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單元劇名:第一百四十八集 霧夜淚痕(四)
播出日期:1995.05.01
編劇:江佩玲
故事簡述:艾利


 劉伯溫破了陣法,來到光姬一行人面前,說道:「光姬公主,唐玉竹身上的心形胎記是假的,你只要查看便會明瞭。」光姬不肯相信,唐玉竹和劉伯溫動起手來,近藤忠治心想:「若能藉機重創唐玉竹,公主狂怒之下,自然不會相信劉伯溫說的任何話。」於是假藉相助,卻暗中傷了唐玉竹。唐玉竹知是近藤忠治偷襲,卻一時傷得說不出話來。光姬果然大怒,恨道:「劉伯溫,我要在你的面前殺掉你的丁沖!」劉伯溫驚道:「住手!你不能殺丁沖。」光姬慢慢冷笑了起來,用匕首慢慢在丁沖面前劃出一道血跡,丁沖看著滿臉恨意的光姬,滿臉不可置信,狠心的女人真會是自己的母親嗎?竟渾然不覺疼痛。

 光姬匕首滑至丁沖心口,正要用勁,劉伯溫終於逼不得已說出真相:「住手!丁沖才是你的親生兒子!他名字叫丁沖,取的就是丁寒的丁,沖田的沖!」光姬大笑道:「劉伯溫,我這輩子被你欺騙一次,是你的卑鄙,要是再被你欺騙一次,就是我的恥辱!你說丁沖是我的親生兒子,那麼在你面前殺掉自己的親生兒子,不正是你所想要看到了嗎?」匕首一舉,唐玉竹叫道:「住手!」掙脫了近藤忠治,衝到光姬面前,黯然道:「我的確不是你的親生兒子。」露出肩頭,果然胎記已消失:「你看,我的心形胎記是假的。母…」一驚覺,勉強苦苦改口道「不,光姬公主,丁沖才是你的親生兒子。」掙扎著解去丁沖項間的鍊子,道:「丁沖,你不是說要老爺子親口說出來你才相信嗎?他現在已經承認,你就是光姬公主的兒子。」丁沖完全驚愣住,而光姬手中,染著丁沖鮮血的匕首,慢慢滑落…唐玉竹道:「光姬公主,你趕快命近藤忠治解了丁沖身上的分筋錯骨術,紫血斑一退,他身上的心型胎記就會浮出來。你不要管我的死活,你趕快命近藤忠治救丁沖,你的兒子,只剩下一天的壽命了!」黯然掉頭離去。

 丁沖不能接受這事實,面對劉伯溫親口證實當年光姬是想和丁寒私奔,而從一見面就對他多方凌辱的光姬真是自己母親,心理受創太大,以匕首抵住自己,言道不願意再成為老爺子包袱,就讓他自生自滅後,竟踉蹌由小路奔離。

 唐玉竹追上在海邊的丁沖,把家徽還給他,欲勸他回到光姬身邊。不料服部尾隨而至,負傷的兩人不敵,眼見無路可退,服部卻收劍,招手要丁沖過來。兩人對視一眼,唐玉竹道:「這麼說,你要殺的是我?」服部道:「不錯。」唐玉竹怒道:「為了我不肯冒充夕霧,你們敢殺我?」服部道:「要殺你的,不是我們,是胡承相。」唐玉竹道:「胡說!我義父怎麼可能會殺我?」服部出示胡惟庸的親筆信函,唐玉竹不能置信,進而心灰意冷地道:「君要臣死,臣不敢不死。父要子亡,子不敢不亡。」一咬牙,跪下道:「你動手吧!」丁沖橫身擋在唐玉竹面前,手中的家徽卻成了服部不敢違抗的聖旨。逼退服部後,唐玉竹黯然道:「你走吧,不用管我了。」海邊風大,吹得兩人一時無語。

 光姬為懺悔自己所作所為並為丁沖祈福,三步一拜地上山拜神。丁沖和唐玉竹來到安全地,唐玉竹怒道:「為什麼?為什麼都是你而不是我?你知不知道你的存在對我是莫大的諷刺?那是我生平第一次聽到的搖兒歌,宛如天籟。可是哼這首歌的人,是你的母親而不是我的母親。你和劉伯溫情同父子,我和胡惟庸也以父子相稱,可是你只喊劉伯溫老爺子,他就可以為你犧牲生命。而胡惟庸,我喊了他二十幾年的父親,他卻不分青紅皂白地要我的命!你有父有母,還要痛不欲生,那麼我濫命一條,又何必茍延殘喘地活在人世間呢?」

 丁沖道:「你是你,我是我,你有你的苦衷,我有我的無奈,你可以羨慕我所擁有的一切,但是你不明白當擁有的一切都破滅的痛苦。二十幾年來,我私藏母子重逢的美夢,可是這個夢碎了,我死也想不到我的母親是個如此殘忍的人。」唐玉竹激動地握住丁沖手臂道:「不,你不明白,他之所以有這麼多的恨,那是因為他有這麼多的愛!」丁沖微笑看了唐玉竹的手一眼,唐玉竹驚覺,不好意思地放了手。丁沖緩緩道:「我不是恨老爺子,只是長久以來,我的生存意念,是依附在老爺子身上,但是這一刻全崩潰了。」身子一軟倒,唐玉竹急忙扶住。

 丁沖道:「我的心好亂,真覺得這二十幾年來活得糊里糊塗的。如果死真的可以得到平靜的話,我願意就這樣悄悄地走了。」唐玉竹急道:「不,丁沖,你聽我說,我之所以對你說了這麼多污衊劉伯溫的話,那是因為我的嫉妒心作祟,我嫉妒你擁有他的真心愛護與關懷,丁沖,如果你就這麼死了,豈不是辜負了他這二十幾年來的養育之恩?」丁沖點點頭,道:「唐玉竹,無論如何,我還是要感謝你今天戳破了真相,最遺憾的是給你帶來了殺身之禍。」唐玉竹道:「你不用感謝我,我這樣作,只是為了要活回我自己。我要作唐玉竹,就算是一個死掉的唐玉竹,也是唐玉竹,而不是活在你陰影下的假丁沖!」丁沖道:「那麼,我告訴你,你已經是個活出自我的唐玉竹,你不用再為了父母而活著。你已經是個唐玉竹,你應該為此感到驕傲。」唐玉竹頹然道:「如果這個自我只有孤獨和寂寞的話,那這並不是我所期望的。我渴望的,是有人來分享我的喜怒哀樂。就算有人愛我或是恨我,那都因為我是唐玉竹。」丁沖道:「那麼唐玉竹,你現在覺得孤獨寂寞嗎?」唐玉竹一愕,丁沖續道:「你現在被胡惟庸拋棄了,我也離開了老爺子,我們還有敵對的原因和理由嗎?」見唐玉竹滿臉驚訝遲疑,又微笑道:「不是敵人,就是朋友囉?」唐玉竹終於也微笑了起來,兩個人的手緊緊握在一起。

 但強忍著傷發作的痛苦的丁沖,此時終於崩潰下來。唐玉竹忍著自己的傷,為丁沖運功療傷。尾隨而至的服部隱身樹後,正待下手殺害唐玉竹。此時光姬的祈禱放彷彿上天聽見了,服部的劍揮到樹上的毒蜘蛛,咬傷了他的手,唐玉竹驚覺,反身點了服部的穴道。待要扶走丁沖,丁沖卻拾起地上的劍,為服部劃開傷口將毒吸了出來。面對唐玉竹的疑問,丁沖只淡然一笑道:「沒辦法,跟了老爺子那麼久,就是學不會見死不救。」

 光姬和亭兒、千代拜到山上的廟,卻發現劉伯溫和近藤忠治在亭中密談…


【站長評語】這集可是全劇高潮呢!因為看見了男人之間的義氣,有時我們常拿字義上來解釋什麼叫做義,不過臨難之際,義就不一定能拿出來了…這是蠻悲哀的事。想到老爺子阻止光姬殺丁沖,丁沖眼見生母如此冷酷無情時,心灰意冷的神情,連我都忍不住想掉眼淚了。站長還記得老爺子和近藤忠治在亭中泡茶談話的樣子,真希望是老爺子為梓兒泡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