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單元劇名:第十四集 薄情御史
播出日期:1992.09.21
編劇:黃英雄
故事簡述:梓兒


屠啟明(楊懷民飾):聰明善謀,工於心計,自私貪名利,怨過往的卑微,而心生殺機。
段純純(董汶芬飾):單純執著,以夫為天,無奈遭夫迫害,最後選擇與丈夫同歸於盡。
段老爹(魯直飾):耿直樸實,不懼強權,帶著女兒去認親。堅強勇敢。
吳開(祝嘉正飾):本為屠啟明的殺手,卻遭啟明過河拆橋。最後放下屠刀,侍奉喪女的段老爹。
縣官(郭昌儒飾):頗知為官之道,專行專斷,不理會他人反對,但尚不失厚道。


 段氏父女求見御史遭阻。段父欲尋官府相告,御史已先行派吳開暗殺二人。當年御史屠啟明受段氏父女在大雪中相助,免於餓死,並與段純純成親。之後,進京中狀元,受命為御史。段氏父女前去投靠,啟明私心作用,欲殺之而後快。在吳開的逼迫下,段老爹掉落懸崖,女兒純純則是自己跳下去。

 吳開完成任務後返回,受啟明之宴賞;但啟明早在酒裡下毒,吳開欲反擊,被啟明斬去左臂,只好落荒而逃。

 伯溫一行人來到桐廬鎮,時正鰣魚季節,於是亭兒和丁沖捕捉鰣魚烹之以饗眾人。縣令經過,聞香而來,品嚐了亭兒的手藝後,便要亭兒暫為新任御史作菜,亭兒為難,伯溫促其成行,順便查訪御史為人。

 伯溫三人在桐廬鎮投宿,王凱不滿縣令強制亭兒為之烹飪一事,時聞客棧外眾人喧嘩,有人在江上發現女屍,欲報案。伯溫發覺此女尚有一息,便加以施救,事後才知此女竟是御史之糟糠妻,受其夫之迫害而自盡。伯溫心生憐憫,欲助純純一臂之力。

 亭兒手藝深受御史垂青,於是留在其行館,直到鰣魚季節過去。段老爹未死,心有不甘,前往公堂申冤,縣令斥之為誣告,念及老邁,所以將他逐出。時王凱和丁沖查探亭兒行蹤,不知亭兒已至別館,倒遇上段老爹。攀談之下,才知是純純之父,於是帶回相認。段氏父女本想回鄉,打消認親之念,伯溫想玉成好事,便願收純純為義女。然後過府拜訪屠御史。

 伯溫見啟明一表人才,飽讀詩書,暗示有一義女欲許之。啟明以為伯溫雖是在野之身,仍有重權,以後要飛黃騰達定可倚重,故應允。

 新婚之夜,屠啟明才知道國師的義女竟是他以前的妻子段純純,直呼遇鬼。純純道出所有原委,引起啟明疑心,動了殺意。王凱、丁沖為了保護純純的安全,進入行館。為伴新人,王凱裝扮成女婢。結果不出所料,吳開不甘心啟明過河拆橋之舉,是夜行刺。純純挺身坦護,吳開大受感動。王凱及時進入,吳開逃逸。二人捉到吳開後,知道所有的事情,伯溫擔心純純安危,料定在女子回門之前,啟明尚不至下毒手。

 回門當天,啟明宴請伯溫等人和縣令,王凱藉口腹痛而離席,在後院找到被綁住的亭兒。屠啟明在席中也藉公事之由而離去,帶著衙役去追殺段老爹,此時吳開出現搭救。二人逃到行館,看見眾人皆暈倒在桌上。原來啟明知道亭兒的身份,另外派人作菜,並在食物中下毒。伯溫也早知道啟明的企圖,只是要眾人佯裝中毒罷了。純純心灰意冷,啟明卻挾持純純,不使伯溫將他處分,純純萬念俱灰下,便與啟明同歸於盡。

 段老爹受喪女之痛,決定返家。伯溫見吳開已有悔改之心,又是孤身,故促其成為段老爹之義子。吳開欣然同意,並允諾要奉養如親父,以至老死。


【站長評語】純純真傻,或者說女人太痴情了。還有啟明也太…多疑了吧!有這種下場真不知是活該還是…同情他。還有我發現,當劉伯溫的義女似乎下場都不太好耶!(此劇中似乎還有另一個例子,^^|||,好像是林小樓飾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