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單元劇名:第一百六十三集 寸草心(三)
播出日期:1995.08.14
編劇:江佩玲
故事簡述:梓兒


 唐蔚不顧玲瓏勸告—拾風箏會拾到別人的晦氣。替龍兒和小離拿下掛在樹頭的風箏,和隨後趕到的鳳娘見面。彼此不知對方的身份,一見投契,互吐心中的風木之思,唏噓不已,因此沒有留心兩小已經走失了。

 龍兒和小離在林中迷路,最後找到一間屋子,鍋子正煮著食物,二小在屋前玩著院中陳設的奇特石頭,小離一直注意鍋中的食物。結果被返回的主人—一名老人發覺。老人脾氣不好,出言兇惡,嚇得兩小落荒而逃。但天色已暗,兩小找不到回家的路,只得再回到老人的小屋。小離為了能留下來,加上饑腸轆轆,盡力討好老人,老人被小離逗得開心,但龍兒不願見小離被老人嘲笑,要帶走小離,不屑吃他的食物。老人被兩小的友情和天真感動,便招呼他們吃飯。

 少傑積極派人尋找龍兒的下落。遣走丁沖後,質問鳳娘是否有意讓龍兒走失。鳳娘備感委屈,激動之下道出小離是自己的親生女兒,坦白告訴少傑她並非對少傑只懷有感恩,而是十分在意關心他們父子,否則為何要忍受見到親生女不敢相認,甚至還沒有等小離喊她娘,結果孩子再度不見那種骨肉失散的挖心撕肺之苦,思及至此,不禁痛苦失聲。此時少傑才明白鳳娘的用心,好言安慰她,要和她一同渡過這段最艱苦的時期。

 小離和龍兒被老人拒之門外。夜深露重,兩小開始因害怕和想家,哭了起來。龍兒體弱,咳嗽不止,老人聞之於心不忍。當兩小哭倦睡去後,他悄悄把他們抱進屋中休息。

 伯溫特別謹慎為這些事情卜了卦,測出兩小並無大礙,但要避免未來可能發生的官民衝突必先找出問題所在,並解決問題。丁沖消極以為此事難為,只因狄少傑斬殺唐若;伯溫以為只要唐鷹還關心女兒的安危,必不遠走,要丁沖往唐門去探,而他與王凱往山中尋訪。

 唐蔚反覆思量伯溫的話,決定盡釋前嫌去救狄家父子,玲瓏不答應,但唐蔚意志堅決。老人告訴龍兒要不吃藥,身強體壯,只要喝麥芽糖加上白蘿蔔汁的甜湯,和他一起上山挖蘿蔔,蹦蹦跳跳,自然他就不用再喝難吃的藥了。有兩小陪伴,老人臉上的冰霜化了不少,心情開懷起來。

 伯溫和王凱在山路遇見被龍兒和小離煩得要走撿球的老人,王凱認出老人手中的球是他買給小離的。伯溫暗有打算,主動和老人攀談起來,認為老人已有孫息五、六歲,老人觸動心弦,自道其子早逝,已無人送終,何來孫息。伯溫點出老人尚有一女,並卜測建昌城在三日內會發生問題,若要保住女兒,只在他一念之間。老人以為伯溫不過是危言聳聽。伯溫自信滿滿,和老人協議,他日再逢,請老人打賞,最好是特別一點的。老人慷慨允諾。

 唐蔚隻身來至都指揮使司,下人告訴少傑當時兩小失蹤前,曾和唐蔚交談過。少傑誤以為唐門捉走自己的孩子,要以此威脅他交出避毒金珠,於是擒下唐蔚作人質,要唐門交出龍兒和小離。

 玲瓏和丁沖得知少傑竟把唐蔚私刑扣留,綁在樁上,任她受風吹日曬。丁沖勸少傑不可知法犯法,少傑憎恨自己身為執法者,由於公平審判,反受其害,決定豁出去。玲瓏憤憤不平,要帶唐門眾人來救。王凱建議伯溫不妨找那名老人要回兩小交換唐蔚,伯溫以為時機未至。

 老人原來就是唐鷹。由於失子之痛,所以放逐自己,每思愛子,總是悲痛莫名。兩小見狀,和言安撫,龍兒和小離皆口口聲聲要老人和他們同住。

 鳳娘不忍唐蔚受乾渴之苦,偷偷送水給唐蔚。少傑見狀,也於心不忍,但表面態度強硬,改把唐蔚關入地牢。唐鷹掛意伯溫的預言,也在意自己女兒唐蔚的安危。決意回建昌城一探究竟。

 玲瓏為救唐蔚,私下潛入都指揮使司。一時查不到唐蔚的下落,見到鳳娘,便挾持她作為人質,要少傑交出唐蔚。少傑故裝作態度冷淡,言語苛刻,指責鳳娘,令鳳娘心寒失望……


【站長評語】這一集的主戲是龍兒和小離與唐鷹的相處情形,當然也有少傑和鳳娘兩人失去孩子的悲傷,嗯…他們表現得都十分得體,讓伯溫等人完全像是配角似的,只是負責串場用的。開玩笑了啦!:p 其實看到唐鷹因失子而放逐自己的例子,令我想到許多事情…現在的老人命運比起唐鷹還差,有子還不如無子,這是社會的病態,還是倫理綱常的失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