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單元劇名:第三十七集 父子觀音
播出日期:1993.03.01
編劇:喬安
故事簡述:梓兒


吳文傑(施 羽飾):本是王師傅的高徒,由於被發現和惠娘的戀情,遠走他鄉。與獨子小山感情甚篤,視小山為精神支柱。
王惠娘(錢盈潔飾):王師傅之獨生女,溫柔嫻淑。當時和文傑一段情,被父親拆散,也無怨無尤。
陳縣令(王昌熾飾):為了昇官,不惜害人性命。
龍大邦(汪 強飾):「龍城精舍」的師父,為了爭名,也出了許多壞主意害人。
王介宇(王 宇飾):「敬德居」的雕刻名匠,年紀老邁,惟有一女。當年不滿女兒和徒弟的姻緣,甚至拆散,最後終於接納女婿,可惜為時已晚。
吳小山(夏正皓飾):文傑和惠娘的孩子。懂事聽話,體貼父親,是父親完成聖像的主力幫手。


 伯溫等人到了客棧,正巧遇見無錢付帳,欲以木雕像抵債的父子,伯溫見木雕精巧,用一兩銀子買下,代那對父子還帳。誇讚木雕手工之精,也告訴眾人此地也以進貢木雕而名。店小二聽了,提起此地年青的巧匠大多往省城發展,只剩老師傅,連以雕神像進貢聞名的敬德居,也只留老師傅苦撐。

 縣令聽說吳文傑回來,十分震怒,擔心吳文傑會幫敬德居完成聖像,妨礙他的官運,令龍大邦為難,縣令特命屬下去對付吳文傑。

 敬德居的王老師傅已老邁,雕像進度緩慢,但聖命難違,不敢休息,令女兒惠娘十分憂心。恰好伯溫慕名而來,勸老師傅不必太辛苦,可找徒弟協助,老師傅直言沒有徒兒。伯溫特地推薦賣給他木雕的年青人。老師傅一見木雕,生氣拂袖而去,讓眾人一頭霧水。伯溫看出是老師傅知道刻木雕的人而生氣。惠娘趕來解釋,原來那人是老師傅的徒弟吳文傑,八年前與她相戀,私訂終身,但老師傅認為門戶不相對,把徒弟趕走。那時她已產下孩子小山,文傑只好帶著稚兒離去。惠娘求伯溫找回丈夫為敬德居完成工作。伯溫允諾,命丁沖和王凱去尋。

 文傑賭博,發現受騙,與賭徒大打出手。突然被二名蒙面人持刀追殺,被丁沖、王凱所救。丁沖從那兩名蒙面人留下的物證中查覺他們是官差,於是帶吳文傑父子回客棧。文傑一見惠娘就氣得帶走小山。

 伯溫得知是官差行兇,不敢妄下推測,以拜帖請求面見縣令。縣令得書後,懷疑伯溫的目的,特地連夜到伯溫投宿的客棧見他。伯溫告知是為了懷疑官差殺人一事,縣令和官差異口同聲否認,伯溫只得好言相勸,縣令唯唯諾諾答應,其實不當一回事。王凱十分生氣,伯溫令眾人稍安勿躁。他鼓勵文傑雕刻進貢的神像,小山在旁答應要幫助父親。

 文傑要上山找良木雕刻,將小山託給伯溫,伯溫刻意安排小山和惠娘同住,惠娘欣喜萬分。

 縣令見伯溫來查,十分不喜。他已在曹公公面前許諾要取代敬德居,若無法兌現,昇官無望。龍大邦獻上一計,傷了文傑右手,令文傑無法完成工作,而伯溫亦難追究。

 一時雷震風驟,伯溫卜得文傑有難,命丁沖和王凱去保護。惠娘待小山極好,為他製新衣。小山不明白惠娘的用心,惠娘有苦難言,只能默默掉淚,其父見了,也於心不忍。文傑果然遇人暗算,傷了右手,迨丁沖、王凱找到時,文傑早已叫苦連天。受傷的文傑認定自己無法完成工作,十分喪志,自暴自棄,不明白究竟得罪什麼人。當丁沖道出暗算之人可能是官差,文傑才想起敬德居的勁敵—「龍城精舍」也想爭功,但為時已晚,他失意離去。眾人十分擔心,伯溫無奈表示只待文傑自行振作。為此丁沖去找龍大邦質問。

 文傑借酒澆愁,小山回來見父親如此悲傷,才知父親受傷無法工作,也陪著難過。文傑突見小山的新衣,小山告訴父親是惠娘所做,文傑大怒,要小山脫去,惠娘只有垂淚。伯溫喝止文傑不該為一己之私誤了孩子。文傑萬般感慨,告訴小山,惠娘是他的親生母親,要小山回到她的身邊。小山不忍父親孤獨,脫下新衣,和父親抱頭痛哭。

 丁沖回稟伯溫這一切都是縣令和龍大邦的詭計。禮部指定要敬德居進貢,若敬德居延誤,而縣官能及時入貢,則是縣官有力。此舉無異是與朝廷爭功。伯溫以為爭功事小,若害及人命,則不可饒恕。眾人懷疑文傑之傷恐難完成工作,伯溫相信文傑會重新振作。

 當夜惠娘欲拿走父親的工具給文傑,被父親撞見。老師傅要女兒轉告文傑不可壞了敬德居名譽,老師傅終於接納了這個女婿。惠娘帶來工具和父親的話,文傑有心卻難為。小山見父親失志,便協助父親工作。父子合力雕像,見眾人見了十分安慰。

 文傑已完成聖像,使縣令心生殺意。小山端視觀音像,發現觀音容貌似乎以母親為模型,要拿給母親看,文傑認為要先讓伯溫看,於是父子要往客棧去。

 亭兒覺得天冷,算算日子,已到了驚蟄。伯溫得卦,恐文傑當日出門必有大難,命眾人同去查看。兩父子開開心心地談論以後的事,小山想和惠娘同住,文傑馬上答應。不料蒙面人出現要奪聖像,文傑誓死保護,掩飾小山逃走,蒙面人殺了文傑,搶走聖像。小山只能抱著垂死的父親大哭。當惠娘和伯溫等人來時,文傑只剩一口氣,最後死在妻兒的懷中。聞惠娘和小山無助的哭號,思及縣令為爭功的無恥行為,伯溫十分震怒,認為縣官罪該萬死。於是趕緊前去阻止他們進貢,立即審判縣令。

 眾人來至文傑靈堂弔慰,老師傅特別在神像上刻上小山和文傑的名字。伯溫為此呈上奏章,敘述此像的由來,希望聖上能好好珍視此像得來不易。


【站長評語】過江帆萬千,不過為名利。只因這兩項,人的生命皆可如糞土一般,真是可怕。令人感動的是小山和文傑的父子情,看了真叫人鼻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