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單元劇名:第二十四集 偷天換日
播出日期:1992.11.30
編劇:黃英雄
故事簡述:梓兒


假太守(藍文青飾):「蒼山二鷹」之一,練有金鐘罩、鐵布衫,武藝高強,三年前殺了秦太守,佔了他的官位,本來只欲帶走八萬兩黃金,不意竟對秦夫人動心。
秦夫人(孟祥麗飾):沈文訓的姐姐,嫁給無錫太守秦大人,不料卻遇綠林大盜挾持,使她痛不欲生,最後自盡。
沈文訓(劉克勉飾):宣州秀才,文弱書生。其姐嫁給太守後,消息全無,甚至連前往投靠的同鄉,都相繼失蹤,讓他不得不親自往無錫一探。
巡察使(高振鵬飾):由於無錫太守不交庫銀,又加上前二位巡察使為此事離奇死去,使他不得不冒險至無錫查明真象。
雷 漢(成凱飾):「蒼山二鷹」之一,練有金鐘罩、鐵布衫,武藝高強,為人心狠,凡事都聽從假太守的指示。


 一名行色匆匆的百姓似乎急著要通報要事,而後面追來一黑衣蒙面人,為了怕走露風聲,殺人滅口。

 眾人打算去無錫,在半路休息片刻。借機丁沖小憩一會,竟被惡夢驚醒。伯溫擔心丁沖傷勢初癒,加上舟車勞頓,而一大早前得了一卦,卦象顯示此行較不利丁沖的命格。歐陽英自忖略通易理,自願和丁沖同行,暫避在後。伯溫以為然,便先帶著王凱和亭兒先出發。

 丁沖以為歐陽英有所企圖,歐陽英表示是為了緩和亭兒和丁沖之間的尷尬關係,丁沖反口質疑,兩人幾乎起衝突,忽感異樣,見一蒙衣黑面人襲擊隊伍,原來是護送巡察使的隊伍,在值千鈞一髮之際,丁沖和歐陽英救走巡察使。巡察使向二人道出此行無錫的目的,由於無錫太守遲遲不交庫銀,先前已有二位巡察使為查訪而離奇死亡。丁沖和歐陽英自告奮勇要護送巡察使,巡察使不願他們二人涉險,但二人義不容辭,便答應他們的請求。

 伯溫、王凱和亭兒在拱北樓用飯,見無錫治安良好,連店小二對主政三年的太守都讚不絕口,境內路不拾遺、風平浪靜,給伯溫留下個好印象。伯溫讓亭兒負責點菜,由於亭兒所點的菜,可見其行家之風,店小二請求亭兒指點廚房的菜色,王凱跟著去看。結果他們見到一名狀似生病的青年人在廚房後提水,不久突然昏倒,經伯溫診斷乃是疲勞過度,但那名青年堅持要入太守府當挑水工,感謝眾人後匆匆離去。伯溫見那人談吐不俗,應非下人之流,亭兒拾到那人遺下的玉飾,更印證他是名秀才,故命王凱把玉珮送還。那名男子前去太守府應徵挑水工作,因手無縛雞之力,被太守府僕役拒絕。王凱見之不忍,代他徵得工作。二人進太守府後,那名男子便往後院窺伺太守夫人內房,被護衛雷漢見著,欲殺害他,王凱連忙救走那名男子。雷漢將此事稟告太守,太守令他待巡察使來後再做處理。

 伯溫等人悉心照顧那名男子,那名男子悲從中來,開始哭泣,眾人詢問原故,他才自道是宣州秀才沈文訓,其姐是無錫太守夫人,先前已有幾名同鄉來此地求姐夫提拔,但全都失蹤。故他特來求證,結果一到無錫巧遇太守官轎,一見轎中太守並非是自己的姐夫,於是憂心姐姐的生死。眾人雖猜測此事透著古怪,但惟恐文訓再度深入虎穴危險,而雷漢又會金鐘罩、鐵布衫,不好對付。恰好店小二前來求亭兒幫忙,因為巡察使要來,太守府令拱北樓派廚房做菜招待巡察使,而拱北樓兩名大廚生病,此時只能拜託亭兒。大家感到這是一個好機會,亭兒、王凱和文訓同時入府。

 巡察使來到太守府,直接要求先勘查庫銀,太守便帶巡察使到庫房。丁沖詫異亭兒竟是太守府廚師,借口腹痛去找她,結果還遇上王凱,才知太守府有古怪。文訓苦無法見著夫人,亭兒建議他在夫人門外大聲唱宣州順口溜,似乎失效,當他萬分沮喪之時,婢女傳來夫人口諭要他挑水入內,用完後只道水桶不乾淨,文訓神情黯然。心巧的亭兒從話中猜出涵義,在水桶底下發現一封信。才知道姊夫秦太守被綠林大盜所害,姊姊受那兩名惡徒所控,忍辱偷生。伯溫安慰他與其悲傷不如一同想辦法。

 巡察使見秦太守並無異樣,正要打退堂鼓,丁沖邀他去見伯溫。巡察使來見,伯溫道出現今的無錫太守不是正主兒,只是這兩名惡徒的意圖尚且不明,後來巡察使才想起尚有賑災的十萬兩白銀未到,恐怕那兩名惡徒定是等待這批銀兩入庫再動手。王凱告訴眾人太守府護衛雷漢身懷金鐘罩、鐵布衫,非等閒之輩,歐陽英才想起襲擊巡察使之人可能就是雷漢。由於這兩名惡人手上有人質(秦夫人),武功又高,恐打草驚蛇,伯溫決定以智取。

 巡察使再度訪無錫太守,要求太守去柳家莊接應十萬兩白銀,雷漢怕有陷阱,但太守自恃憑他們二人「蒼山二鷹」的能力,絕無難事。雷漢想起剩下的活口—秦太守夫人,要太守殺了她,但 太守猶豫不決,雷漢知他可能是動了心,含憤而去。亭兒要王凱教他防身術,為此丁沖再度和王凱生氣。

 伯溫見假太守中計,令丁沖和王凱扮匪人劫官銀,歐陽英和亭兒扮成茶棚村姑,在龍井茶裡下藥,迷倒雷漢。然後由丁沖和王凱前去向太守稟告雷漢背叛西逃,而他們要護送受傷的巡察使至省城休養。令太守決定帶庫銀遁逃。於是以押解庫銀為由,帶走八萬兩黃金和秦夫人,伯溫等人在半路攔截,假太守以秦夫人要脅眾人,秦夫人不甘受辱,咬舌自盡。丁沖、王凱和歐陽英三人圍攻假太守,無奈他武藝高,又有金鐘罩、鐵布衫護身,似乎沒有弱點,甚至還捉住亭兒,幸好先前亭兒已學會一招防身術,從假太守手中逃脫,伯溫猜測假太守的弱點可能在腳底,終於將他制伏。

 大家誇王凱教亭兒一招半式,能使眾人得以順利捉住惡人。王凱一高興,立即收亭兒為徒,亭兒大喜,但丁沖看來十分落寞。


【站長評語】先不管假太守是如何殺人、假冒,但若真的秦太守仍在,是否能做到像那名假太守一樣政風極佳?這是很現實的問題。令我想起以前老師曾循循善誘的一些話:一個國家不怕貪官,最怕的是一個政策的錯誤;貪官能夠貪污的部份不多,但一個政策決定的錯誤,卻是可以影響一個國家。借用對岸的某位超級重要人物的話:不管是白貓或黑貓,只要會捉老鼠的,就是好貓。不知大家是否以為然。所以…除了對於這兩名自稱「蒼山二鷹」的綠林大盜之手段感到不快外,我心中存疑,難道伯溫不想想他對無錫政風的佳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