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單元劇名:第二十五集 摺扇殺機
播出日期:1992.12.07
編劇:張說
故事簡述:梓兒


莊敬吾(張復建飾):莊家扇坊之主,耿直仗義執言,被譚光宗誣陷殺人,逃亡在外,最後被丘八所殺。
譚光宗(楊光友飾):雖為縣令,實為陳友諒之舊屬,密謀以進貢御扇暗殺當今。
莊心儀(王佩韻飾):莊敬吾之獨生女,製扇手藝精巧,個性和父親一樣倔強不服輸,不懼強權。
司馬玉(朱家惠飾):莊敬吾之妻。外柔內剛。
提 學(于恆飾):負責來川南選進貢的御用扇坊的朝廷命官。
丘 八(祝嘉正飾):使用鐵扇為武器,更是製作暗器的高手,同是陳友諒的舊屬。


 亭兒對丁沖總是避不見面,為了不使二人同行太尷尬,歐陽英得到伯溫的允許,先和亭兒到四川去。

 莊家母女掛念逃亡在外的丈夫莊敬吾,雖然眼下情勢艱困,兩母女仍努力支撐,莊敬吾之女心儀繼承父親的手藝,希望得到入選進貢御扇,為莊家扇坊爭一口氣。

 一位老丈遭黑衣人追殺。伯溫等人查覺來看,丁沖、王凱發現此人竟酷似伯溫。垂死的老丈自道是川南扇匠莊敬吾,求他們帶信給自己的妻女。

 譚縣令處心積慮要併吞莊家扇坊,想得到進貢御扇的機會,心儀不肯屈服。於是其屬下想以不當手法對付心儀,結果被歐陽英和亭兒撞見,救了受困的心儀。

 心儀招待歐陽英和亭兒,向她們訴說縣令的壓迫,亭兒安慰她將請老爺子為之伸冤。由於歐陽英阻撓縣令傷害心儀,縣令命家丁去追查她們的身份,恰好和到川南市集上的伯溫等人擦身而過。二人見著伯溫驚訝不已,伯溫見二人慌張的神情料定和莊敬吾一事有關。

 莊母自縣府返家後鬱鬱寡歡,知道歐陽英和亭兒幫助女兒脫困,十分感激。正巧此時伯溫等人要送回莊敬吾的手札(*)再度拜訪莊家,莊家母女一見伯溫,以為他就是莊敬吾,欣喜莫名;而莊母敏感發覺伯溫反應奇怪,才知是認錯了人。丁沖把莊敬吾的手札交給莊家母女。伯溫問及莊敬吾之事,莊母才傷心道出原由。一年前,譚縣令為爭得御用扇坊,強迫遣散在川南頗有盛名的莊家扇坊裡的工人。敬吾為此找譚縣令理論,縣令給寫有交換條件的手札給莊敬吾,以強權利誘要逼他就範;莊敬吾不滿譚縣令如此惡霸的行逕,欲帶走手札為控告他的證物,縣令命人奪下。在相爭之中,一家丁手執利刃要殺莊敬吾,莊敬吾為求自保與之抗衡之際,另一名家丁順勢撲向莊敬吾,結果反而刺死了那名執刀的家丁,再指稱他殺人。莊敬吾逃荒而逃,返家和妻女告別,連夜離去。

 莊家母女知道敬吾已死,悲傷難抑,伯溫答應要為她們平反,並帶她們去拜祭莊敬吾之墓。兩母女在墓前淚流滿面,眾衙役在此時來墓前要逮捕酷似莊敬吾的伯溫,莊家母女憤憤不平,口口聲聲要他們還丈夫的命來,眾衙役只得打道回府。

 心儀憂悒在心,決定要去刺殺縣令,被伯溫等人勸下,伯溫再三保證會為她們主持公道。縣令知道莊敬吾已死,令人速找回丘八奪取手札,由於提學將至,縣令改以懷柔政策來對付莊家母女。伯溫眾人逗留在莊家扇坊。一日,丁沖和王凱在市集遇上使用鐵扇殺莊敬吾之人,二人追上,竟遇上歐陽英,令丁沖一直懷疑她的行止。

 譚縣令向心儀求親,莊母以為譚縣令乃是其殺夫仇人,拒絕這門親事,縣令怒而與之決裂。

 原來譚縣令乃是陳友諒舊屬,想藉由進貢御扇之機,來暗殺當今。久不見蹤影的丘八終於在大義皇帝陳友諒的祭日出現,證明莊敬吾已死,但手札尚未奪回,縣令告訴他對伯溫等人的疑心,丘八想一探他們的虛實。

 心儀完成競選的摺扇,大家都讚其巧藝。入夜,丘八來探,被伯溫等人發現。由於計謀不成,他們竟想要毀了心儀的清白。伯溫命丁沖、王凱向提學攔轎喊冤,伯溫請提學在評扇時務必秉公即可,也囑咐他不可透露自己的身份。心儀為犒賞眾人上市集買羊肉,歐陽英在伯溫臨出門前已得交代要保護心儀,幸好歐陽英適時在惡人要欺負心儀時救了她。

 提學為了選擇進貢的御扇,特地在戶外公開評鑑,最後提學選中莊家扇坊的扇子,譚縣令氣得拂袖而去,伯溫見其行止心生疑竇。大家向莊家母女道賀之時,頓然窗外狂風不停,氣氛詭譎,伯溫擔心另生枝節,趕去評扇會場,亭兒跟著去。提學久候車子不至,丘八就趁此空檔交換上封條的進貢御扇。亭兒在伯溫和提學交談之時,好奇地撫摸上封條的御扇,竟被針刺到手指,連忙向眾人道歉她的魯莽。

 眾人返回時,亭兒突然中毒昏倒,這時大家才知扇已裝上毒器,請歐陽英照顧亭兒,趕去縣府;見到陳友諒的靈位,才知他們是其舊屬。伯溫命王凱去阻攔提學的車隊,他則和丁沖去追捕逃走的譚縣令等人。殺死了丘八後,譚縣令見大勢已去,不肯屈服,以劍刎頸自盡。


【站長評語】莊敬吾死得很不自然耶!而且莊敬吾的打扮,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和「包青天∼秋娘」中的屠夫造型很像耶!

(*)札:古指書信、公私文書。《古詩十九首》:「客從遠方來,遺我一書札。」札同「劄」,原意為古時書寫所用的小木簡。現仍通「信札」一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