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單元劇名:第三十集 還珠願(中)
播出日期:1993.01.11
編劇:陳文貴
故事簡述:梓兒


 金羅漢早在方圓一里之內佈下毒藥,以丁沖和王凱引來伯溫,而伯溫已做好萬全準備,亭兒趁機為丁沖、王凱鬆綁,眾人順利逃脫。伯溫回來找他們,因為夜觀天象,凶劫不應在他們三人身上,恐會應在歐陽英身上,故藉送萍兒返家為由,支開歐陽英。且因現處合浦,有「合浦珠還」的祥兆。

 萍兒被賣入萬花樓和珠兒重逢,由於萍兒才抵舅家,養父就找上家,揚言因積欠債務,要賣掉萍兒十四歲同母異父之妹阿蓮,萍兒不忍阿蓮重蹈覆轍,甘願再入火海。珠兒自艾自怨,以為生母不在人世,萍兒一時難以啟齒,一直要告訴珠兒有關救走她那名道姑的事。

 伯溫等人在合浦鎮上找不到歇息的客棧,原來所有店家都被金羅漢的手下威嚇,所以伯溫帶眾人住入合浦侯的故邸。合浦侯本和伯溫同朝為官,其宅第也是伯溫為他設計的。合浦侯為人正直,上書告發胡惟庸罪行,由於奏章落下奸臣之手,竟被安了罪名以致滿門被斬,所以現今其宅第已成絕命五鬼四煞之地,此地對眾人無妨,但對於太歲當頭的歐陽英則是死地。大家正欣慰歐陽英不在,歐陽英竟到了合浦侯府,大家吃驚,伯溫無奈道稱:「天意」。

 金羅漢看上珠兒和萍兒,命人將她們打扮整齊,送入他的房中,然後加以凌辱。同時,伯溫房中茶杯爆為碎片,伯溫卜得珠兒名節不保,此時定是和萍兒在一起,更命亭兒不得將此事告訴歐陽英。

 丁沖和王凱受命在宅院前後門守候,屋外陰森古怪,嚇得亭兒心驚膽跳,歐陽英前去查看,只見一名憔悴瘋癲的婦人糾纏著歐陽英,要她歸還她的女兒,但婦人卻遭暗器所殺死。歐陽英為此憂心不已,想到自己的女兒。此地少女被擄,伯溫心中存疑。

 珠兒被玷污,了無生趣,欲懸樑自盡,幸被萍兒救下,情急中萍兒告訴珠兒生母是歐陽英,要她為了見母親努力活下來。二人抱頭痛哭各自悲哀的命運,患難與共,情如姊妹。

 亭兒為在佛前唸一夜經的歐陽英送飯,見歐陽英一心惦記著女兒,但完全不知珠兒歷經苦厄,有苦難言,於是藉口退下,偷偷啜泣。伯溫本想找亭兒混入萬花樓,但見亭兒因珠兒之事,想起自己的姊姊當年被擄,賣入妓院,雖父母贖出,但已身染重病,不到二個月就不治而死,母親因此發瘋,害得家破人亡。伯溫不敢再言,只得暗自打定主意改變計畫。

 為了安慰珠兒,萍兒編造珠兒不但有母親,還有眾多家人(伯溫等人),讓珠兒十分開心。入夜,有人前來行刺伯溫,伯溫以奇門遁甲之術嚇走刺客,刺客在不自覺中已被撒上夜光粉,丁沖受命跟蹤刺客,終於知道金羅漢的落腳處。

 伯溫命丁沖和王凱立即扮嫖客前去救萍兒,金羅漢早就料到,於是命人在酒中下藥,而伴酒的女子正是珠兒(藝名荷花)。丁沖、王凱頻頻向荷花詢問萍兒的下落。萍兒向一名恩客求救,不料那人早和金羅漢串通好了,於是萍兒被金羅漢毆打,丁沖、王凱未飲酒時就聽到萍兒的呼救聲,趕去營救,但雙拳難敵四手,這時珠兒才知丁沖和王凱是萍兒口中所說的兄長,丁沖、王凱趁機脫逃,珠兒阻止金羅漢追趕,反被打昏。

 伯溫考慮亭兒的安全,遲遲不敢命她混入萬花樓。王凱面對歐陽英的逼問,不得已哄騙她珠兒早被安排在青州何知府官邸,不日將抵達合浦,歐陽英十分開心。

 金羅漢疑心萍兒和伯溫等人的關係,所以捉來萍兒的妹妹阿蓮,威脅萍兒去親近伯溫等人,向他們下毒。萍兒為了救妹妹,只好答應。萍兒一到合浦侯府,就直接去廚房,正好亭兒下廚,見她歸來,不加思索,十分高興,頻頻問訊,萍兒慚愧,內心掙扎。亭兒讓萍兒端熱湯到大廳,萍兒遲疑不前,最後還是端去。伯溫閒坐廳中,見萍兒能平安逃出,也很高興,萍兒惶恐地盛了碗熱湯給伯溫,伯溫含笑喝下……


【站長評語】這個單元真的很可憐耶!當萍兒安慰珠兒,告訴她有家人那一段,沖淡不少悲傷的氣氛。整個劇情演變,伯溫、丁沖和王凱三個主角,一下子就成了道地的配角了,哭得最慘的眾女子立刻得到大家的同情眼光了。還有,合浦侯府既然是伯溫設計的,為何會搞得人家家破人亡呢?看來伯溫得再想一番說詞來自圓其說哦!是不是能力不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