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單元劇名:第二十六集 冤氣沖天
播出日期:1992.12.14
編劇:曹戈
故事簡述:梓兒


趙金花(畢鎬嬌飾):趙家大小姐,嬌生慣養,喜歡張瑞,利用他犯錯,以為要脅,逼他誣害自己的妻子,然後和她成婚。
張 瑞(劉世範飾):自私自利的小人。本為趙家西席教師,知趙家小姐對自己有意,竟動趙家財物的腦筋,命妻子去偷。事後又推諉責任,趁機和趙大小姐成婚。
林 同(張振寰飾):捕頭。不屑趙金花、張瑞誣陷玉娘,特地暗助她。
林玉娘(梁又南飾):張瑞的結髮妻,被丈夫煽動去偷取趙金花的財物,還被丈夫栽贓,不但受人陷害,最後差點死無葬身之地,幸有林同相助,使她免於一死。
劉朝奉(曹富國飾):巴結趙金花,煽動張瑞背叛妻子,最後還想趁機污辱玉娘,最後被玉娘嚇瘋。
張千、李四(孫壽山、孫小明飾):官役,奉命殺玉娘,膽小怕事,最後也被玉娘嚇瘋。


 一名蓬頭垢面的女犯在山崖邊苦苦哀求官役放她一條生路。那二名官差表明是拿人錢財,與人消災,女子若有所悟,悲憤不已。二名官役砍她一刀,將她推入山谷中便離去了。此時,山谷中似乎迴盪著一聲聲戚厲的哀嗚:我好冤啊∼∼

 夜裡,打更夫在街上遇見白衣女鬼,此事傳到縣衙,百姓因這樁女鬼之事早已繪聲繪影,縣令和其夫人聞後心神不寧,捕頭在外竊聽他們的舉動。

 王凱教亭兒武功,由於招數剛猛,亭兒反而受傷,伯溫建議她改以練內功為先,充實自己。丁沖打獵時誤傷一名白衣女子,要為她療傷,一時轉移注意力,女子被人帶走,令他疑心是否遇上鬼。

 滯留在亭中等待丁沖、王凱的伯溫和亭兒,聆聽歐陽英彈琴。正是閒情逸緻,無端斷了一根弦,伯溫見前方林中有白影閃過,料有事發生,歐陽英親自去查看。

 縣令張瑞備受良心的譴責,和對鬼神的恐懼,獨自來至一座孤墳前燒香磕頭,墓前還放在一尊晶瑩剔透的玉馬。那時∼他是趙家的西席教師,為籌措入京趕考之資,偷了趙家大小姐的玉馬,軟言好語要妻子玉娘去典當。玉娘本來不允,見丈夫苦苦哀求,於是答應。

 之後,當舖的劉朝奉向趙家大小姐告發玉娘典當趙家玉馬一事,張瑞為求自保,一口咬定玉娘竊取玉馬,玉娘百口莫辯。他不甘再當薪餉微薄的西席教師,甜言蜜語哄騙趙家大小姐,趙家大小姐也對他有意,答應下嫁;趙家老爺和胡惟庸有私交,為他打通關節,讓他能在不久後當上該地縣令,所以他不惜陷害髮妻。玉娘不服縣令所判,堅持要上京告御狀,劉朝奉為他出主意,令官差在押解途中,把玉娘殺了。

 想到這裡,耳邊忽傳來玉娘的聲音。他嚇得跪拜求饒,玉娘想要掐死他,歐陽英現身阻止。此時有人發暗器令歐陽英轉移注意力,玉娘再度不見,歐陽英也懷疑玉娘真是鬼魅。

 歐陽英將此事告訴眾人,加上丁沖所見的,伯溫以為白日不可能有鬼魂出沒,可能另有冤情,於是眾人進入城鎮,一名捕頭處處監視他們。

 縣令受驚而返,要劉朝奉去找高明的道士,劉朝奉以為可以從中撈油水,興高采烈上街去找。竟在街上遇見玉娘,大受驚嚇。此時丁沖、王凱碰上此事,丁沖追蹤玉娘,被林捕頭打斷,林捕頭警告丁沖不得干涉此事。

 伯溫等人見此地百姓守口如瓶,只好扮成術士。恰好那二名霸道兇惡的官差要找麻煩,伯溫知他們的心意,特為他們卜一個免費的卦,指示他們當夜會遇上一名女子,為此會有禍事。

 是夜,眾人正商議如何調查此事,店小二送茶入內,歐陽英發現窗外影子閃過,追去一看,只見巡邏的官差,捕頭警告歐陽英不得在夜裡行走在街上(宵禁),歐陽英憤憤而去,返回後竟見眾人皆被下了迷藥而昏倒各處。

 那二名被伯溫占卜的官差,酒醉巡夜。果然見到一名女子,不料就是他們害死的玉娘,兩人受驚嚇而瘋。另一方面,劉朝奉當時利用玉娘求他作證,想要玷辱她,深怕玉娘的冤魂不放過她,在這種疑神疑鬼下也瘋了。

 眾人猜想一切裝神弄鬼之事定和林捕頭有關,下藥之事也是他不願眾人追查鬧鬼一案。歐陽英於是逮住林捕頭,要逼他說出原委,玉娘見林捕頭有難,只得現身求情。二人向伯溫等人解釋事情經過,由於官官相護,正直的林捕頭也無法洗刷玉娘的冤情,只好先救了墜崖重傷的玉娘,幫她裝神扮鬼。於是伯溫將計就計,要令張瑞和趙家大小姐招供。

 林捕頭行色匆匆地告訴縣令和趙家小姐官差和劉朝奉被嚇瘋之事,果然令縣官和趙小姐十分不安,要林捕頭速找來道士驅邪。縣令去找算命先生(伯溫)批吉凶,伯溫在言語中百般暗示縣令的行為惡劣,縣令張瑞含憤欲發作,再度遇上玉娘的冤魂。

 歐陽英進縣府驅邪,見鬼魅長驅直入,歐陽英警告乃是冤氣太重,若他們再不坦承實情,將會惡鬼纏身。張瑞和趙大小姐互相推諉責任,最後為保身,便畫押供詞。當他們發現一切是騙局時,張瑞惱羞成怒,伯溫請出天龍寶劍,治他們的罪名。

 歐陽英見林捕頭和玉娘患難與共,想當冰人,撮合他們。眾人歡歡喜喜離去,落在後頭的歐陽英忽接到一暗鏢指示要引伯溫等人到同江,歐陽英看了表情十分嚴肅。


【站長評語】這種例子古今中外有很多,看來痴情女人太傻,無情男人太毒。當然,角色對調的情形也是有的,只是…目前為止,我還沒有聽過耶!最後歐陽英和伯溫的那段對話十分耐人尋味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