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單元劇名:第一百六十六集 鴛鴦劫
播出日期:1995.09.04
編劇:勞真、田青靈、林麗絲
故事簡述:梓兒


雷靖(劉耕宏 飾):四川雷氏琴的傳人。心地純良,性情質樸,深愛妻子,一心想要作一張好琴。不意當年的結拜兄弟,竟是要害己的惡人。
菁娘(侯炳瑩 飾):溫婉美麗,精於琴藝,外柔內剛,眼中只有丈夫。多年未得子,一直耿耿於懷。不料自己丈夫的結拜兄弟竟對自己有意,她堅守志節,與高南雁保持距離。
高南雁:本是青城派弟子,因行為偏激,被逐出師門,改行為商。一年前年救了雷靖後,就愛上菁娘了,最後為得到菁娘,不惜派人殺害雷靖。


風和日麗,雷靖和妻子菁娘依依不捨。雷靖要入山找塊良木製一張如「松雪琴」一樣的好琴,以重振雷氏琴的威名,又擔心妻子孤身無依。菁娘以為有「松雪琴」為伴,就像是夫婿常相左右。正是濃情蜜意之際,突然一名蒙面人欲殺雷靖夫妻,招招陰狠,致人死地,雷靖雖多處受傷,仍帶著妻子逃命。為引開蒙面人的注意力,雷靖打算以己為餌。正巧伯溫等人來到青城地界,欲一訪聞名的青城雷氏琴。伯溫發現前方樹林殺氣極重,三人急往一探,見綠林響箭,但撒落現場的衣物,可知被劫之人並非富貴人家,令人生疑。

 高南雁與家僕上山打獵,遇到匆匆求救的菁娘。菁娘請求有結拜之誼的高南雁搭救丈夫,高南雁命家丁先帶菁娘離開現場。蒙面人苦苦相逼,雷靖受傷甚重,幸伯溫等人及時趕到,蒙面人乘隙遁逃。伯溫等人見雷靖傷口盡是黑血,施以急救。奄奄一息的雷靖掛念妻子的下落,求伯溫去救。伯溫令丁沖去追查,他與王凱趕緊把雷靖帶到客棧治療。

 蒙面人是高南雁派去暗殺雷靖。蒙面人告訴高南雁雷靖重傷,三日後必死,高南雁不滿意這種結果,以判官筆擊斃蒙面人。菁娘不放心丈夫的下落,高南雁交給菁娘雷靖的護身符,告訴她雷靖恐是凶多吉少,菁娘悲傷過度而昏厥。

 丁沖告訴蒙面人遭殺害,兇手應是武功高強之人,伯溫認為事有蹊蹺;又見昏迷不醒的雷請一心念念不忘妻子,毒傷雖重,全靠他強烈的求生意志。由於藥引天山雪蓮難求,急命丁沖去四川求唐老爺子贈藥。

 菁娘不願苟活,決定殉夫。高南雁告訴她已有二個月身孕,要她為腹中胎兒著想。菁娘不知是悲是喜,多年盼望的孩子竟在此刻有了。高南雁私下命家丁放火燒了雷家,只留下「松雪琴」。

 丁沖在路上遇見唐蔚,言明要求天山雪蓮救命。唐蔚以為耗時太久,恐怕來不及,她知道高南雁有天山雪蓮,便夥同眾人去求助。

 高南雁見菁娘不吃不喝,用心佈置一間和雷家一模一樣的製琴室,要討菁娘歡心。菁娘對他只有說不完的感激。高南雁表示要照顧菁娘母子,菁娘不願答應,此時伯溫等人和唐蔚前來拜訪高府。

 高南雁雖接見他們,但態度傲慢,對於索求天山雪蓮一事,更是相應不理,令唐蔚十分生氣。突然高府內傳來一曲哀怨悱惻的琴聲,伯溫由音韻中探出彈琴者必是近日遭逢劇變。高南雁見伯溫知音,一反常態,慷慨贈藥。

 回途中,發覺有人跟蹤,唐蔚故意先行告辭,實則繞到跟蹤者的背後。那名蒙面人和唐蔚、丁沖交手,被丁沖傷了手腕逃去。伯溫先前留心高南雁的行止,似乎是習武之人,並非平常商人,唐蔚猜想高南雁可能屬青城一派。伯溫命丁沖夜探高府,他和唐蔚趕回客棧救人。

 菁娘不斷彈琴,連手指都彈傷而不自知。高南雁情不自己握住菁娘的手,菁娘早查覺高南雁的存心,故提起一年前由於他救了自己的丈夫,在她眼中,高南雁就是自己的兄長。高南雁不滿意這種答覆,才知道菁娘故意自虐使手指受傷。菁娘無法忘懷喪夫之痛。高南雁發覺有人窺伺,為了不使人起疑,忍住手傷之疼痛,彈琴安慰菁娘,此舉令丁沖不敢確定他是否為蒙面人。

 雷靖終於醒來,自道是雷氏琴的傳人,他一心懸念妻子菁娘的下落,得知伯溫未找到菁娘,不顧自己的傷,堅持要去尋找,被伯溫勸下。隨後他發現隨身所帶妻子手寫的琴譜不見,憂慮萬分。丁沖交給他失落的琴譜,雷靖道出妻子精於琴藝,眾人猜想在高府那名彈琴者可能是菁娘,雷靖才放心下來,告訴伯溫高南雁是自己的拜把兄弟。伯溫似乎見到此事前後的端倪。

 菁娘打點行李要告別高南雁,她決心不讓雷氏琴的聲名斷送自己的手中,要獨力扶養孩子繼承家業,高南雁極力阻礙。家丁來報伯溫等人和雷靖造訪,高南雁聞之色變,菁娘欣喜若狂。夫妻相見恍若隔世。高南雁故作瀟灑要招待眾人,雷靖因劇烈咳嗽而昏倒。伯溫為他把脈後,故意要菁娘和王凱去買藥、學熬藥為由,支開菁娘,告訴雷靖他因飲用燒酒傷肝,已是血不歸經,去日不多;若有唐門大還丹保氣,尚可熬到三年。雷靖絕望難過,伯溫安慰他以後雷氏一脈必是既繁且盛。

 當天,高南雁告訴雷靖他用心討好菁娘,希望她為了腹中胎兒不要尋短。當雷靖正開心雷家有後之時,高南雁激動地道出他深愛菁娘一事,請求雷靖能把菁娘讓給他。

 是夜,雷靖自覺死期不遠,決心成全高南雁,要漏夜離去。此舉早被伯溫料中,命王凱攔截,直到菁娘出面。菁娘驚見桌上的休妻書,質問雷靖她是犯了七出的哪一條。雷靖沈重地告訴菁娘可以跟著高南雁,菁娘不肯,打算自盡了結,雷靖無可奈何道出自己只剩三年壽命。菁娘雖悲痛,仍堅強起來,誓言要和丈夫相守。雷靖這才醒悟自己的愚蠢,決心不要再和妻子分離。

 唐蔚查出高南雁曾是青城一派,但行為偏執而被逐出,改行為商。伯溫瞧出高南雁對菁娘的痴情,恐他將在雷氏夫婦離去時採取行動,請求唐蔚協助。

 雷氏夫婦贈予「松雪琴」以酬謝高南雁,高南雁見無法挽留,堅不收琴,兩人告別離去。在路上,蒙面人襲擊雷氏夫婦,最後才發現是王凱和唐蔚假扮雷靖和菁娘,在一旁的正主兒才知道原來屢次迫害自己的竟是自己的拜把兄弟—高南雁。高南雁認為他和菁娘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伯溫指責他悖理,高南雁仍做困獸之鬥,雖被打傷,仍挾持雷靖,菁娘驚慌失措。高南雁責問菁娘他哪裡比不上雷靖,菁娘冷言回答身為雷家人,是雷靖之妻,希望高南雁不要多費心機。高南雁仍不死心,希冀菁娘曾對他有一絲好感,菁娘明白的說:「不!」高南雁大受刺激,雷靖趁機脫身,高南雁自盡而死。

 雷氏夫婦事後拜別伯溫等人而去。王凱擔心雷靖是否只能活三年,伯溫說:「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人生本就是禍福難料,有長有短。最要緊的是要知福惜緣,才能活得有滋味。」


【站長評語】看到雷靖和菁娘的深情,真令人感動。見到高南雁如此下場,真不知要說他活該還是可憐,看不開的人是最容易受創的。這個單元這三個角色都扮演得很成功,後起之秀的確有可看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