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單元劇名:第六十四集 四面楚歌(下)
播出日期:1993.09.06
編劇:江佩玲
故事簡述:心緣


 伯溫設下陣法對付冷星夫婦聯手,照姬再度施法,下令王凱殺了丁沖,丁沖傷勢未癒,功力未復,哪裡是王凱對手,王凱一槍刺向丁沖心口,丁沖抓住槍頭,苦苦撐持,卻眼看著支持不住。冷星卻讓手下以刀抵著王凱後心,對伯溫冷笑道:「丁沖已經支持不住,而你現在只要一挑王凱槍頭,他身子一後挺,立刻便取了他性命。」丁沖喊道:「老爺子,我撐不住了,你快救王凱,不要理我!」伯溫則佯裝不敵,硬受冷星一掌,以苦肉計噴出血光真元,破了照姬的水晶球,也救了丁沖、王凱。水晶球被破,冷星安慰照姬:「難道憑我們幾個,對付不了一個王凱嗎?」豈料此時慈雲與梅影兩人趕到,慈雲對付冷星手下,王凱則擒住了冷星,劉伯溫則饒了他們不殺,兩人不甘心地離去。梅影取出解藥給亭兒服下,終於解了「永生之門」奇毒。

 回到梅廬,丁沖與梅影劫後重逢,歡喜過後,梅影自卑心理仍舊作祟,怕自己拖累丁沖,執意要離開,丁沖試圖說服,梅影卻說道:「我的天職是行醫救人,你不能一個人將我獨佔住。」丁沖深情道:「我不是霸佔你。我是劍客,我推著你,讓你到處救人。」梅影說道:「每次見到你,你都是非病即傷,可見你我只有大夫與病人的緣分,這樣糾纏下去,對你對我都沒有好處。」丁沖激動起來:「當時你在崖邊說,你不再生生世世躲著我,要和我結來生緣,不是嗎?當時活了下來,我認定就是這一世了,梅影,就算是我求你,留下來好嗎?」梅影只是不允,丁沖悲憤不已。此時伯溫與慈雲師太出來,想要勸解卻也無法,丁沖對慈雲怨道:「師太,當初你說道:『吃得苦中苦,方得心上人』,早知道如此,當初就不應該苦苦吞那些藥,我應該把藥全吐出來,再把血也全吐出來,最好連心也給吐出來,這樣她才能稱心如意!」說著再望梅影一眼,便恨恨走開,留下梅影心痛不已。

 水晶球被破,照姬二十年功力盡失,悲憤交加,又因報仇無望,一夕間白了青絲。[心緣:又白了青絲!這些人頭髮顏色都說變就變,不用上美容院的…梓:沒法子,他們大概都效法伍子胥的精神吧!]冷星感慨萬千,決心拋棄功名利祿,與照姬隱居山林,然而照姬卻打算以自己的骨灰,祭出「化骨大法」,盡殺伯溫等人。冷星初時還以為照姬留了一手,大喜過望地向她要毒灰,等照姬回答「毒灰在我骨頭裡」時,才猛然察覺「化骨大法」的意義,力圖阻止卻被照姬點了穴道,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照姬自毀。他悲憤大吼:「照姬,這二十年來你一點都沒有變,永遠是那麼自私自利,從來不管我的感受!照姬!不要做傻事!照姬!照姬--!!」任他喊啞了喉嚨,卻還是無法挽回照姬的性命。

 梅影出發離開梅廬,伯溫算出他們此行為凶,憂心地向慈雲師太示警,師太樂觀以對,丁沖則癡癡望著梅影背影,直至不見。

 照姬已逝,冷星強忍悲痛,來到梅廬上風處施放毒灰,想了結伯溫等人性命,完了照姬的遺願,豈料伯溫早已料到風向會變,在毒灰施放之時只是關上門窗應變,冷星驚覺,大喊天不助我,受此打擊,幾乎支持不住,終於心灰意冷,遠走不知所蹤。

 梅影一行人路過當時被冷星攔截的斷崖,慈雲感慨說道:「當時要不是有這棵樹,此刻性命已不在,這種運氣不會再有第二次了。」說著,被風吹至梅廬反方向的毒灰已掩至,慈雲看見驚覺不對,便將梅影與巧薇以繩索墜下山崖,自己則留在山崖上撐住繩索。待伯溫驚覺危險,趕至時已經太遲,慈雲師太將畢生功力傳給梅影,讓她今後有自保能力,並留下遺言:「從此妳將不再有任何理由、任何藉口逃避任何事情。」後便過世,眾人強忍悲痛,齊念經文送師太一程。

[心緣:不是我想找碴,我真的很想知道,師太,你難道能未卜先知?你到底是怎麼知道那些煙有問題的啊???~_~;;;  梓:根據我的判斷,那是師太的經驗老到,而且大概那時候的人早有環保觀念。加上不會有人會在荒山野地燒草,所以…一定有問題。可惜師太死得太早了,不然可媲美克利絲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