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單元劇名:第三十九集 國師坐監
播出日期:1993.03.15
編劇:江佩玲
故事簡述:梓兒


莫飛(楊平安飾):正直果敢,依法行事,遭上司嫉恨,後來被冤殺。
葉慈(李承泰飾):軟弱怕事,和莫飛是八拜之交,被利用來誣陷好友。心中悔恨,一蹶不振,後受丁沖感動,出手相助,洗刷好友的冤情。
凌知府(杜滿生飾):貪利枉法,和姜風勾通。
姜風(楊乃文飾):米商。老奸巨滑、城府深,與知府勾結,陷害忠良


 丁沖為了找到亭兒所贈的玉珮,落後眾人,在山路中找到時,竟見一名身著官服之人遭到追殺。丁沖不由分說,就和那人打了起來,並把他打落山崖。

 伯溫和亭兒在路上見一海捕公文:濟南該地捕頭莫飛,知法犯法,搶走賑災米糧。突然三人見有人昏迷在地,那人竟是莫飛。亭兒認為這種人不需要救,伯溫以為尚未上堂審判前,人人都有權利。莫飛清醒後,和眾人發生衝突,言語中流露出悲愴,伯溫懷疑其中有冤情,要他明說,莫飛表示他曾被八拜之交背叛,無法再信任他人。丁沖被凌知府挽留,希望他能捉到劫米糧之惡人,丁沖保證會將莫飛繩之以法。

 伯溫以米卦,點破莫飛現今和未來的處境,要他說出事情原委,當會為他伸冤。莫飛只說這全是官商勾結:當時米糧被劫,突然其中一名歹徒喊莫飛為首,其友葉慈以為莫飛是主謀。當著知府的面,葉慈指控莫飛監守自盜,莫飛百口莫辯。亭兒認為這不過是葉慈和莫飛被人所害,看不出什麼官商勾結,莫飛不願再說。丁沖回來告訴眾人他救知府一事,正要去詢問莫飛,莫飛已綁住亭兒,悄悄離去,打算要報仇。眾人擔心有誤,趕去搭救。

 莫飛欲入姜府偷走帳簿,被姜風發覺,率人來追。葉慈勸他住手,官差們和莫飛打了起來。葉慈受傷,莫飛想救葉慈,姜風趁機以救葉慈之名,暗殺了莫飛。

 伯溫相信莫飛必是知道姜風的內幕,所以欲殺之而後快。亭兒自願潛入姜府,藉丁沖是凌知府救命恩人的關係,以丁沖的義妹進入姜府。姜風對丁沖有戒心,凌知府認為只有以亭兒為人質,如當時以葉慈為人質,逼使莫飛不敢有行動一般,讓丁沖就範。

 葉慈日日買醉,丁沖前去勸解,從葉慈口中得知莫飛並無殺他之意,而是要救他。葉慈自怨無法為他伸冤。丁沖回去請示伯溫,伯溫安排「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之策。首先命丁沖告訴凌知府,說懷疑姜風和莫飛有勾結,事後姜風過河拆橋,殺莫飛滅口,只要去突擊檢查姜風的米倉,則可以查獲罪證。凌知府速以書信告知姜風,姜風為此惱怒擔心。這時伯溫帶王凱扮米商要大量購買稻米,要運到其他地區以高價出售。帳房(王凱)與姜風討價還價,從斗米百錢,到九十錢一斗成交,要姜風把米運到城西廢宅,姜風心想無懼丁沖來查。

 葉慈勸丁沖不可插手此事,丁沖認為這是應做之事。丁沖前去查帳,進出無誤,忽然帳房(王凱)進入,高聲道歉無法及時付清二百五十擔白米的錢,引起丁沖好奇,姜風巧言搪塞丁沖。伯溫想知道米的來源,詢問姜風是否有靠山,否則無法順利交易。姜風出示帳簿,最後歡天喜地將要成交。不料,姜風命人來捉伯溫和王凱,指控他們和莫飛是一夥的,二人被捉入監牢。

 凌知府和姜風在商議對付丁沖之時,葉慈才聽到當初他們以葉慈為質,逼使莫飛含冤而死,傷心悲慟,決心要救丁沖和亭兒。丁沖被凌知府指示到城西廢宅查糧,結果凌知府帶人以捕捉莫飛同黨之名,要逮捕丁沖。丁沖突破重圍,姜風以亭兒脅迫丁沖,丁沖棄械投降。此時一名黑衣蒙面人救走亭兒,原來是葉慈,他交代亭兒逃走。亭兒在半路就被凌知府捉入牢中。姜風趁丁沖未備,射殺丁沖,葉慈搶救不及。

 凌知府欲以私刑結果伯溫等人的性命,姜風怕夜長夢多,要去燒燬帳冊,結果帳冊早被葉慈查獲,以為罪證。丁沖趕來救眾人,制伏凌知府。伯溫升堂問供,有帳冊為證,於是判凌知府和姜風斬監候。

 當丁沖被射中之時,箭被胸中的玉珮(亭兒送的)所擋住。先前王凱和伯溫已知帳冊所在,告訴亭兒和丁沖。丁沖平安無事,自然葉慈就知府帳冊所在。

 丁沖帶著歉意告訴亭兒玉珮有缺陷,亭兒不以為意,葉慈要求他們轉贈他這塊玉珮作紀念,他決定以他一生好好補償當初未能救莫飛的遺憾。


【站長評語】難怪丁沖要笑了,連我看到王凱打扮成帳房先生,我也差點笑叉氣了。莫飛和葉慈這對難兄難弟,情誼真摰,令人感動。當王凱為伯溫也坐入監牢一事感到不平,伯溫泰然處之,認為從不知身在囚房之滋味,不知囚犯之苦,今日總有機會體驗,這種「隨遇而安」的態度,最令我心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