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單元劇名:第一百四十六集 霧夜淚痕(二)
播出日期:1995.04.17
編劇:江佩玲
故事簡述:艾利


 正要行刑時,王凱跳出想救丁沖,割斷丁沖的繩索一起抗敵,卻不敵忍者們的隱身術,受傷被擒。丁沖扶住柱子道:「王凱,你不應該來的!」王凱被服部鷹丸踩住,掙扎道:「我怎麼能夠眼睜睜地看你死!」近藤忠治陰笑道:「丁沖,那你就眼睜睜地看王凱死吧!」

 眼見服部就要動手,丁沖大喊道:「住手!你們如果對老爺子有仇,儘管衝著我這個義子而來,不要牽連無辜的人!你們要殺要剮,隨便你們。」唐玉竹踱到丁沖面前,冷笑道:「那你就像狗一樣跪在我面前受這分筋錯骨術,我便饒了王凱。」

 不理王凱極力阻止,丁沖思考片刻,毅然道:「好,我相信你!」當真一屈膝,在唐玉竹面前跪了下去。唐玉竹不料丁沖真為救王凱之命捨棄尊嚴,臉上青一陣白一陣,惱怒地轉身叫道:「動手吧!」

 受了分筋錯骨術,丁沖軟弱地倒在沙灘上,冷不防一條鍊子套上他脖子,唐玉竹拽著鍊子冷笑道:「從現在起,你已經不是人了,你只是我母親豢養的一條狗!」然後在王凱的喊聲中揚長而去。光姬充滿恨意,一字一句的說:「回去告訴劉伯溫,沖田光姬回來了!」

 王凱回到劉伯溫處即因受傷昏迷,只留下一句「快救丁沖!」而在光姬行館中,唐玉竹對丁沖百般凌辱,並指著他身上的紫血斑道,這是你血管開始碎裂的證據,你只剩五天可活了;丁沖始終淡然道,老爺子現在一定在想辦法要救我,那怕只剩下五個時辰,我也要撐下去,這樣老爺子才不會對我失望。唐玉竹嫉恨他們的父子之情如此堅定,把丁沖像狗一般栓在門外,自己卻進屋向光姬請安。光姬留他在自己寢室一同過夜。

 唐玉竹心中有事不能成眠。無意中把棉被掀開一角,光姬即起身為他蓋上。唐玉竹小聲說道:「會熱耶。」光姬道:「半夜就會涼了。如果你現在還覺得熱,母親替你煽煽涼。」扇子煽了一會,見唐玉竹仍是不睡,便微笑道:「這麼大了,難道還要母親唱搖籃曲哄你入睡不成?」唐玉竹黯然道:「從小到大,沒有人唱過搖籃曲給我聽。」光姬被勾起愁緒,道:「我卻是這二十八年來,沒有一天睡過好覺的。每次我都在夜媢琩ㄖA,卻記不起你的容貌,越急我就越想不起來,越急我就越想不起來….」越說越是激動,唐玉竹趕忙握住光姬的手,求道:「那麼,你就忘了那一個,從現在起,你只記得眼前的這一個我,好不好?」光姬慢慢止了眼淚,微微一笑,卻輕聲唱起了搖籃曲。唐玉竹躺回溫暖的被中,聽著搖籃曲,卻側了身,流下眼淚,低聲道:「我是真心誠意,想當你的兒子的…」窗外,丁沖,忍著夜半的寒意,聽見窗內傳出的搖籃曲,憶起小時父親也為自己唱過同樣的搖籃曲,眼淚卻忍不住流了下來…

 王凱醒來,告訴劉伯溫有關光姬之事,劉伯溫反而鎮定下來,笑道不要緊,丁沖的生辰快要到了,應備禮去光姬處道賀。光姬為夕霧生辰從客棧請來亭兒為其作東洋料理。劉伯溫到場道賀光姬和夕霧相認一事,卻不料見到的夕霧是腰上掛著菊花家徽的唐玉竹,當場愣住。近藤忠治不懷好意地笑道:「大國師想不到與夕霧少主是舊識,更沒料到他是故人之子,所以太過驚訝而說不出話來。不過我想大國師現在最想見的,應是護衛兼義子的丁沖吧。」見到重傷的丁沖,劉伯溫第一件事就是撥開丁沖肩上的衣服,但見紫血斑滿佈,早已掩住了原本的心形胎記。劉伯溫見所有丁沖身世之證據皆已消失,不對光姬指控他拆散她們一家人之事辯駁,反道:「公主,若你下令近藤忠治解了丁沖身上的分筋錯骨術,我願意自刎在你面前。」光姬答應,眼見劉伯溫舉劍向項間抹去…


【站長評語】作者艾利特別喜歡此一單元,因為十分欣賞伯溫、丁沖和王凱之間的感情,我也十分感動這種男人之間的情感。很溫馨,彼此默默扶助,像王凱有時常會損損丁沖,丁沖有時氣不過,也會反唇相譏;一旦到了危急之時,他們之間的互助,真令人感動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呢!至於老爺子對他們又像長上、父親至於朋友,這種角色互換隨機而變,沒有絲毫的官架,這才是令我最折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