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單元劇名:第一百五十八集 祖孫情
播出日期:1993.07.10
編劇:江佩玲、劉瑪麗
資料提供:江佩玲
故事簡述:梓兒


楊全:紮風箏的高手,慈祥和靄,溫厚中不失韌性,很疼愛外孫女小離,是個老好人。昔日獨生女受丈夫牽連而被賣為官妓,於是一手扶養外孫女。
小離(楊小黎 飾):自幼亡父失母的小孤女,但因有外公的呵護疼惜,所以性格活潑開朗,有些小孩子的小心機,小缺點,卻都十分惹人憐愛。
胡七:地痞流氓,欺壓良善,幸未泯善性,及時悔悟。
高慶隆:「慶隆號」之主,野心勃勃欲奪風箏大之冠,不惜雇用地痞,勾結官府,鏟除阻力。
縣令:濰縣太爺,狂妄傲慢,唯利是圖。


 小離試圖要打入一些兒童的圈子,雖然想扮新娘,但由於體積的緣份,總是被編派當轎伕。看著同伴扮新娘的神氣樣,小離羨慕又不平衡。一只很漂亮精緻的風箏在風中飄揚,風箏優雅地被一個和善的老人輕曳著。瞬間小離的苦臉變成笑臉,喊著「爺爺!」向老人奔去。

 小離的爺爺楊全是一名紮風箏的老師父,其風箏栩栩如生,果然風箏才一到小離手中,便吸引了小孩們的注意力。小孩們羨慕這只風箏,爭著想玩,小離藉機要扮新娘,眾孩童只得看在風箏的份上答應了。只見小離頂著紅絲巾,插著花兒,眾童兒吃力地當轎伕抬她這個胖新娘,而她笑得得意洋洋,手中的風箏斜曳在風中。

 伯溫一行人經過,小孩隊伍和小離手上的風箏成了注目焦點。到了山東濰縣楊家埠,沒有錯過該地的特產:木刻年畫和風箏。到市集買風箏放晦氣時,伯溫解釋:「傳說在風箏寫上自己的姓名,一待風箏飛得又高又遠的時後,故意把線割斷,讓風箏隨風而去,就可以帶走自己的晦氣。」王凱趁伯溫在解說之時,到處看看風箏的樣式,竟無一別緻,皆不如在郊外遇見小新娘手上的風箏。伯溫發現有個攤子空著,由鄰攤的敘述才知該攤的楊師傅手藝巧、生意好,早就收攤了。故伯溫一行人決定為風箏特訪楊師傅。

 老師傅細心專注地紮著風箏,渾然未覺惡人走進。那名惡霸叫胡七,受慶隆號之指使,要逼手藝好的楊師傅為該店紮風箏參賽,成為進貢之物。楊全淡然拒絕。胡七大怒,打得楊全倒地不起,才獰笑罷手,臨行還把廳中的風箏砸個稀爛。不久,伯溫一行人進門只見倒地的楊師傅。

 楊全外表皮肉傷不重,但為之把脈的伯溫卻緊皺眉頭,楊全察顏觀色,內心不安。而伯溫只言道老師傅僅外傷,稍事無礙,才令楊師傅寬心。伯溫勸解楊師傅凡事要泰然處之,切勿妄動心火,太損力氣的事也不要去做。楊全卻誤以為伯溫一行人是胡七的同黨。直到小離的出現,才解開楊師傅的誤會。

 善體人意的小離為爺爺熬藥餵藥,令心中憂慮的老師傅釋懷不少。伯溫測出胡七的霸行乃有官門人撐腰。欲以誘敵之計,讓對手漸漸現形。翌日,胡七果然來到生意興隆的楊師傅攤子搗亂。丁沖、王凱適時出現解危,立刻捉住胡七押入官府。

 丁沖、王凱直言不諱道出胡七背後有指使者「慶緒號」高慶隆,要求縣令主持公道。縣令心虛護短,質問丁沖、王凱誣問良民,丁沖軟軟地丟了話:「太爺且莫動怒,我兄弟是個粗人,沒有惡意的。反正胡七已交給太爺,相信太爺自有對策,如有需要我兄弟效勞之處,亦可盡量吩咐,就算高慶隆背後有天大的靠山,我們也可以幫著太爺您推倒。」讓縣令無言以對,有了提防心。

 小離從胡七威脅爺爺的話中,得知參加了風箏大會,首獎是「金字招牌」。自忖若有了「金字招牌」,小朋友們自然不會欺負她了。楊師傅聽了心酸,決定不顧一切,去參加選拔。

 伯溫親自撿選藥材,還小心翼翼用天平秤放藥粉劑量。丁沖察覺到伯溫眼中的悽然。只好支開小離,告訴楊師傅其肝已硬如鐵石,血脈阻塞,想了解小離可尚有親人依靠。楊師傅得知後心涼了半截,才娓娓透露,小離不是自己的孫女,而是外孫女。女婿姓王。女婿犯罪,女兒被官賣為妓,卻又生個女兒,長大了也會淪為娼妓;幸好老鴇還算有義氣,把小離送給楊師傅,但不告知其女的下落。老師傅輾轉得知女兒可能被賣去蘇州,伯溫義不容辭,決定幫忙,一詢問才知楊師傅之女叫楊鳳吟,而女婿竟是當年遺失軍餉,論罪當斬,被伯溫改判發配邊陲,卻因悲憤過度,一病而亡的王成輔。

 伯溫自省難辭其咎。丁沖只得安慰伯溫一切乃因朝廷律法過於嚴苛,牽連無辜。伯溫感嘆再三。高慶隆以珠寶賄賂縣令,監視縣令舉動的王凱被人發現,讓縣令命人以私刑處置。高慶隆得知楊師傅參賽,大驚之下,在縣令的默許,決定狠下殺手。

 夜深人靜,楊師傅紮了許多尚未完盛,但已十分美麗的風箏。小離貼心的安慰,令老師傅又不捨又心傷。伯溫本要勸阻楊師傅莫過度傷神,聽他要為小離的將來打算,不禁將話兒打住。丁沖擔心遲遲未有消息的王凱,伯溫令他到高府和縣府去找。此時楊全請伯溫帶著小離去幫自己放放晦氣,見到小離天真的模樣,伯溫黯然允諾。

 胡七雖是地痞流氓,但卻無意殺人。高慶隆逼他假扮江洋大盜去暗殺楊師傅。胡七無奈地答應。這時,伯溫陪小離放風箏,一老一小忘情地笑著。丁沖救著被綁的王凱,王凱急急要和丁沖趕回救楊師傅。

 胡七進入老師傅家中,才發現楊師傅真是家徒四壁,在翻箱倒篋之餘,讓他在楊全枕頭裡找到一塊蝴蝶狀的玉佩。楊師傅見玉蝴蝶被奪,不惜老命要和胡七拚命。

 另一方面,伯溫見風箏飛得又高又遠,正要拿出小刀要替小離割斷線時,竟然線斷了。伯溫見狀變色,立刻抱起小離就走。

 兩方爭執下,楊師傅搶回玉蝴蝶,胡七本要傷他,被丁沖、王凱阻止,但楊師傅竟狂噴鮮血。伯溫和小離趕回時,已無力再救老師傅。於是伯溫暗暗決定要帶著小離尋母去。

 楊師傅不顧風中殘燭的病體,堅持要做風箏。小離以為爺爺無礙,笑吟吟在一旁支著小臉看著爺爺,渾不知愁。最後,楊師傅告訴小離尚有生母,並把相認信物雌玉蝶掛在小離身上。交待其女的玉珮是同款同樣的雄玉蝶。咐囑之際,眼神頻頻向伯溫懇求,伯溫會意的點點頭。除了不知情的小離外,眾人心情皆十分沈重。

 後來,楊師傅原諒胡七,認為他是受人指使,並要他記得每個人都有少年時,也終究老去。胡七心有愧疚,深受感動。

 楊師傅病死,縣令和高慶隆舉杯互賀。胡七被伯溫等人押去見他們。縣令自以是一縣之長,誰也無可奈何他。於是伯溫亮出天龍寶劍,把證物搜出,此時縣令顧不得同流合污的高慶隆,求伯溫網開一面。伯溫念及間接無辜受害的楊鳳吟和小離,於是法外施恩,判縣令斬監候,不罪延家人。最後伯溫一行人帶著小離踏上尋母之途。


【站長評語】「那還不快扮個小豬臉讓爺爺開心開心!」除了老爺子帶小離去放晦氣那一幕叫梓兒忘不了之外(梓兒差點吃醋說),就是楊師傅常對自己的外孫女小離說的這句話。讓梓兒想起…唉…梓兒算是給外公帶大的。再想下去,怕梓兒又想哭了。就此打住吧!感謝江佩玲姐姐提供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