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單元劇名:第十九集 恩怨情天
播出日期:1992.10.26
編劇:張說
故事簡述:梓兒


趙中禺(勾峰飾):孤傲正直,一直悔恨當年的過失,是該地的村長,帶著村民和賈之化對抗。
賈之化(雷洪飾):胡惟庸的小舅子,在地方上作威作福,有財有勢,不喜趙中禺的剛正耿直,屢次與他作對。
趙巧七(何如芸飾):趙中禺的獨生女,美麗溫婉,其父因過失殺人,她便捨下未婚夫,選擇跟著父親逃亡。
李為俊(宋道一飾):趙巧七的未婚夫,個情剛烈,當年因岳父在酒後殺了自己的父親,又私下逃亡,於是他立誓要為父報仇。


 亭兒受信上指示去殺了殺兄的仇人,赫然發現竟是對自己呵護有加的丁沖,大受刺激。伯溫請歐陽英照顧丁沖,帶著王凱和情緒交錯的亭兒先到鎮上,亭兒百感交集,悲憤無法自制,在半途中便離了伯溫和王凱而去。歐陽英見到胡惟庸傳來的訊息,趁丁沖昏睡,取走玉八卦,雖不久便歸還,但丁沖已察覺到。等傷勢稍復後,去尋訪伯溫等人的路途中,他便坦言不願和歐陽英同行。

 伯溫和王凱為找尋亭兒,投宿在趙中禺家。翌日,拜會屋主,趙中禺性情孤僻,不喜與生人交談,伯溫見他木雕精緻,忍不住讚美,也道出中禺此後的隱憂,請求趙家父女幫忙尋找亭兒,也必須在此多盤桓數日。中禺最後被伯溫的言談打動了,慷慨答允。突然村民來報賈之化強搶桐油、桂皮。

 賈之化是此地的富豪。不久前其妹被當朝宰相胡惟庸納為妾,自恃是宰相的小舅子,狐假虎威。賈府居村中水源處,控制村中用水;此地位處偏遠,唯有賈府可換得稻米,賈之化卻從中抽取暴利,使村民不便;另外,他逼迫村長趙中禺為他刻一尊胡惟庸黃袍加身的雕像,中禺不允。

 百姓不滿他買低賣高,不願賣給他桐油和桂皮,他令家僕強行搶奪,趙中禺指責賈之化土豪惡霸的行為,賈之化惱羞成怒,欲傷趙中禺。王凱看不慣出手打了賈之化,賈之化打不過王凱,命村民要在五天之內交出桐油和桂皮,否則斷水斷糧。伯溫見趙家父女言談不俗,不似本地人氏,見趙中禺的氣質不像尋常的巧匠,巧七本欲實說,但被父親阻止。

 丁沖半路和歐陽英分道揚鑣,遇上一名帶百步長刀的青年。那男子因趕路飢餓難忍,見路旁小廟有飯食,不加思索取用,竟因此嘔吐,幸好丁沖查覺他是因食物中毒,馬上以草藥汁醫治。男子告知是貴州人氏李為俊,欲上桂南尋仇。由於二人的目的地相同,於是結伴同行。

 賈之化和眾家僕上山,遇見正在烤野味充饑的亭兒。見她手藝不錯,便要她到賈府為廚,亭兒不甘願地答應了。

 村民無奈準備桂皮和桐油要和賈之化換水、糧食。伯溫和王凱從村民言談中得知,賈之化為奉承胡惟庸,逼趙中禺雕黃袍加身像,趙中禺不敢答應,但賈之化還禮讓他三分,這也是為何趙中禺才來此地四年,而能當村長之因。因為賈之化斷水,引起村民憤怒,要求趙中禺同意他們去打劫賈家,中禺打算親往相談。伯溫阻止中禺,要村民先掘穴儲水,雖然該地久旱不雨,但將要下大雨。

 亭兒入賈府當廚師,心事繁雜,做菜時心不在焉,誤把糖當成鹽,害賈之化嚐後大怒。家丁來報說村民似乎已知雨將至,早已掘穴蓄水,現在已無缺水之患。賈之化心一狠,命人在水裡下毒,被王凱逮到,使村民更決心要對付賈家。趙中禺為息眾怒,答應賈之化的請求,並希望他不要再為難村民。

 巧七悄悄離開求助,慌亂中撞上歐陽英,更遇上企圖阻止她的賈家佣人。歐陽英救走巧七,伯溫見趙中禺仍有隱瞞,要他詳實以告,讓眾人能出力,但趙中禺守口如瓶。

 亭兒意外從賈之化和家丁交談中得知伯溫、王凱和歐陽英來至此處,便決定要逃開,不讓他們找到,不料卻遇上了丁沖和李為俊。

 村民憤懣至極點,聚集在廣場要攻入賈府,趙中禺前往阻止之際,遇上丁沖、亭兒和為俊。趙家父女見到為俊時,臉色大異,為俊尋到仇家,復仇心切,打算即刻解決私怨,伯溫要求為俊先讓中禺解決村民的事要了私怨,為俊方才罷手。

 賈之化得知有人向趙中禺尋仇,打算令他們兩敗俱傷,再使官府逮捕他們。巧七不答應父親去決鬥,中禺不顧女兒聲嘶力竭地慟哭,臨行前求伯溫照顧女兒,逕自離去。為俊告訴丁沖當年他和巧七成婚當夜,趙中禺因酒醉而殺了自己的父親,然後攜女棄官逃亡。丁沖勸他想想「冤冤相報何時了」的道理,為俊不聽勸。

 趙中禺和李為俊在林中決鬥,趙中禺處處手下留情,為俊則出手凌厲,招招逼人,伯溫出面喝止,告訴為俊趙中禺早把刀磨鈍,希望自己的死能成全女兒和女婿復合,也彌補當年酒後失行之事。為俊當下悔過。此時賈之化帶家丁和官役來捉中禺和為俊,與他們發生衝突。伯溫請出天龍寶劍,令賈之化開倉放糧,公平交易貨物。最後大家終於平安團圓。

 亭兒為眾人烹調,王凱高興能再度嚐亭兒的手藝。只見眾人嚐了一口後,臉色各異,王凱不解,吃了一口後,才悄聲告訴亭兒:「妳忘了放鹽了。」


【站長評語】我最喜歡最後一幕。看到所有人嚐了亭兒的菜後的表情,好可愛哦!每個人都不敢說話,臉色也都不一樣。呵…呵…, ^O^ 。看到勾峰和雷洪,真令人興奮呢!因為他們可是資深演技派哦!勾峰在「幾度夕陽紅」、「煙雨濛濛」裡的演出,一直令我十分難忘;雷洪是台語劇演員,妹妹一直批評雷洪說了一口可愛的「台灣國語」,這我同意。巧七(何如芸)的演出,令人十分動容,趙家父女之間的感情,何如芸和勾峰都詮釋得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