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單元劇名:第十七集 茶嶺飄香
播出日期:1992.10.12
編劇:曹戈
故事簡述:梓兒


史惠舟(李又麟飾):祈門縣令。利益薰心、忘恩負義的小人。
劉興(于恆飾):本是如意軒茶莊的莊主。倔強不服輸,公正善良,受屈也不放棄希望,學識淵博,懂蝌蚪文,無奈受惡奴、奸佞所害入獄,被迫讓出自己的家業,幸遇上伯溫,使他的如意軒得以復回。
張槐(費雲飾):本是如意軒的下人,不甘為下而奴叛主,陷害劉父,狐假虎威,膽小好色。
茶掌櫃(王瑞林飾):謙和有禮,待客親切,對官吏敢怒不敢言。
劉秀玉(譚筱蘭飾):性情柔順,和父親一樣不服輸,一名弱女子,為父親以刀刺殺張槐。
王金玉(杜素貞飾):張槐之妻,精明狠心,為權勢,慫恿丈夫叛負主人,工於奉承。
神秘人(張孝正飾):胡惟庸的手下,代替胡丞相傳訊息給歐陽英。


 亭兒在途中感覺口渴,丁沖便想到村家要水,伯溫告訴他們路旁的矮樹就是可以生津止渴的茶樹,向眾人說起有關茶的典故。眾人聽後興致勃勃,急欲到祈門一飲甘美。

 歐陽英與伯溫相約在祈門茶集相候。歐陽英先到茶市,遇上一女子欲行刺張槐,歐陽英出手阻止,結果女子被人押走,看來似乎是幫錯人。一蒙面人引走歐陽英,以歐陽英之女珠兒為質,要歐陽英奪玉八卦和殺伯溫。交給她一令牌,讓她在必要時刻,可以用來調動地方官府。

 伯溫等人到祈門茶市,不見歐陽英,於是先行至茶館飲茶。茶掌櫃盡力招待,大家都讚賞茶的甘醇,但伯溫在觀察祈門地形後,大嘆此地有小人為害之象,茶掌櫃也嘆道:「苛政猛於虎。」令伯溫憂心起當地政風。

 祈門縣令史惠舟貪贓枉法,張槐則是他的爪牙。他們逼如意軒茶莊之主交出權狀,劉興不肯,張槐利用捉到的秀玉,逼劉興答應。為了女兒的性命,劉興忍痛答應,在權狀紙四周畫上一些狀似捲曲茶葉的圖形。卑鄙的史縣令更迫劉興要他將女兒賣為婢女。

 伯溫和亭兒終於見到歐陽英,由於旅途疲憊,亭兒打算四處走走,讓伯溫好好休息,歐陽英陪同亭兒外出。滿園茶綠,氣候宜人,歐陽英想起自己的女兒,不禁暗自啜泣,以袖搵淚。在旁捉蝴蝶的亭兒,不明就理。為了安慰歐陽英,提起伯溫餵她喝藥一事,歐陽英為此心思不寧。

 入夜,歐陽英彈箏與伯溫和亭兒同娛。本來伯溫也跟著合曲,之後又不願繼續吟唱,歐陽英也不彈奏。亭兒感到奇怪,問伯溫原因,伯溫說:「曲則需宮商合。彼宮亦必此宮,彼商亦必此商,相協而不相同,這就是聖人所謂的『君子合而不同』,就是這個道理,妳懂嗎?」亭兒很困惑地搖搖頭:「不懂。」歐陽英聽出意思,戚然地說:「我懂了。」伯溫接著說:「道長明瞭就好,以免『和』之一字,使人誤解。」歐陽英聞後,神情黯然。

 史縣令得到京城來的訊息:按察使欲至祈門試茶,以為進貢之物。史縣令命張槐去尋找微服出巡的按察使,要他好好招待,務必使祈門紅茶得選。

 丁沖至如意軒購茶。張槐之妻金玉初態度不佳,後來知丁沖是京師來的,以為丁沖是按察使的護衛,便和其夫極力奉承討好,更令秀玉侍候丁沖。

 秀玉告訴丁沖自己的遭遇。當年史惠舟受任為祈門典史,貧苦交迫來到祈門,昏倒在如意軒,被劉家父女所救。劉家如意軒是祈門茶主要入貢商家,財勢頗大;張槐和金玉也是劉家的下人。惠舟受人之恩,見秀玉美麗,想人財兩獲,趁秀玉照顧他時,輕薄秀玉;劉父及時救了女兒,命張槐和金玉捉住惠舟。被縛的惠舟慫恿張槐和金玉,三人勾結,陷劉興入獄,惠舟更賄賂知府,成了祈門縣令,愈是如虎添翼,魚肉百姓。百姓敢怒不敢言。

 伯溫要王凱先救出劉興。亭兒自願假扮丫鬟潛入偷取權狀,最後被發覺,幸被跟在身後的丁沖所救。伯溫隻身往縣府試茶,直問惠舟是否禍害百姓,惠舟矢口否認。王凱馬上帶來本地父老的狀紙,丁沖押入張槐對質。惠舟強辯,拿出狀紙為證。伯溫告訴他劉父以蝌蚪文書寫,權狀所立乃立奸人所迫,惠舟才發現伯溫不是按察使。最後伯溫依法處決惠舟和張槐等人,令地方百姓得以伸冤,並教導祈門人士炒茶佐以花瓣,製成新茶—花茶。


【站長評語】
一、老爺子在說明茶的歷史和來源方面極多,寫得我好累哦!想到還要找資料,快被他打敗了。
二、老爺子還和歐陽道長兩人唱和,其歌喉之「絕」,令在下無法恭維,差點寫不下去。
三、歐陽道長彈箏方向錯誤,我揉揉眼睛,還真是反方向呢!她要怎麼能彈啊?她彈的是古箏,她坐的方向反了,我笑得好累哦!那張琴,我重新仔細算過了,是十三弦,不是二十一弦,跟我的不一樣。
四、各位明白老爺子說那段話的意思嗎?
五、劉興在狀紙上寫蝌蚪文,儼然是仿楊乃武的模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