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單元劇名:第二十八集 天倫淚
播出日期:1992.12.28
編劇:江佩玲
故事簡述:梓兒


白老夫人(盧碧雲飾):白文正之母,溺愛孫子玉寶,常為教養問題和兒子起衝突。
白文正(鄧安寧飾):嚴正剛直,實事求是,管教孩子嚴厲。
周師爺(楊少文飾):外表忠厚,內心險惡,覬覦玉佛內的玄素心經,而綁票了玉寶。
縣 令(馬俠飾):昏官一個,不管百姓死活,曾向白文正要求買玉佛,結果被王凱懷疑他是主謀。
白玉寶(席靜倫飾):白文正之獨子,是白老夫人的心肝肉,由於他被綁架,引起種種事端。


 丁沖、王凱和亭兒的腳程快,先在市集休息片刻,王凱特意為裝著內行的樣子要為丁沖相命,說他今日桃花當頭,會有女人死纏他不放,丁沖一笑置之。待落後的伯溫和歐陽英到時,眾人再繼續行程。突有名狀似瘋癲的老夫人當街拉扯稚兒,稚兒的母親正從老夫人奪回孩子,而沒有留心要通行的糧車,丁沖見狀,上前救下老夫人,老夫人因見不到小孩,一直指責丁沖是帶走小孩的惡人,死命打他,不久因激動過分而昏厥,王凱還在一邊說:瞧!靈驗了吧!亭兒見他說風涼話,氣得給他一個白眼。

 眾人送老夫人回家,伯溫為之診脈,老夫人醒來,仍糾纏丁沖不放,要他還給她孫子。伯溫知老夫人是痰迷心竅,命王凱、亭兒去捉藥。最後向白老夫人之子白文正詢問原由,才知其獨子白玉寶昨夜失蹤,今聞有小兒失足落水,白老夫人以為是其孫,一時喪失心神。突老夫人吐一口血,才恢復神智。清醒的老夫人經兒子解釋才知孫子未死,方才釋懷,也向丁沖道歉。這時下人送來不具名信件,要白文正準備白銀十萬兩和家傳玉佛交換孩子,信中還附有玉寶的頭髮和飾帶,白老夫人一見悲傷萬分又昏倒了。

 白文正沈重地向眾人示家傳玉佛,想到這玉佛傳了幾代,到他的手上竟保不了,不禁感慨。丁沖建議他報官。提及縣官,白文正似乎另有隱情,但仍決定報官,被老夫人知情所阻。她一心只求孫子的安全,不在乎玉佛;文正表示不可姑息養奸,堅持要去,王凱陪伴在旁。

 文正懇求周師爺幫助,而周師爺的回答竟暗示文正要聽從歹徒的指示,不久縣官現身,對此事幾乎漠不關心,敷衍了事,令文正心灰意冷,王凱氣憤不平。

 歐陽英陪老夫人到戶外散心,老夫人掛念孫兒,吃不下亭兒特製的蘇州米糕,令人見之不忍。忽飛傳一物,待伯溫為心驚肉跳的老夫人讀信後,盒中竟是一截小孩的手指,警告他們不得再報官,並指示他們需要初七亥時在斷天崖以贖金、玉佛交換孩子。老夫人見著那截手指,痛哭失聲,令在旁的歐陽英也想到珠兒,不禁捨下老夫人和伯溫,狂奔至竹林中痛哭,突然有一蒙面人出現也給她一精緻小盒,原來是胡惟庸派人來警告她的,雖然裡面空無一物,但其卑劣的手段,令歐陽英怒不敢言。

 伯溫為玉寶之事占卦,卜得小人道長之象,王凱道出縣官曾在不久前向白文正買玉佛,白文正不賣,之後玉寶就出事了;丁沖更質疑為何在白文正和王凱前去報官尚未回來前,歹徒的警告先至,也許是白府或縣衙有內奸。伯溫沈穩冷靜,要丁沖向亭兒要些桂花油,丁沖不解,但伯溫也不多作解釋。

 白文正一邊包裝玉佛,神情淒然,伯溫一旁安慰,這時周師爺造訪,告訴他們自己有心無力,縣官似乎不關心此事。老夫人見官府中人,氣得執杖要打,周師爺嚇得告辭,轉身於身形向左傾,伯溫、丁沖和王凱都注意到他這個小動作。老夫人指責兒子信任官府之人,以至孫子受傷,她甚至願意放棄家業,遠走高飛,不讓歹徒再度有機會脅迫,只求此時此刻孫子能平安回家。

 原來白老夫人曾屢次因兒子管教孫兒嚴厲一事而爭吵,現今又重翻舊帳,連王凱和亭兒也爭論家庭教育的重要性,這令歐陽英想起自幼和她分離的女兒不知是受了什麼教育,暗自悲傷。丁沖準備好贖金要陪文正去交換孩子,眾人將行,歐陽英故意翻倒茶杯,濺溼了伯溫的衣服。伯溫知道歐陽英是蓄意的,但不作聲色,在更衣時,把所佩的玉八卦折成二塊。

 夜深,眾人暗隨文正埋伏在旁,白文正放下贖金後只見一布袋,裡面裝的不是親兒,竟是一隻白狗。於是眾人與之交手,奪回玉佛,丁沖捉住其中一名歹人,逼問他玉寶的下落,於是趕去西山槐樹下。伯溫查看打鬥現場,發現取走贖金之人重心左傾,故留下左腳腳印較深,王凱疑心是縣官所為。

 丁沖到西山槐樹下只見一小孩鞋,以為玉寶已遭非命,於是掘到一小罈骨灰。丁沖帶回後,白家頓時陷入愁雲慘霧中,老夫人氣得杖打兒子,白文正難過到欲撞柱償還兒子的命,幸被眾人所阻,母子倆抱頭痛哭。文正認為一切都是玉佛惹的禍,一怒之下砸碎玉佛,眾人赫然發現玉佛中藏有「玄素心經」,原來這才是歹徒的目的。

 經過此事後,歐陽英彷彿聽到女兒的呼求聲,一時失去理智,衝入伯溫房裡,拿走玉八卦(1/2塊),要離開時,和回房的伯溫迎頭撞見。伯溫故意不問為何她在自己的房裡,反告訴她要送她「玄素心經」,因為丁沖、王凱年輕氣浮,不若歐陽英冷靜成熟,所以比較適合練此法門,歐陽英無地自容,致謝後掩門離去,伯溫只得默默嘆氣。此時丁沖、王凱入內,提出他們對縣衙之人的懷疑,伯溫告誡丁沖不該因救人、復仇心切而失去理智和冷靜,要眾人和他明日再去西山槐樹下一探。

 歐陽英悄悄跟蹤一夜行的轎伍,梁冷星向轎中人(胡惟庸)稟告珠兒已得病死去,歐陽英大吃一驚,萬念俱灰。

 隔日,眾人來到槐樹下,才知丁沖竟掘走亂葬崗中的一個骨灰罈,從玉寶遺下的鞋子上,可以找到紅麴、糯米和粳米,猜想玉寶定是被藏在糕餅店,加上丁沖想起上次追歹徒至死巷時被二名官差所阻,而那死巷後面有家「望月齋糕餅店」。

 伯溫知歹人未得玉佛心不甘,於是帶王凱到縣衙,告訴縣令兇手在其中,於是放一隻採桂花蜜的蜂去尋,在縣令床下找到贖金十萬兩白銀,縣令摸不清頭緒,伯溫指出主謀不是跛左腳的縣令,而是有左傾習慣的周師爺。周師爺欲加狡辯,伯溫請出天龍寶劍,師爺以為伯溫無憑無證,不服他仗勢欺人,此時丁沖帶來和周師爺的同黨和被綁的玉寶,師爺仍不肯認罪,伯溫利用心理戰,讓周師爺不自覺中了圈套,只得伏首稱罪。於是伯溫削去縣令的職務,判周師爺斬立決。

 事情結束後,眾人和歐陽英在山路相遇,伯溫並不苛責歐陽英,只問她「為什麼」,歐陽英告知因自己的女兒珠兒被胡惟庸手下所擄,必須聽命行事,但女兒已死,一切都毫無意義了。便歸還玉八卦和其拓圖。伯溫含笑接受,同時告訴歐陽英,他卜得珠兒未死。歐陽英大喜。


【站長評語&找碴】這個單元實在是太感人了,盧奶奶的高超演技,令我差點哭得浠瀝嘩啦。奇怪了,這玉佛是瓷佛嗎?怎麼一摔就成碎片?還沒有人質疑?真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