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單元劇名:第一百四十七集 霧夜淚痕(三)
播出日期:199.04.24
編劇:江佩玲
故事簡述:艾利


 丁沖撲上前去阻止劉伯溫,連王凱也一起要求願意為老爺子抵命,劉伯溫自是不答應。見三人情深意重,唐玉竹妒恨不已,怒道:「今日是我生辰,你們開口閉口都是死,這不是存心觸我霉頭嗎?」離座到丁沖面前,拽住鍊子道:「你的生死由我可由不得你!」

 唐玉竹將丁沖帶至無人之處,出示菊花家徽,說是天皇御賜沖田家的,並顯示他肩上的心形胎記,告訴丁沖他才是真正的夕霧。丁沖大受震盪,自然不相信。唐玉竹冷笑道:「你必須相信吧,劉伯溫他就是拆散你家庭的真兇。他對你的百般疼愛,只是為了要收買你的忠心,好讓你當他身邊的一條走狗。」丁沖道:「我知道你在說謊,因為你嫉妒我,嫉妒我跟你一樣是孤兒,可是我有老爺子親如父子,有王凱情同手足,而你沒有!」慢慢站起身來,聲音越見凜然:「你以為在我脖子上繫條狗鍊,我就會變成狗嗎?不,人還是人,狗還是狗。養一個人,就得教他做人的道理。養狗就不費事了,除了給他吃,給他住之外,只要教他如何看守門口,教他怎樣把獵物叼來。我清清楚楚知道老爺子把我當一個人養,而不是一條狗。」昂首道:「你呢?你知道胡惟庸把你當作什麼嗎?」唐玉竹怒道:「住口!你住口!你只想激怒我來維持你的尊嚴,是不是?我可憐你,同情你,你的母親,你的榮耀,統統歸我所有了。而你明明朝思暮想的母親,卻不能相認。」丁沖仍不相信光姬是他的母親,除非老爺子親口說,於是唐玉竹帶他去看光姬祭拜丁寒之墓,丁沖在墓前聽光姬祝禱之詞,心如刀割。

 光姬下令將劉伯溫和王凱關起來,但亭兒在送給服部鷹丸的飯團中下了瀉藥,趁機救走二人。唐玉竹不斷以言語刺激丁沖,說劉伯溫當年蓄意拆散他一家人,告訴他劉伯溫已經逃走:「他常常教你們要捨棄私情,顧全大局,犧牲小我,完成大我,只是這次,你卻成為他捨棄的對象!」丁沖承受不住,身子一軟,唐玉竹卻扶住了他。丁沖喘息道:「唐玉竹,你說了這麼多,不就是為了要把我打垮嗎?你現在又何必扶我一把?」唐玉竹疑道:「這麼說來,你是認輸了?你打算地看著我奪走你的榮耀與地位,由著我罷占原本你應該得到的母愛與關懷?」丁沖苦笑道:「我本來就不要爭,我不想得就沒有失,不想贏就沒有輸。」唐玉竹一怒放手,道:「我是胡惟庸的義子,你難道就不怕我冒充你的身分,對你母親意圖不軌,別有用心嗎?」丁沖一驚道:「你怎麼對付我母…」話一出口便知不對,勉強改口道:「我是說,你要怎麼對付光姬公主?」唐玉竹露出狡獪的微笑,道:「我想怎麼對付他,你阻止得了嗎?」丁沖激動地抓住唐玉竹,卻被推倒在地,唐玉竹道:「手下敗將,你蒙羞一死吧!世事輪不到你來過問了!」丁沖注視了他一會,笑道:「你以為你是贏家嗎?不,你已經輸掉自己了,你輸掉了你的人格,你只管作你的假夕霧吧,你這一輩子就活在我的陰影之下。」唐玉竹驚心,不覺頹然坐倒。

 亭兒用計在唐玉竹沐浴時洗去了假胎記,而劉伯溫和王凱正佈置著想破忍者陣術並救出丁沖…


【站長評語】曾經在網上看到有人說焦恩俊在此單元劇的造形挺「俗」的,我倒以為造型不是重要,重要的是,他的演技真的不錯,在那時新一代的演員中,他不但具有外表不錯,演技也很好,這是值得肯定之處,管他什麼造型不造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