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單元劇名:第一百四十九集 霧夜淚痕(五)
播出日期:1995.05.08
編劇:江佩玲
故事簡述:艾利


 光姬躲在亭後偷聽,這才知道當年劉伯溫是因為襁褓中的丁沖被近藤忠治偷抱走並用來要脅劉伯溫說出光姬和丁寒約定相會之地點,才不得已出賣了光姬。而今日近藤忠治又故計重施,要以丁沖的性命來逼迫劉伯溫說出通往皇宮之秘道,好協助胡惟庸刺殺皇帝,以交換軍火運回東瀛。光姬這才知道真相,痛責近藤。

 唐玉竹帶著丁沖來到山上,王凱將近藤忠治的陰謀告訴丁沖,丁沖又悲又喜,求劉伯溫不要洩露秘道所在,說如今可以堂堂正正到九泉之下告訴父親,說娘不是拋夫棄子的女人。光姬噙著眼淚命近藤忠治解開丁沖身上的分筋錯骨術,近藤不肯,憤而自盡。正當大家圍著奄奄一息的丁沖無計可施時,服部鷹丸趕到,說出他是近藤唯一的傳人,當下解了丁沖身上的傷。

 待丁沖醒後,光姬和劉伯溫言明要帶丁沖回東瀛去,劉伯溫不忍光姬母子分離,黯然離去。唐玉竹向光姬辭行,萬般不捨,終於掉頭離去時,光姬叫住他:「我以前曾告訴過你,如果你不是我兒子,我就收你為螟蛉義子,一樣疼愛你。這句話,我可沒忘。」唐玉竹回過身,愣在當地。丁沖高興地向前握住唐玉竹的手,道:「太好了!這樣我們就是兄弟,就是手足了!」唐玉竹喃喃地道:「手足?兄弟?」光姬微笑道:「別光愣在那兒呀,你到底要不要我這個母親,和那個大哥呀?要就動動口,喊聲好聽的。」唐玉竹情緒激動,終於磕下頭去:「母親!」又握住丁沖的手:「大哥!」

 丁沖急著將這個好消息告訴劉伯溫,卻發現人去樓空,當下追了出去,在海邊追上劉伯溫一行人,劉伯溫屢勸不回丁沖,王凱和亭兒說要幫忙勸,卻處處說出劉伯溫心思:「你看,老爺子說要把你這個小時候的玩具帶在身邊,就如同見到你一樣。」「只要你狠下心來,不顧舊情,就不會傷心了。」劉伯溫怒把玩具丟入海中,道:「你千百次被敵人拿來要脅老夫,成為老夫的包袱,老夫不需你再成為老夫的累贅。」王凱亭兒兩人又幫腔道:「是啊,所以連敵人都知道你是老爺子心頭的一塊肉。」劉伯溫怒而請出天龍寶劍,削去丁沖官職及大明戶籍,令他即刻回轉東瀛。丁沖反道說既然已非大明國民,自然不用聽從天龍寶劍。劉伯溫氣得轉身就走,丁沖亦步亦趨,劉伯溫被逼得回身用劍指著丁沖不許他再跟來。丁沖雙眼注視著劍,猛地雙眉一軒,心一橫,胸口便要向劍尖撞去。劉伯溫急急撤劍,急怒交併,身子一晃,丁沖撲上前去抱著劉伯溫大哭。追來的唐玉竹勸道:「大哥,你這樣執意要跟著大國師,徒令國師煩惱,使母親憂傷。」好容易勸回了丁沖。

 光姬、丁沖和唐玉竹正要啟程回東瀛,光姬問面無表情的丁沖:「離開大國師,真的讓你傷心欲絕嗎?」丁沖只搖搖頭。光姬道:「你現在還是可以決定,走或是不走。」丁沖毅然道:「走!」邁步就走,但走不到兩步就捧心皺眉痛苦地倒了下來。唐玉竹把脈之後驚道:「母親,大哥的心脈有惡化出血之兆!」服部說:「不可能!那時已經全治好了啊!」但光姬明白真正的原因…

 劉伯溫和王凱在途中小道上。王凱挪一挪背上沉重的貨郎架,嘆了口氣,忽然有人握住他的貨郎架。王凱一回頭,又驚又喜,大叫道:「老爺子!你看是誰來了?」劉伯溫回身,便見到丁沖直奔至跟前跪下喊道:「老爺子!」劉伯溫又欣慰又高興,三人又再度踏上旅程。


【站長評語】這令我想起爸媽老是說的一句話:「生的放一邊,養的大過天。」(台語)我們可以體會女人十月懷胎和生子之苦,而含辛茹苦把一個小孩子養大,更是不容易,古云:「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所以丁沖選擇了跟隨養育他二十多年的人,因為那個人給他真正的關心和愛。好美的情節吧!而且,如果丁沖就此回東瀛,劉劇少了一個帥哥,也是挺麻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