勁兒。唐蔚笑著告訴雨寒她獨門暗器的厲害,芳蘭出現阻止,見雨寒中毒,大吃一驚,這種過度關切的神情,令唐蔚笑不出來,只得除去雨寒身上的毒針。

路青負傷而回,驚見王凱在堂中等他。他得知王凱是御前帶刀護衛,決定必要時刻不顧一切也要同歸於盡。王凱表明自己是要為丁沖報仇,兩人竟有相同的目標,於是路青暗暗要借王凱之手除掉雨寒。

伯溫為此事卜卦,卦象不佳,連伯溫也自忖不該介入此事。鳳鳴對伯溫似乎支持芳蘭和黑衣殺手在一起不太諒解,伯溫認為黑衣殺手已有改過之行,毋需咄咄逼人。鳳鳴氣得對伯溫嘲諷:「老爺子!你要是個局外人,難怪可以說得這麼輕鬆;但是如今你的護衛也傷重垂危,你還能這麼寬宏大量,足見你如果不是個超出三界外的神人,就是你這個人根本就....」伯溫接:「就薄情寡義,是也不是?」一語道破鳳鳴的想法。並告訴鳳鳴千萬別對黑衣殺手有何舉動,否則她那用情甚深的女兒可能會有危險。

唐蔚為雨寒療傷,尤其見芳蘭的健康長足進步,她也盡釋前嫌,希望這對戀人能幸福。雨寒對唐蔚仍有戒心,暗暗跟她上山採藥,唐蔚也發現到,並諷刺他的多心。不意此時王凱尋到了唐蔚,唐蔚為芳蘭掩飾雨寒的行蹤,但早被王凱察覺。唐蔚極力維護,不惜為了芳蘭和王凱摃上,王凱明知雨寒躲在一旁,所以二話不說,竟拾起長鎗向唐蔚扎去……


【站長評語】這一集王凱的表現極佳,他和丁沖之間的手足之情昭然可見。老爺子急救丁沖那段和丁沖提到瀕死時的情形,令站長差點…嗚…(T_T)哭得很慘。想來還有路青的表示也不錯,是誰演的啊?當然令站長在百般傷心(不蓋你們,站長一邊改寫,心情一邊為劇情而沈重)之下的唯一笑料,莫過於鳳鳴(尹夫人)對伯溫的嘲諷,這倒是為梓兒的偶像老爺子又新添一項「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