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單元劇名:第三十六集 請問芳名
播出日期:1993.02.22
編劇:江佩玲
故事簡述:梓兒


陳香雪(歡歡飾):安南公主,勇敢剛強,聰明細膩。為訪火鳳飛的下落,用計逼亭兒代她扮公主。後巧遇伯溫和王凱,與王凱之間暗生情愫,但終究有緣無份一場空。(唉∼王凱難得談一次戀愛,編劇怎麼對他如此苛刻呢?)
黎季朗(李又麟飾):安南丞相,和胡惟庸勾結。欲以火鳳飛行刺陳日熞,挑起明朝、安南之間的戰爭。
簡英(楊瓊華飾):安南公主的侍女,唯一見過公主真面目的人。由她掩護公主脫逃,使亭兒假扮公主。武藝不錯,忠心耿耿,為大局著想。
陳日熞(李永泰飾):安南世子,在金陵為質子,。得知妹妹陳香雪被人頂替,特地離京(金陵)查訪,險中奸人詭計。


 安南公主陳香雪奉命送火鳳飛朝貢,不意火鳳飛竟失竊,只好暫留溧水驛館。公主玩心重,令侍女簡英陪伴溜出去遊歷。

 伯溫和王凱同行,因占得會有人為情所困苦,此情也不會有好的結局,所以讓丁沖和亭兒同行(按編:這大概是伯溫的失策吧!以為帥帥的丁沖比較有人喜歡,沒想到王凱也會有中獎的一天啊!)。王凱打趣道:老爺子偏心。

 兩人在茶棚休息。店小二無心弄溼鄰桌二位客人的包袱,竟慘遭毆打。王凱出手相助,二人乘機逃脫。不料那包袱竟落下一種樹葉,乃是炸藥的引信,伯溫為此憂心忡忡。

 在外遊山玩水的公主,被人行刺,丁沖出手搭救。為了感謝他們,公主備酒菜款待丁沖、亭兒。丁沖不善飲,亭兒代替。不料公主在酒中下藥(其實是麻黃),讓亭兒以為自己中毒,被公主脅迫穿上公主的服飾;更令丁沖脫下衣裳,才肯給亭兒解藥。公主換上丁沖的衣飾離去,命亭兒代她扮公主。

 出走的公主在路上遇上二個情色匆匆的人,指稱後有惡徒追趕。公主正義心重,要幫他們阻止惡人,便誤以為伯溫和王凱是惡人,與王凱打了起來。迨查明那兩人身負火藥,出示火鳳飛的結構圖,伯溫才知火鳳飛失竊。公主假冒丁沖之名,王凱大為吃驚。

 之前,公主已留書簡英,要她為之掩飾出走之事,因為發覺溧水驛館有內奸,以致火鳳飛不見。丁沖用計誆騙黎丞相,告訴他已經找到火鳳飛,再暗中跟蹤黎丞相,才知他和梁冷星勾結,偷走火鳳飛,似乎另有陰謀。

 公主和伯溫、王凱結伴同行,王凱和公主發現那二名負有火藥的人,用計取回火鳳飛。丁沖向伯溫稟明事情,伯溫擔心裝扮成公主的亭兒會有危險。果然,梁冷星以為手下人反叛,特來找公主,丁沖趕來救時,簡英也被人挾持。梁冷星發現亭兒假扮公主,逃回來的手下堅稱搶走火鳳飛的「丁沖」不是眼前的丁沖,只好拂袖而去。於是梁冷星要黎丞相以其妹失蹤之名誆來安南質子陳日熞。

 伯溫見王凱和公主情愫已生,不知是該阻止還是順其自然。王凱和公主鬥酒之際,梁冷星手下趁機奪走火鳳飛。他們兩人為追回火鳳飛,和歹人大打出手。公主為了保護王凱被箭射中。在打鬥中,王凱赫然發現他朝夕相處的「臭小子」竟是女兒身。由於箭上有毒,伯溫必須要她刮骨療傷,王凱不忍見公主受苦,怕她叫疼,一直和她耍嘴皮,但擔心之情溢於言表,也不知不覺地哽咽起來。伯溫只得暗暗輕嘆「在劫難逃」,情緣已結。

 王凱一直追問公主真名,公主不敢據實以告,內心痛苦掙扎,她明白她和王凱的感情將無法有結果。

 梁冷星和黎丞相以正午日頭來引燃火藥,實驗成功,打算以此暗殺陳日熞,以挑起大明和安南的戰事,讓胡丞相順利奪權,也讓黎丞相可以謀反。梁冷星的手下把另一部分的火鳳飛藏在公主療傷的破廟中。不久,二歹人要拿走剩下的火鳳飛,被王凱和公主發覺,要擒下他們,卻被梁冷星制服。

 伯溫入驛館找丁沖和亭兒,告知火鳳飛的目標可能是世子陳日熞。簡英擔心萬一陳日熞一來,亭兒假扮之事將會揭穿。世子來到驛館,要求皇妹(亭兒假扮)揭下面紗,伯溫出面解釋,要求世子先離開驛館。

 王凱和公主被綁在溧水驛館下的地牢,黎丞相曝露了所有的陰謀,將在正午太陽正熱時,引爆火鳳飛,屆時驛館中的世子、假公主和所有人等都會被炸死。王凱和公主以機智滅了火苗,火鳳飛終於沒有引爆。

 伯溫向陳日熞告發黎丞相欲暗殺世子和公主的陰謀,黎丞相不服,伯溫請公主出面作證,王凱見和他朝夕相處的人竟是安南公主,大吃一驚,雙腿一軟就昏倒。離別之際,王凱和公主依依難捨,眾人不敢作聲,王凱強忍淚水,為公主用樹葉吹奏一曲後,先行向眾人告辭,悒悒離去。


【站長評語】陳日熞可是在真的歷史人物哦!但不曾來過中國當質子哦!至於黎季朗,雖不可考,但真有姓黎的大殺陳氏一族,我想這名字是由此延伸的吧!王凱和陳香雪這段情,很像國中學生那樣,蠻可愛的,就是結局挺不幸的,唉!在茶棚時,王凱和香雪同桌吃花生米喝酒,伯溫看出兩人已開始培養出感情,一直猶豫是否應該阻止那段,我和妹妹都笑得不可抑制。當伯溫為香雪療傷,王凱在一旁於心不忍的那一段,連我都看不下去了,太可憐了嘛!還有,王凱得知那個自稱叫「丁沖」又叫「陳沖」的臭小子,竟是安南公主,就昏倒了,那時,我不知該笑還是該同情他啊!最可憐的莫過於王凱為公主用葉子吹曲子,他們之間的無奈,不禁令人感嘆情路好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