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單元劇名:第二十三集 惡魔將軍
播出日期:1992.11.23
編劇:曹戈
故事簡述:梓兒


白國良(康凱飾):白將軍,參與打天下的功臣,由於雙目受傷,而被提早退休,壯志未酬,故懷恨在心,一心想報復。
鐵 心(常山飾):假扮道士,是胡惟庸的手下,煽動白將軍,用陰毒損人的方式來恢復視力。
陳 母(劉海燕飾):善於湘繡,家境不好,所以讓女兒入白府工作,因為她思念久而不見的女兒,間接揭發白將軍的陰謀。
珍 兒(張佩芬飾):溫柔孝順的女兒,由於繼承母親的手藝,入白府縫製龍袍,最後想辦法逃出。
丁 三(劉松麗飾):白府總管,收拾不少被白將軍殘害少女的屍體,尚存良心,但不能伸張正義。


 夜深之時,一名少女入道觀燒香,竟被祭壇上的道士殺害。亭兒被這個惡夢嚇醒,失神無主。伯溫聽亭兒夢中有血光,料得此行不利男女同行,請歐陽英帶亭兒先行,約定三日後在湘南碰面。丁沖擔心受嚇的亭兒,要給她玉八卦作為護身符,亭兒婉拒,丁沖悵然若失。

 一名婦人至客棧兜售湘繡手絹,聽到來客棧打酒的白府丁總管要找丫鬟,特別留心,就跟去白府前,但被下人所阻。最後當初引荐她女兒入府的鐵心道長前來敷衍幾句,她只得依依不捨而去。

 有個少女可憐兮兮地在密室裡縫製龍袍,突將軍入內,見她窈窕有致,強行求歡,少女抗拒,將軍大怒將傷她,總管來報鐵心道長求見,將軍憤而拂袖離去,少女才逃過一劫。

 伯溫三人吃完米豆腐,小販正計算錢數,無心把米豆腐潑到那名婦人衣裙,伯溫見那婦人含怒低頭急行,擔心她可能會有禍患,命丁沖和王凱前去保護。

 亭兒口渴,歐陽英見鄰近有戶人家,便上前討水,原來那就是兜售手絹的婦人的家。而那時有二個道士不由分說要綁走婦人,被歐陽英撞見,出手搭救婦人。婦人餘悸猶存地道出為了償還債務,請與白將軍府相識的無量觀鐵心道長幫助,讓女兒入府作工,但由於一直不被允許和女兒相見,白府又屢傳需要丫鬟,使她十分擔憂。歐陽英認為此事既與道家子弟有關,願代婦人去詢問鐵心。

 王凱因吃多了米豆腐,腹瀉不已,而沒有跟上婦人,倒和二個行色匆匆的道士撞上。那名縫製龍袍的少女名叫珍兒,是婦人之女,由於思考母親,想要逃出去見面,但被總管阻止,此時竟傳來一聲淒厲的少女尖叫,丁總管趕緊催促珍兒工作。

 丁總管神色不佳在客棧喝酒,離去前和伯溫等人相遇。歐陽英和亭兒上無量觀,感覺陰氣森森,和亭兒夢中所見十分相似,亭兒見廊下一罈罈的甕,竟裝了帶血的白骨。鐵心道長巧言掩飾,歐陽英知趣地帶亭兒離去。二名道士至客棧買酒罈,丁沖見那二人行跡可疑,領命去追趕,才發現那二人的武功路數並非一般普通道人,於是那二人受挫而去。歐陽英和亭兒落腳在陳大娘家中,亭兒見大娘湘繡精緻,向她討教手藝。

 白將軍為了恢復雙目視力,食用少女腦髓練回天神功,為了報當年之恨。伯溫回想起白將軍是當時效力沙場的猛將白國良,由於他雙目受創,皇上命他可以告老退職,他壯志未酬,因此懷恨在心。思及當年,伯溫感慨萬分,命丁沖、王凱去夜探白府。

 歐陽英夜探無量觀,才知鐵心是胡惟庸的手下,鐵心警告她如果要保住女兒的性命,最好各行其事,互不相管,歐陽英憤而離去。丁沖、王凱夜探白府,竟見著繡製龍袍的珍兒,珍兒求他們救她出去,於是他們只得帶走珍兒返家。在半路上遇見監視他們的二名道士,在制伏他們後,打算問明情形,而那兩人卻被暗殺。珍兒終於回家見著母親,亭兒也和丁沖、王凱相見。伯溫見雖分二路行動,其目的卻不謀而合,又知歐陽英監視無量觀的鐵心道長,而命他們演一齣劇前攻白府。

 伯溫為飽受驚嚇又急於完成工作的丁總管測字,丁總管尋跡找到佯裝因哥哥(王凱)欠賭債而被迫賣給別人(丁沖)的妹妹,知道她會刺繡,丁總管馬上帶她和王凱入府。亭兒見龍袍將完成,想把它留下做為告發白將軍的罪證,卻被鐵心認出,於是龍袍被鐵心帶去要獻給胡惟庸,而亭兒被白將軍帶去要練就最後一個階段的神功。幸好早被王凱發現白將軍練功之處,馬上帶走千鈞一髮的亭兒。

 鐵心在路上被歐陽英所攔,歐陽英殺了鐵心,拿龍袍為證。總管以為亭兒是由他帶入,恐會殃及己身,故私下逃走,被伯溫阻下,要他作告發白將軍的人證。白將軍追趕王凱、亭兒,終和伯溫相遇,伯溫指證歷歷,請出天龍寶劍要處決他,白將軍反擊,最後被歐陽英以繡花針刺中他未練成的左眼才制伏了他。


【站長評語】這個單元還真夠陰森森的。見到丁沖對亭兒的感情,真的差點氣得想問他:「你喜歡的會有幾個?是一個、兩個,還是很多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