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單元劇名:第四十集 雙玉良緣
播出日期:1993.03.22
編劇:江佩玲
故事簡述:梓兒


柳伶玉(應曉薇飾):柳宏的獨生女,嬌弱美麗,一直篤信自己罹患像母親一樣的瘋病,喜歡表兄,但又怕自己早夭,種種壓抑使自己夜間夢遊。
楊中玉(倪齊民飾):柳伶玉的表兄,愛慕伶玉,得知伶玉要求需經皇上指婚方嫁,放下真正的興趣,轉向研讀經書,反累壞自己。
青嬋(陳琪飾): 柳福之妻,被夢遊的柳伶玉嚇到,以為是故夫人的鬼魂,而鬧出一場風波。
柳宏(盧迪飾):柳伶玉之父。對亡妻念念不忘,寵愛獨生女,但不知道女兒家的心事。
柳福(劉淞麗飾):柳家下人,忠厚老實。


 深夜,青嬋因為吃壞肚子上茅廁,在院中遇見一名白衣女子,以為是鬼,大驚而落井。幸攀住井緣,大聲呼救。眾人聞聲而來把她救起,柳宏為此擔憂。

 伯溫要去拜訪闊別十五年的老友柳宏,丁沖特地回青田,帶來伯溫當年曾允諾的上好端硯為贄。伯溫等人來到柳府,柳宏讓女兒伶玉和侄兒中玉出來與眾人相見,突然青嬋神智不清地入內直呼遇見夫人的鬼魂,被丁沖制住。伯溫為之診斷,發現她過度驚嚇,並有喜脈,需要多加休養。其夫柳福知道他將為人父,十分高興。

 中玉雖手握《四書》,卻被情思所困。伶玉諷刺表兄不該違背自己的性向,當初視功名如糞土,今朝竟開始勤讀。中玉一時氣憤,昏眩不支倒地。伯溫診斷是久癆成虛,茶飯不思,隨侍的金寶告知乃是表少爺近日突然勤讀經書,廢寢忘食,大概因此而得病。柳宏見又是鬧鬼,又是侄兒病倒,沒有主意。伯溫以為其中千頭萬緒,請柳宏測上一字來見端倪。

 柳宏寫「倩」字為卜,伯溫知柳宏尚思亡妻倩娘。從字中測出一切皆因伶玉有心上人而起,最好令伶玉早日完婚。柳宏以為伯溫猜錯了,因為伶玉性情孤僻,屢次拒絕求親之事,還發誓賭咒終身不嫁,除非皇上賜婚。伯溫聞之吃驚,仍自忖所料不差,而伶玉的心上人的名字有「中」字,便願以另一方端硯為賭,柳宏也答應以一錠珍藏的徽墨為注,二人擊掌為盟。

 伶玉反覆思索表兄的病因,憂心忡忡,忽頭疼難忍;此時表兄不顧病體四處找伶玉,伶玉避不見面,遠遠望著表兄的身影,暗自憐惜。王凱贈花給伶玉示好,伶玉怒責王凱不惜花,丁沖隨後來到。伶玉有事找丁沖相談,態度親密,使王凱大吃飛醋。

 丁沖見伶玉服藥,擔心她的健康;而伶玉卻問起當年丁沖知道自己活不過二十歲時的感覺,丁沖以為那時年幼,不知道有什麼想法。見伶玉態度古怪,丁沖詢問伶玉是否有煩惱。伶玉見丁沖答不出,請他出去。中玉見丁沖在伶玉房內,十分生氣;伶玉斥責中玉的失禮,中玉不甘示弱,以言詞嘲諷丁沖。丁沖不客氣地回敬他一句,彷彿點到中玉的心事,使他沈默不語。

 離開伶玉房間的中玉,聽到王凱和亭兒交談到有關伶玉心上人的名字裡有「中」字。中玉想知道詳情,專心傾聽,被王凱和亭兒發現。此時, 三人竟在井邊同時見到一名白衣夜遊的女子。王凱發現那人不是鬼魂,而是生人,伯溫猜測到是伶玉。

 丁沖在溪邊葬花,伶玉和他談起童年往事和梅影,丁沖心中一陣淒楚。伶玉又被頭痛所擾,丁沖不忍為她揉太陽穴止痛,一切看在中玉眼中,嫉恨交集。命金寶買來鶴頂紅,金寶憂心,中玉連忙遣走金寶,在酒杯中下毒。邀丁沖來房中,要和他競爭伶玉。丁沖見中玉為情所困,無理取鬧,不予理會。伯溫要王凱和亭兒在井邊守候,果見伶玉失魂落魄地走到井邊,幾乎要跳井,被亭兒叫醒。伶玉一見自己醒來竟在井邊,以為自己已瘋,一心要尋死,被父親阻止。伯溫從中占得一卦,擔心有凶險,要王凱去找丁沖。

 丁沖認為中玉所安排的方式並不公平,中玉見計不成,要丁沖善待伶玉,自己飲下毒酒。丁沖趕緊阻止,用水催吐,王凱趕來告訴他們伶玉要投井,丁沖一邊救中玉,一邊才說他說毒酒自殺。伶玉得知表兄要尋死,驚慌失措。

 伯溫見所謂的毒藥只是麵粉加上巴豆,定是郎中騙中玉的,使眾人安心。而伶玉得的是夢遊之症,柳宏以為女兒自幼有偏頭痛之苦,伯溫解釋夢遊乃是心有鬱結而起,命亭兒觀察伶玉的行止。

 伶玉去探表兄的病,在中玉昏迷之際,她傾吐心中愛意,當中玉醒來,只聽到伶玉不希望表兄步入父親的後塵,中玉不解,但伶玉不肯再說。

 伯溫詢問伶玉何時發病,柳宏想起約在半年前家中開始出現異狀,但其妻早已亡故十年之久。半年前中玉的父母雙亡,前來投靠。伯溫才明白二人彼此相愛,但伶玉似乎有隱情,不敢吐露真情。亭兒見伶玉在井邊哭訴向亡母求助,說自己心中好苦。伯溫於是設計一種特殊的行酒令,要伶玉說出心事,丁沖還一旁打趣說伶玉一喝酒就會胡說八道。王凱在骰子中灌鉛,可以任意擲出想要的點數。

 柳宏以伯溫等人要告辭,邀女兒參加酒宴。伯溫在井邊設宴,以道家奇門遁甲排列席位,還能和鬼行酒令,請懷有身孕的青嬋留下,想借她的喜氣沖陰氣。伯溫為令官,安排眾人的席位,還讓伶玉和鬼(稻草人)同席,揚言在行酒令中,若稻草人動,則有鬼相近,而那鬼定是想見之人。

 第一就點中王凱唱山歌。第二則點中丁沖。丁沖跪在稻草人面前,彷彿向亡父一吐心聲,此時稻草顫動片刻,如同亡父蒞臨,令丁沖十分激動。第三點中伶玉,要她一一向眾人敬酒。伶玉七杯酒下肚,腳步不穩。當她依籤中所言傾訴心曲,稻草人開始搖動,伯溫指稱稻草人是亡魂來臨,伶玉傷心自坦擔心自己會和母親一樣發瘋投井,所以不敢和表兄婚嫁,唯恐他會和父親一樣壯年喪妻。

 不久,稻草人忽然停止,伶玉以為自己死路一條,無人可救。亭兒見狀,假裝鬼附身一樣搖晃起來,要伶玉向她說出實情(趁伶玉不注意時,亭兒還向眾人眨眼示意)。伶玉才坦白說自己的偏頭痛和母親一樣,所以也會發瘋。伯溫見套出實情,為她診斷,告訴她其母當年是腦中瘀血,必須服用芙蓉精止痛,但過度服用芙蓉精會導致精神失常,所以其母才不堪痛苦,投井自盡。伶玉和其母的症狀不同,是不會發瘋的。並輕斥伶玉不該不向父母道出心事,徒讓父母操心。

 伯溫等人要告辭,王凱、亭兒拉著中玉要他為娶伶玉之事向姑丈求親,姑丈爽快地答應了;伶玉卻不答應,定要聖上賜婚。眾人慫恿中玉去求伯溫作主。伯溫請出天龍寶劍,以聖上之名義命伶玉和中玉成婚,皆大歡喜。柳宏願賭服輸,送上賭注徽墨一錠。


【站長評語】伶玉那種自找麻煩的情形,算是一種少年時代的象牙塔情結吧!可能是他們宋詞讀太不精了,才會在那兒「未賦新辭強說愁」。亭兒反應真好,這麼靈黠,莫怪十分得人疼了。丁沖那段真情表白,使人一掬同情之淚。雖然是為了拐伶玉說出實話,但我想他也是很想父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