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第四十二集 桑榆恨
播出日期:1993.04.05
編劇:江佩玲
故事簡述:梓兒

鄭原善(曹健飾):石門洞學堂夫子。性情剛烈,年老只剩孫子金昇。雖寵溺孫子,讓自己險失原則,但仍明辨是非,要伯溫依法行事。
傅彩娟(歡歡飾):與鄭金昇珠胎暗結,後因金昇無行,誘姦自己的妹妹,悔不當初的她,不顧一切要金昇付出代價。後因懷了金昇的孩子,留給鄭家一縷香煙。
縣官(嚴仲飾):青田縣官,也是石門洞學堂學生。
鄭金昇(侯冠群飾):聰明自大,目中無人,有才但無行,犯下一次又一次的過失,還不知悔改。
傅仁(杜偉飾):彩娟、彩娥之父,患有氣喘。後為死去的女兒告狀,被金昇害死。


深夜,鄭原善無眠,才走出門口,就發現一具吊死在門口的女屍,大罵金昇,金昇一看,吊死的人是傅彩娥。
伯溫欲往大溪拜見授業恩師鄭原善,路上遇見一名行色匆匆、帶著菜刀的女子經過,王凱隨後跟上,發現那名女子要殺一名書生。王凱阻止後,女子倖倖然離開,後來到達的伯溫等人才發現,那書生是鄭原善的孫子金昇。
師生相見,份外感傷。鄭夫子除了掛念自己的孫子,也擔心正直的伯溫。而伯溫自許以「誠」為念,天理正道終有公斷。
女子殺金昇不成,到處發函求眾人主持公道,梁冷星正巧收到,一見內容指稱鄭原善之孫鄭金昇誘拐少女,逼姦致死,由於鄭原善是劉伯溫的恩師,讓梁冷星大感懷疑。
丁沖帶回女子發的書函,鄭夫子大怒,金昇傲慢無禮,讓伯溫不知如何幫起。
那名女子叫傅彩娟,是傅彩娥的姐姐,和鄭金昇早有私情。一日,彩娟外出,只剩彩娥在家,被鄭金昇逼姦而自盡於鄭家門口。彩娟自責引狼入室,要為妹妹報仇,這讓梁冷星有機可乘。因為彩娟曾向青田知縣告狀,但青田知縣也是石門洞學生,況且單靠一張血書,沒有屍首,故不受理此罪。梁冷星建議她可以過府告狀,到杭州知府申訴,還自願資助彩娟打官司。由於彩娟提及金昇自恃為劉伯溫世姪,梁冷星心生一計。
王凱亭兒在坊間聽到有關伯溫包庇鄭金昇的傳言,讓他們忿忿不平。伯溫左右為難,雖彩娥自盡而死,鄭金昇並沒有罪,但就道義、輿論而言,其影響巨大。伯溫更擔心的是,由於彩娥屍首不明去處,金昇涉案的可能性極大。
鄭夫子憶及當晚金昇把屍首埋在後院,為保伯溫名聲,他告知彩娥屍首下落,此事被梁冷星發現。
伯溫向傷心欲絕的夫子保證會全力保住鄭家命根,不過梁冷星下手更快。他告訴金昇,彩娟和傅仁過府告狀,彩娥屍首被發現,還言語煽動他去奪取血書。金昇奪取血書時,彩娟不敵昏死過去,傅仁被金昇所害,冷星漁翁得利,並要他拿玉八卦和伯溫性命來換血書。
彩娟醒來,只見死去的傅仁,大為傷心。丁沖王凱發現傅仁的屍首,返回稟告。
金昇回家伺機向伯溫下毒。鄭夫子愛孫心切,答應讓孫子逃跑。伯溫從彩娟口中得知事情原委,將計就計,帶回血書和金昇。
鄭夫子雖痛心疾首,仍苦苦哀求伯溫保住孫子,讓向來冷靜的伯溫,不知所措。
為此,伯溫一夜難眠。丁沖體貼地為他披上一件披風。伯溫見丁沖沈鬱的樣子,感傷地說道:
「丁沖,你好像瘦了。」
丁沖無言以對。
「你自幼沈默寡言,不同於一般孩童,是否因為沒有父母而悶悶不樂?」
「但是我有老爺子呀!老爺子待我如師如父,一直很疼愛我。」
「丁沖!你是否覺得對待孤兒,應該多給一份同情與寬待?」
「每個人天生有不同的命,今天我就算我雙親健在,也未必會比老爺子更疼愛我;所以誰都沒有權利因為失去父母的愛,便去要求更多的補償。」
伯溫心有戚戚焉,決定把審判全權交給縣官處理。
一行人動身,途中各有心事,伯溫的難過更是看在每個人的眼裡。後伯溫不放心,打算返回看知縣如何處理此案。
在公堂上,金昇巧言應對,彩娟有口難辯,知縣更是念在恩師鄭夫子和大國師面子上,無法秉公處理。
伯溫見狀,只好親自審理。金昇仍不改其狀,詭詞狡辯,氣得丁沖王凱要追究他謀害國師的罪名。
此時鄭夫子上堂,求伯溫判自己的孫子斬立決。
後來,彩娟告知喪孫的鄭夫子已有金昇孩子的事,讓鄭家能有一脈香煙,也讓伯溫安心繼續行程。


【站長評語】劇本和演出差太多了!佩玲姐寫許多細緻的感情戲部分,竟然全部都沒拍出來(發火ing)。老爺子和丁沖的深夜對話太感人了,梓兒就記下來,可是…咱們丁沖大哥怎麼沒把那個細緻度給演出來呢?(泣)其實結局,彩娟會告訴鄭夫子他有金昇的孩子,而鄭夫子萬分感慨,可是…竟然沒拍到。(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