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單元劇名:第十五集 蟋蟀之歌
播出日期:1992.09.28
編劇:李忠河
故事簡述:梓兒


馬知縣(古錚飾):平日雖有善政,好女色,不能慎行保身,竟以徵收蟋蟀之名,欺凌孤寡。
王天成(顏振堯飾):懦弱無主見,質樸善良,就是沒有魄力。
劉捕頭(孫樹培飾):使「花柳刀法」(王凱罵道:「下流胚子」)。明知馬知縣所有的罪狀,不能伸張主義,反竊取王天成的蟋蟀往京師要向胡丞相邀功。
古月娥(藍麗婷飾):積極進取,一往無懼,善於持家,相夫有道。她為了救夫,竟因此發現馬知縣的醜行,險些遇難。


 伯溫等人在路上見人們下賭注鬥蟋蟀,解釋鬥蛐蛐這項民間遊樂。眾人擔心會因賭博而引起的人心澆薄。

 縣令命百姓繳交蟋蟀。有三位婦人無法繳出蟋蟀,被劉捕頭捉回官府。三名婦人的丈夫不是過世,要不就是遠行,所以無法以錢抵償,故求縣令法外開恩。縣官不允,要求她們在十天內必須交出蟋蟀。

 縣令見百姓繳交蟋蟀不齊,命劉捕頭捉來王天成先打一百大板,並要他完成工作。王天成本是落第秀才,縣官要他代官府向百姓收戶錢。天成不忍,劉捕頭威脅他若不能收戶錢,就定要在十日之內以勇猛的蟋蟀來抵,否則人頭落地。天成心想與其斷頭,不如自盡留個全屍,故在林中欲上吊自盡。結果被經過的伯溫等人救下,眾人關心地頻頻詢間,天成傷心落淚,泣不成聲。伯溫等人只得送他回家。返家後,天成之妻月娥見丈夫繞了一趟鬼門關回來,啼哭不已,埋怨丈夫忘了尚有妻子和腹中未出世的孩子。天成感激伯溫搭救,不令家破人亡,也道出由於宮內嬪妃正興鬥蟋蟀,胡丞相為了討好她們,故命此地繳交蟋蟀。丁沖不滿此地已因蟋蟀鬧得風氣敗壞。天成自忖命苦多難,伯溫安慰他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並指導他翌日正值白露時節,也是生猛甲蟲出沒之際。

 三人住在王家,王凱以為交蟋蟀是縣官的愚民把戲,丁沖指出此地縣官頗有好譽,伯溫認為目前真相未明,不可妄下斷語。

 是夜,劉捕頭帶無法繳交蟋蟀的呂氏來見馬知縣。馬知縣見呂氏的丈夫在牢內服刑,沒有銀兩,動憐憫之心,要教她如何在隔日白露時節捉蟋蟀。

 翌晨,丁沖、王凱和亭兒一大早就去捉蟋蟀,果然捉到一隻肥壯的蟋蟀。王凱一時不查,竟灌水入蛇洞,引出蛇來。

 伯溫告訴他們所捉到的蟋蟀正是品級最佳的「蟹殼青」。王凱向亭兒打聽出有道「蒜爆蟋蟀」的野味,異想天開要拿「蟹殼青」一試。伯溫笑道明日馬知縣要選入貢的蟋蟀,這隻「蟹殼青」可關係著王天成和舉家的性命。王凱只得摸摸鼻子,自道不如明日再自行去捉小隻的蟋蟀。

 隔日,王天成的「蟹殼青」果然獲選。知縣命人將「蟹殼青」封筒,要王天成好好照顧。突然衙役來報在郊外發現一具女屍,縣令只命衙役安葬女屍。伯溫為此命案特地詢問王天成緣由,王天成才說這起命案已是第三件了。從該縣受命要繳蟋蟀起,此地民風大變,偷搶盜騙四起,縣令因進貢忙得焦頭爛額,無暇管事。伯溫以為既由蟋蟀引起,必須從蟋蟀下手。

 伯溫和王凱去勘察發現女屍的現場,女屍曾遭非禮而死。伯溫見該處不是命案第一現場,兩人分頭找尋線索。於是伯溫發現地上有一支女子髮簪,結果被使「花柳刀法」的蒙面人拿走了。亭兒為補償王凱吃不到蒜爆蟋蟀的遺憾,特地烹調美味。王凱因捉不起蒙面人心有不甘,丁沖也說出自己在早上打探到的消息,那些死去的婦女都是孤寡婦人,盡是被非禮致死。王凱認為是那名使「花柳刀法」的蒙面人所為,亭兒自告奮勇作餌,丁沖大怒,不答應亭兒去冒險,二人為此反目。

 伯溫勸亭兒,擔心她若遇險,恐難自保。亭兒認為若遇險可以髮簪自救,這提醒了伯溫在發現女屍地點,也有女子的髮簪。蒙面人不一定是兇手,但一定與此事有關。

 馬知縣夜夜受惡夢所擾,命人找道士來驅邪。伯溫借機見馬知縣,直道他被女色纏身,並與三起命案有關,建議縣官要慎行。縣令自恃為官清廉,不以為意。當夜,蒙面人偷走天成的「蟹殼青」,天成自以為其命休矣,月娥責罵丈夫的懦弱,要他去求縣官,天成不敢,月娥為了腹中孩兒不可無父,直接去官府求縣官。結果直入縣令房中,跪求知縣開恩,縣官大怒,要月娥出去。

 眾人吃驚月娥出走,伯溫擔心恐有胎難,眾人更是又氣又急天成如此怕事無能。伯溫猜想「蟹殼青」是劉捕頭所盜,要王凱前去阻止劉捕頭入京。官差派人來捉王天成,竟說他殺了自己的妻子月娥,要他前去認屍。女娥橫死在郊外,天成見妻子身亡,悲痛莫名。丁沖見一夜尋不到月娥,清晨才知有命案,不料竟是月娥。天成被官差帶走,臨行前要伯溫讓他們夫妻同葬。亭兒見月娥的下體仍在出血,伯溫測其脈搏,知道尚有一息,故命人將她抬回王家。因胎位不正,伯溫馬上下針使胎位復正,月娥痛醒。伯溫令亭兒為月娥接生。月娥終於平安產下女嬰。

 伯溫問月娥為何昏在林中,月娥道出大概是知縣殺她不成,將她棄在林內。伯溫大驚問其因。月娥才娓娓說出昨夜的情形。她漏夜去求知縣,見知縣衣衫不整,神情慌張,數次要趕走月娥,月娥只顧生死交關,不肯離開。結果瞥見知縣床上有血跡,更由床幕隙縫中露出握著髮簪的屍體。月娥欲走不行,知縣見事機敗露,要殺月娥,月娥受了驚嚇,動了胎氣而昏死過去,遭縣官丟棄郊外。伯溫說是月娥的孩子救了她一命。月娥不見丈夫的蹤影,伯溫要她隨之上公堂救丈夫。

 馬知縣指責天成因遺失「蟹殼青」,和妻子月娥發生爭執,更由於他懼內懦弱,一定是受了妻子的奚落,忿而殺妻。天成稱妻子是去求見縣官而失蹤的。縣官反問天成可有證據,天成無言以對。伯溫出現要為天成作證,縣令指責伯溫在公堂上嬉皮笑臉,有失莊重,伯溫知獲天成得以洗刷冤情,喜形而色。命王凱押入盜走「蟹殼青」的劉捕頭,縣官指責劉捕頭的不是,劉捕頭反唇相譏他在縣官房內找到他所姦殺女子的髮簪,指出馬知縣以教婦人捉蟋蟀為名,先姦後殺,並棄屍郊外。縣官怒責他一派胡言,伯溫令丁沖帶入月娥作證,縣官雖受驚,仍矢口否認。伯溫於是升堂問訊,把馬知縣和劉捕頭押入大牢審判。

 亭兒最後放走了「蟹殼青」,王凱以為何不煮了這惹禍精。伯溫笑道不該因人為之禍而陷無辜的「蟹殼青」入罪。天成和月娥把女兒取名叫「促織兒」以為紀念。


【站長評語】月娥在此單元的表現十分醒目,一看就是精明能幹又勇敢的女子。尤其看到王凱挖苦天成的懦弱無能的話,更是一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