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單元劇名:第一百六十二集 寸草心(二)
播出日期:1995.08.07
編劇:江佩玲
故事簡述:梓兒


 少傑要鳳娘為他彈奏一曲。鳳娘認為自己不配使用龍兒母親的琴,少傑堅持。鳳娘彈曲音調哀戚,少傑情不自己,忘情地握住鳳娘的手,兩人彷彿置身另一個世界。琴音一停,少傑回神,內心情感掙扎不已,不願讓鳳娘成為亡妻的代替品。鳳娘不敢吐露真情,只能表示心中無限的感激。這種回應激怒了少傑,使他大失所望。伯溫自忖時機已至,帶著王凱上都指揮使司。

 龍兒和小離玩得正開心時,龍兒發現小離身上有塊精緻的玉蝴蝶,吵著要玩,小離不肯。龍兒打算強取,小離一怒之下把龍兒推倒,致使他撞上硬物昏過去。少傑、鳳娘見到龍兒昏倒,少傑大怒,要趕走小離,鳳娘急急把小離帶至他處,詢問原因,才知小離竟是自己的親生女,也得知父親已逝的悲訊,百感交集,卻不敢和小離相認。

 匆匆出門尋醫的家丁撞上伯溫和王凱,兩人因而順理成章入府治療龍兒。王凱去安慰驚慌失措的小離,咐囑她要多照顧體弱的龍兒。伯溫診斷龍兒只是體弱,並無大病,只要多活動以助脾胃,一旦能吃能睡,身體自然強健。少傑不信,以為伯溫誆騙他。伯溫道出少傑離死期不遠,只要他交出金珠,自己願為他換回解藥。少傑矢口否認,怒下逐客令。鳳娘送伯溫一程,伯溫鼓勵她向少傑說出心中的話,將使情形有轉機。

 龍兒醒來後,吵著要找小離,少傑為難。正當此時,小離出現,二小言歸於好,手拉著手去玩耍。鳳娘坦言不願少傑閃爍言詞,隱瞞真相,希望能和他共患難。少傑避開話題,擔心丁沖的情形,決定一探唐門。

 丁沖感激唐蔚沒有在針上淬毒,唐蔚表明此舉只是要保唐門顏面,自己不喜歡獨力肩負唐門重責,無奈狄少傑斬殺其兄,父親失意出走;一朝若父親返回,她必想法子逃開這種生活。丁沖試探問她是否恨狄少傑,是否想復仇,唐蔚直言若有機會,一定會報復。此話令丁沖十分不安。

 少傑悄悄入唐門,要帶走丁沖,丁沖告知是老爺子的指示,要少傑離開避嫌,不料被玲瓏發現。唐蔚阻止他們離去,對丁沖產生誤會。伯溫出面令眾人住手,唐蔚以為狄少傑罪有該得,狄少傑自認執法公正,殺其兄並非出於私心。伯溫充當和事佬,要雙方各退一步,但都爭執不下,衝突更烈。伯溫知唐蔚不是心胸狹隘之輩,便勸她:「理直氣壯固然是人之常情,如果能理直而氣和,得理而饒人,且能寬恕他人所犯的錯誤,就能使自己能怨恨與業障中超脫而出」。

 龍兒不肯吃藥,少傑自覺去日無多,焦慮龍兒的病和自己中的毒,氣得打龍兒。小離急著出面阻止,句句有理,少傑沮喪莫名,毒傷復發,躲入房內,不願開門。丁沖見鳳娘、小離和龍兒著急卻又撞不開門,跩開房門,發現少傑已昏倒在地。

 唐蔚反覆思索伯溫的勸言,在哥哥的靈位前徬徨垂泣。龍兒見父親情形危急,傷心恐怕會失去父親。小離以自己為例,鼓勵龍兒要振作,鳳吟聽了心疼又憐惜,小離想出可以放風箏來為少傑和龍兒放晦氣。

 丁沖雖以內功壓抑毒性,但若在三天內沒有唐門解藥,只怕性命不保。鳳娘知情後為少傑抱屈,認為唐門本身也有錯。丁沖面對這兩家的恩怨,是非曲直一時也無法評斷。鳳娘要為兩小去放風箏,請丁沖照顧少傑。

 唐蔚和玲瓏到郊外採石煉藥,唐蔚似乎有心想接納伯溫的建議,玲瓏不高興。鳳娘帶小離和龍兒也到附近放風箏,不意風箏高飛時竟斷線而去。三人尋覓風箏,正巧遇上唐蔚和玲瓏……


【站長評語】此單元也有許多雋永的佳句,看來得要另外再闢一個單元了。其實…少傑這個人的脾氣很古怪耶!明明心裡已經喜歡上鳳娘,又希望鳳娘先自己承認,自尊心也太強了吧!需要加強心理輔導。至於鳳娘的角色,看似委曲求全,實則堅強勇敢,在某方面真的不遜色於唐蔚的角色設定。可惜在這一單元唐蔚表現還不錯,可惜到了接下來的單元就……不予置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