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單元劇名:第十三集 山神娶妻
播出日期:1992.09.14
編劇:李忠河
故事簡述:梓兒


巫姨(曾亞君飾):具有計謀和野心的權術家,是城內的祭司,能力很強,與胡丞相勾結,並煽動秦夫人參與這次活動。
方初見(潘儀君飾):溫柔體貼,事實上是秦大人失散的親生女。因養父方老爹一時私心,把她交給巫姨祭神,才洩露了她真正的身份。
秦科(王彼得飾):福州的指揮使。由於久病在床,政權幾乎在妻子的手上,因為心念著失散的女兒,竟引起秦夫人的殺意。
秦夫人(涂台鳳飾):秦大人的續弦夫人,和秦大人育有一子克紹,由於秦大人有意要將財產送給失散的女兒,使她動了殺意,和巫姨勾結。
方老爹(張寶善飾):製福州紙傘的師傅,也是收養初見的養父,由於巫姨占出要他獻出其中一個女兒為山神之妻,才洩露初見真正的身世。
秦克紹(劉京瓏飾):秦大人的獨子,善良文弱,脾氣固執,但不會蠻橫,沒有官家子弟的驕氣。
方明明(張佩芬飾):方老爹的長女,也是初見的姊姊,性情溫和,處事謹慎。


 山亭中,丁沖若有所思,想念離去的雲煙,王凱為了轉移丁沖的注意力,半開玩笑半鼓勵這個兄弟。兩人正在拌嘴之時,突然見到迎親隊伍,王凱正開心是否能參加喜宴,看到媒婆手中持著老爺子所說的福州名產—花傘。在婚嫁如此喜事上,竟出現這種不吉利之物,其中透著蹊蹺。

 原來媒婆是巫姨,命轎中女子方初見嫁與山神為妻,伯溫前去質問為何不是以紮草人,卻以活人祭之,巫姨欲狡辯,伯溫以人命為要,立即救走已綁在木椿中將被焚的初見。

 方師傅悲痛初見的命運,藉酒澆愁。初見突然歸來,方師傅又喜又驚,加上酒力作用,大發雷霆,被初見的姐姐明明勸回房中。伯溫等人欲告辭,初見請求伯溫等人留下歇息以報其救命之恩。初見告訴眾人巫姨乃城內祭司,城中大小事都聽從她的卜筮;近來官家不許百姓砍青山老竹製傘,所以百姓都無以為生。伯溫遂命王凱去探巫姨虛實。

 巫姨告訴秦夫人未能殺了初見,秦夫人大怒。其子克紹自外返回,不願再監督砍竹之務,秦夫人好言寬慰,命隔日不必去砍竹,只須帶人去狩獵。狩獵中,隨行的巫姨查覺到暗中伺察的王凱,兩人本將動干戈,由於克紹的阻攔,才以口舌相辯,不了了之。王凱於回途中,在林裡見到誤入山中遭官兵追趕的亭兒。於是將她帶回方家。

 亭兒與眾人相見,伯溫欣然稱道「緣起不滅,萍水又相逢」,亭兒感念王凱搭救。初見帶亭兒歇息,二人由於年紀相仿,一見如故,但談起話來,都是傷心事。丁沖前來關心,亭兒要求丁沖請求老爺子找出殺哥哥的兇手。丁沖大怒,要亭兒不可隨意洩露老爺子的身份。

 王凱認為巫姨和指揮使勾結,伯溫為百姓生計憂心,時方老爹前來致謝及致歉,雖煩惱現今時局惟艱,只要兩個女兒平安無事就好了。伯溫前去求見秦大人,卻只見秦夫人,伯溫道破秦大人久病不起,無法問政,克紹見伯溫可以幫父親,要伯溫留下替父親問診,秦夫人和巫姨皆不允,母子雙方意見不合,克紹含怒離去。

 明明和初見約在城外相見,巫姨出現不許她們逃走,便打傷明明,捉走初見。方老爹欲走,亭兒強留,正巧伯溫回方家,問其原因,才知當初巫姨是選中方老爹其中一個女兒,由於初見不是親生女,故忍心把她送去,事後才懊悔不已,如今寧可放棄家業,要帶兩個女兒遠走他地,保她們兩人平安。明明竟負傷回來,告訴眾人初見被捉。

 巫姨帶初見在村民面前要將她祭神,伯溫等人趕至,要巫姨重新占卜山神的決定。巫姨數度占卜,都被伯溫圓滿解釋,以為任何人都不能決定初見的命運,不如由山神決定。巫姨藉機灑下落花迷香,使眾人受攝。伯溫自持使不受影響,趕走巫姨,救下初見和眾人。

 伯溫和王凱至山林找克紹,克紹請伯溫醫治秦大人。伯溫在醫治秦大人之餘,與他閒話家常,才知現在的秦夫人乃是繼弦。原配早歿,育有一女,但自幼失散,因聞由福州人士領養,特地自請外任福州,但遍尋不到。伯溫意識到定與初見身世有關。秦大人有意尋獲女兒後,要將所有家產交給她以為補償,至於克紹則可繼承他的職務。伯溫問及相認信物,秦大人指出有「秦」字玉珮為憑。

 歸途中,伯溫和王凱談到秦大人的決定,並猜測秦夫人可能得知秦大人的想法,故與巫姨勾結,以山神娶妻之名,欲殺初見。回方家後,方老爹才證實初見確有「秦」字玉珮,慶幸自己沒有離開是對的,因為秦大人正是初見的生父。不過暫時不令初見知道此事。

 亭兒下廚,王凱陪著說話,亭兒有意跟隨伯溫等人。在茶飯之餘,王凱出題要考亭兒的廚藝,亭兒以要捉秦夫人和巫姨就法和教她武功為條件,她想習武,為哥哥報仇,丁沖勃然大怒,伯溫令丁沖冷靜,丁沖自覺失態而離席。丁沖疑惑殺南宮青一事是否有錯,但木已成舟,暗下決心要好好照顧孤苦無依的亭兒,也勸慰亭兒要忘記仇恨。

 秦夫人得知伯溫醫治秦大人,怒責克紹不該令外人害自己的父親。克紹反駁稱道伯溫醫術高明,秦大人病情日漸好轉,也埋怨母親不關心父親的健康,因而觸動秦夫人的心病,無意中說出秦大人的前妻和女兒。克紹追問,秦夫人巧飾過去。因此更堅定她要殺初見的心。巫姨交給秦夫人京裡傳來的路線圖,原來禁採青山老竹是因為胡丞相造箭謀反,丁沖在窗外竊聽到她們的詭計。

 伯溫知情後,令丁沖去偷路線圖,要王凱去通知秦大人有關初見的事和秦夫人謀反,向方老爹借來花傘,與眾人候在青竹坡等待秦夫人和巫姨的行伍。眾人阻止送箭隊伍,克紹隨後出現,以為伯溫將不利其母。秦大人出面指責妻子的不對,秦夫人向克紹狡稱秦大人意圖謀反,克紹一時難辨真偽。巫姨見狀下令放箭欲射死眾人,伯溫等人以花傘擋住箭的攻擊,克紹大驚,要救父親,硬是被母親死命拉住,恐其受傷。

 伯溫現出天龍寶劍,治秦夫人和巫姨的罪,秦夫人求秦大人救她,秦大人也無可奈何。事後,亭兒設宴讓歷劫歸來的眾人大快朵頤,王凱自忖完成亭兒交代的工作,也嚐到美味,打算要教亭兒武功。亭兒為避免丁沖不高興,改要王凱和她作對子;如果不能應對,就不能再享用美食。王凱為了食物,願和亭兒應對。亭兒出:「鹹淡同碗豆腐羹」,王凱想了想,環視四周,得了靈感,眉飛色舞地回答:「親爹乾爹都是爹」。眾人大悅。


【站長評語】最好笑的大概就是以花傘去擋箭吧!令我想起曹子建的一首詩:「煮豆持作羹,漉菽以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想同出青山老竹的花傘和箭,一定有同樣的感慨吧!^^|||在此單元中,我倒覺得克紹是最可愛的角色,而巫姨和秦夫人的演出更是搶眼,果然薑是老的辣。倒是演初見的潘儀君,不知道是不是戲份不多,好像不怎麼令人注意耶!還有丁沖彷彿失戀的表情,更是可愛。還有這一集收音效果奇差無比,好幾次都用配音的,可惜了整體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