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單元劇名:第一百六十一集 寸草心(一)
播出日期:1995.07.31
編劇:江佩玲
故事簡述:梓兒


狄少傑(楊懷民飾):四川都指揮使司。年青有為、端正嚴謹、依法行事。前妻亡故後,為了照顧獨子,再娶鳳吟。因為要醫治獨子的宿疾,不惜知法犯法,偷取唐門避毒金珠而中劇毒。
鳳吟(柯淑勤飾):小離的生母,嫁至狄家後又名叫「鳳娘」。因前夫犯法,淪為官妓,後被狄少傑贖身,成為龍兒的繼母。自慚身分低賤,不敢奢求真情。婉約嫻雅、善音律。
小離(楊小黎飾):本劇的主角之一。終於尋得母親,母子團圓。
龍兒(張宇文飾):狄少傑之獨子。自幼失母,故有些嬌縱。看似有不足之症,但不過是溺愛而身體失調。後因小離為友,心情開朗許多。
唐蔚(安敏慧飾):四川唐門女少主。兄因行俠義觸法被處死,老父失子而浪跡天涯,由她一人獨撐大局。慎思謹行、心胸寬闊,眾人俱稱她「女中豪傑」。
玲瓏(陳怡真飾):行事魯莽、心直口快、雖不是謀畫型的人才,倒是忠心耿耿。
唐鷹(田豐飾):四川唐門門主。因失子而心灰意冷,自我放逐,虧得遇上小離和龍兒,他們倆的童稚打動了他,使他放下終生的悔恨。


 一曲悠揚的笛聲響徹林中,一行人抬著轎子緩行,笛聲不斷從轎中傳出。朗朗青天卻掩不住詭異。突然出現一名武功極高的蒙面人襲擊隊伍,笛聲驟絕,轎外之人紛紛被蒙面人點住,無法動彈。轎中女子只好出現與之交手,但也居於劣勢,女子發暗器以保護寶物,蒙面人雖中暗器受傷,仍帶走寶物,同時女子也被點住。

 小離肚子餓,丁沖先行至鎮上買食物。伯溫見北方天空有殺氣,前往一探,才見一群人皆被定住,小離見了天真地說:「老爺子,他們在玩木頭人嗎?」伯溫和王凱上前解了他們的穴道,詢問發生何事。帶頭的女子道出有人奪取唐門的辟毒金珠,自稱唐蔚,雖不知何人所為,但已中了她獨門暗器修羅針,必定胸痛如絞,若無她的解藥,三日後必定毒發身亡。玲瓏不滿小姐為何不發見血封喉的毒蒺藜,唐蔚分析蒙面人尚有良知,只點了眾人的穴道。伯溫讚其聰敏和寬容。

 丁沖在溪邊見一人負傷甚重,狀似中毒,便助他逼出體內毒氣。無奈此毒頑固,只能幫他稍微壓制,不令立即發作。基於江湖道義,丁沖不詢問他中毒的原因,那人見丁沖如此俠義,才說出自己是四川都指揮使狄少傑。

 唐蔚邀伯溫等人至唐門招待,伯溫不願叼擾,唐蔚挽留,王凱表明與同伴早有約定,不能久留。玲瓏出言嘲諷伯溫等人有疑心,小離若有所悟地說:「對,他們怕入了你們『糖』門,只吃『糖』不吃飯囉!」才打破尷尬的局面。

 龍兒不喜歡鳳娘這個後母,不滿她所做的一切,事事都和她唱反調。丁沖和少傑回家後,也發現這個問題。小離吵著伯溫陪她玩耍,王凱為了不使小離打擾伯溫,只得陪小離玩沙包。結果一時不慎,玩破沙包,小離幾乎要哭了,伯溫見沙包中落出的米粒,取占得水火既濟卦,加上先前觀北方氣象,擔心此地會發生慘烈的官民衝突。

 少傑自喪妻後,體諒龍兒幼年失母,柔弱多疾,不忍苛責。經大夫診斷是童子癆,少傑鋌而走險去偷唐門的辟毒金珠。少傑身為執法者,秉公處理,當年唐門少主唐若仗義殺人涉案,於法不容,只好斬唐若,為此毀譽參半。少傑料想唐門不會答應借珠,只好搶奪。鳳娘知道後又是指責又是不忍,也道出問題的核心—要如何炮製金珠成藥呢?丁沖見狀,自告奮勇願代少傑上唐門求助。

 伯溫打扮術士打探民情,令王凱帶小離買她最愛的零食—麥芽糖。鳳娘要出外上香祈福,在路上被伯溫喚住。伯溫指出鳳娘的命格雖好,但已是再嫁,現今的夫婿雖位高權重,亦有早喪之相,若要改變命運,可往東南行,將遇貴人。鳳娘半信半疑,往東南方去。王凱帶小離買了許多東西,因腹痛出恭,交待小離等候。鳳娘見著小離,有十分熟識的感覺,便帶走小離。王凱一回頭不見小離,憂心如焚,伯溫得知那名夫人帶走小離,不多煩惱。倒是認為丁沖會有傷神勞心之事,遂與王凱往東行來至唐門。

 丁沖上唐門求藥,雙方言語不和,打了起來,丁沖一時失察中暗器,伯溫和王凱出面阻止。伯溫要求唐蔚寬限數日找回金珠,唐蔚答應,並要丁沖留下來為人質。伯溫據多方資料猜想搶金珠者可能是都指揮使狄少傑,但苦無實證和機會,眼下只能等待。

 龍兒什麼都不吃,惹得少傑又傷心又沮喪。鳳娘帶回小離後,小離的好胃口,令少傑看了直羨慕。在旁的龍兒見父親誇獎小離,也不服輸,開始要求進食。少傑見到小離能改變龍兒,不反對讓她留下。小離個性活潑,主動和龍兒一起分享、遊戲,使寡言固執如父的龍兒也開朗起來了,少傑十分寬慰。

 夜來,少傑撫琴憶昔,見鳳娘忙裡忙外,心中惻然。鳳娘因為感激少傑為她贖身,一心想回報他,也想盡力照顧龍兒,無奈龍兒就是不喜歡她。少傑不以為意,要鳳娘為他做一件事……


【站長評語】這個單元是我十分喜愛的一齣,每個人的角色都很獨立,而且都不弱。小離的直爽天真,沖淡不少此劇的悲傷程度。裡面在感情劇的舖陳十分細膩,雖然BUG也有不少,但比起情節演進,似乎也不太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