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單元劇名:第十六集 抱子圖之謎
播出日期:1992.10.05
編劇:李忠河
故事簡述:梓兒


歐陽英(夏光莉飾):得知女兒珠兒在胡惟庸手中,被迫殺劉伯溫和取玉八卦交換。找藉口和伯溫等人同行,對伯溫有種特別的情感。
李善益(張譽耀飾):澄心堂的少主,對妹妹沒有手足之情,貪好享受。最後不分是非,為了遺產,趕走妹妹,甚至還想殺了她,結果反被知府利用而死。
知府(楊平安飾):陰狠善計,得知李清和有財寶,竟暗殺他,然後設下一連串的圈套來對付澄心堂。
李湘如(陳孝萱飾):李善益同父異母之妹,溫婉認命。


 歐陽英夢見當時女兒被奪,傷心欲絕的情景,醒來悲泣難忍。突查覺有人在窗外窺伺,追出去才知是胡惟庸派來警告她的,若要保住女兒珠兒的性命,就要殺伯溫,取得玉八卦方可。歐陽英憤恨其卑鄙陰險。

 伯溫一行人往宣城去,將訪聞名天下的宣紙,王凱抱怨沿路上沒有販賣食物,丁沖和亭兒頻頻取笑他。

 澄心堂李清和有一子一女,李家兄妹相處並不融洽。哥哥善益將妹妹湘如看待成僕役一般,不假以顏色;湘如努力工作,也得不到哥哥的認同。父親昨夜和知府飲酒,徹夜未回,湘如十分擔心,哥哥對她的關心嗤之以鼻。突知府來訪,善益倒屐相迎。知府除了關心宣紙進貢之事,也詢問清和的情形,善益表明其父徹夜未歸,知府轉移話題,談起李清和珍藏北齊楊子華的《抱子圖》,善益以為其畫非古董,乃是父親娶了梅氏,生了湘如後才令人畫的,但甚少以圖示人。突然家丁傳來清和暴死的醉心樓,善益大驚,而知府神色稍有不安。

 伯溫等人慕澄心堂之名欲來購紙,卻見在忌中,打算盤桓幾日再說。遇到湘如遭其兄狠心趕出,善益以父親的遺囑交代湘如只得城外旱田、小屋和《抱子圖》,不顧湘如淚眼相求,硬是把她關在門外。伯溫好心為湘如拾起掉到地上的《抱子圖》,王凱為她的遭遇打抱不平之際,有名衙役傳知府之名要見湘如,談遺囑之事。伯溫以為有異,命王凱隨後查見。知府檢視湘如手中的《抱子圖》,憶起李清和酒醉時告訴他此圖藏有巨寶,故偷偷換了另一幅圖,交給不知情的湘如,並命她回小屋安住。

 湘如在小屋落腳沒多久,就有人欲縱火,幸好被伯溫一行人發覺。大伙兒同情湘如的孤苦無依,亭兒便教她烹飪。伯溫見湘如所懸掛的《抱子圖》並非當時他所見的,所以決定兵分兩路,打探消息。此時歐陽英已找到伯溫等人的落腳處。

 伯溫帶亭兒欲拜見知府,本苦無藉口。但見其宅第,猜測知府的夫人可能有疾,藉機入府,為夫人診斷,不但為她開藥膳,更令亭兒留在知府邸為夫人烹藥。

 丁沖和王凱假扮工人混入澄心堂,只見善益縱情享樂,不管自己身在忌中。不久知府相邀,善益立即前往,丁沖跟蹤在後,在半路中和一黑衣蒙面人交手,蒙面人欲奪走玉八卦,幸好被後來跟上的王凱取回。不過,丁沖對此蒙面人的武功路數和存心起疑。

 亭兒探視知府動向,只見知府一直觀見《抱子圖》,不巧竟被來訪的善益和官差發現她,於是知府對她起疑,要善益跟蹤亭兒。亭兒出府後,往湘如的小屋去,善益發現亭兒和自己的妹妹有關。亭兒告訴眾人知府手有真正的《抱子圖》,眾人開始懷疑其中是否有特殊的秘密。伯溫命亭兒返回,免知府有疑。善益告訴知府所見,知府打算一網打盡,殺了湘如和伯溫一行人。

 伯溫在靜坐之時突然驚醒。湘如招待他準備用膳,伯溫得卦知有凶劫,果然有人入屋欲殺湘如和伯溫。丁沖、王凱和他們打了起來,隨後追去,才知是中了調虎離山之計。原來善益另外帶人要殺妹妹和伯溫,危難時,歐陽英出現相救。伯溫又感激又懷疑,歐陽英便以掌門令牌失竊來掩飾,並打算入知府邸一探,伯溫令丁沖同去。

 是夜,二人入府,歐陽英令丁沖竊圖,迨丁沖取得後,發現中伏,打算逃逸,卻再度被蒙面人打傷,取走玉八卦。當眾衙役要捉重傷的丁沖時,蒙面人又折回相救,慌亂中,蒙面人受傷,玉八卦落地。丁沖趁亂找隱匿處,被亭兒帶入夫人屋內藏匿,但知府見茶杯上有血,為避免打草驚蛇,沒有直接捉拿丁沖。並得到落地的玉八卦。

 歐陽英負傷回去,伯溫感到不妙,除了診治歐陽英,並命王凱去接丁沖和亭兒。翌日清晨,知府帶走病體稍癒的夫人,逮捕丁沖和亭兒。知府以亭兒迫丁沖交出《抱子圖》,丁沖交出,結果圖中現字,才知寶藏就在小屋地下。善益大喜,言明會將寶物分予知府一半。知府為獨佔寶物,命人殺了善益。王凱現身救走丁沖和亭兒,丁沖取回《抱子圖》和玉八卦,三人趕回小屋。

 醒來的歐陽英,伯溫在桌邊小憩,想奪玉八卦,又恐伯溫發覺;想拿匕首殺他,卻又不忍。正在兩難之際,湘如拿粥入內,歐陽英趕緊收到匕首。王凱亭兒扶著重傷的丁沖返回,伯溫擔心他的傷勢,丁沖不以為意,要眾人看《抱子圖》上的遺囑。最後才發現遺囑是由明礬書寫,需加熱方可現字,丁沖因把它綁在大腿外側一夜,體溫使字跡現出,才使知府和善益得知遺囑的真相。這時大家才明白李清和用心良苦,深知其子善益在自己百年後必不容湘如,故把黃金藏在小屋。伯溫見知府為財害命,便要以計使其就範。

 知府帶人來小屋時,早已人去屋空,故命差役挖寶,果得二箱黃金。在路旁等候知府和衙役的丁沖,猜測蒙面人是否和歐陽英有關,王凱在旁寬慰。

 伯溫等人阻攔知府,知府坦承為了財寶已經殺了清和、善益,伯溫請出天龍寶劍,要知府聽候京師發落。湘如感激眾人,盛情招待,眾人滿載(紙)而去。伯溫告訴眾人歐陽英為尋令牌,要和大家同行。


【站長評語】「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不過「金錢不是萬能,沒有錢卻萬萬不能」,人往往在兩難之間抉擇,我想,這就是古人一直強調中庸之道的可貴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