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單元劇名:第七集 一品織布坊
播出日期:1992.08.03
編劇:李忠河
故事簡述:梓兒


江夫人(尹寶蓮飾):江家織坊的主人。嘴硬心軟,剛直好勝,表面上不原諒女兒離家,心裡早已接納女兒的歸來。最後還收冒充女婿的丁沖為義子。
江翠翠(鄭宜雰飾):江家的獨生女。外柔內剛,父歿後與母相依為命,不過為了愛情,與情人私奔。最後想家返回,夫婿竟在路上亡故,所幸遺下一子為江家繼承。
葉 妻(喬可欣飾):葉家米店店主之妻李氏。精明能幹。其夫葉振東臥病在床後,獨力支撐家業;嫉妒江家有御用狀,一心不擇手段要重振葉家,獻媚縣官,可惜誤己害人。
葉振東(李波飾):葉店米店店主,曾與江家老爺交好。江家老爺歿後,兩家便不常來往。經年臥病在床,由妻子李氏掌管家業。
楊 虎(王圻生飾): 明昌賭坊的老闆,仗勢欺人,一直為李氏和縣官的爪牙。
游 寬(宋道一飾):江家織坊的管家,好賭,容易受人利用,最後竟為了還賭債,不惜陷江夫人入罪。


 伯溫等人分做二路前往江南。伯溫與王凱一行在路上遇見二名惡棍蓄意欺負一中年婦人,王凱出手搭救,婦人感激伯溫和王凱相助。王凱稱婦人「老夫人」,引起婦人的不快。婦人忿忿而去,王凱不解其意,伯溫和藹地問:「你剛才稱呼人家什麼?」王凱直言:「我尊稱她老夫人啊!」伯溫笑道:「她是夫人,可是並不老啊!」

 另一方面,丁沖、雲煙和曉冰一路。見一少婦抱幼子望著河水,眾人誤以為她想投水自盡。最後才知道女子見幼兒發熱,想取水飲用,故三人去尋草藥來解小兒熱。

 到了江南,伯溫帶王凱去織坊參觀,王凱誤把曬在外頭的染料—紅花餅,以為是酸掉的餅,招來織坊主人的不快。原來江家織坊的主人就是在路上所救的婦人。江夫人熱情招待伯溫和王凱,但對於他們提出要買布之事,言明只賣給識貨行家。伯溫道出紅花餅的用途,江夫人立即恭請他們入內選布。原來江家織坊有御用狀,手藝花樣都十分精巧細緻。

 葉家米店的老闆娘李氏嬌嬈能幹,一心想取得江家御用狀,不惜勾引縣官,命人傷害江夫人。其夫葉振東與已故的江家老爺本是故交。自江老爺過逝後,葉老闆也臥病在床,江夫人未曾來探視,使葉老闆十分掛意,李氏更是在丈夫面前說長道短。

 丁沖、雲煙救了翠翠母子,翠翠認為丁沖是仁人君子,要求他假扮自己的夫婿。因為當初翠翠父親過世後,只剩母女二人相依為命,三年前結識來買布的莊文福,兩人一見鍾情。母親不願女兒嫁作商人婦,於是她悄悄與心上人私奔。三個月前產下一子懷恩,由於舟車勞頓,其夫客死他鄉。此次回鄉投靠母親,唯恐母親不忍女兒也受喪夫之痛,故請丁沖相助。丁沖聽後有所顧忌,雲煙在旁慫恿丁沖答應,丁沖只得幫忙。

 翌日,伯溫再度造訪江家織坊,才知江夫人心感孤掌難鳴,苦思不得織錦花樣,只好停工。伯溫建議她棄小機,改用花機織布,也願意為織機製圖。江夫人大喜,邀伯溫住下構圖;伯溫猶豫之際,江家管家游寬告訴江夫人小姐返家。

 翠翠求母親原諒她的不孝,求她能接納孫子,丁沖、雲煙和曉冰跟隨在後。王凱見狀不解,伯溫不道破。江夫人指責丁沖拐騙走她的女兒,雲煙和曉冰謊稱是丁沖的丫鬟,要服侍少奶奶(翠翠)。由於丁沖配合度不佳,江夫人認定丁沖不認錯。翠翠見母親不原諒,傷心欲離開,此時江夫人要翠翠向父親的牌位磕頭認錯,其實江夫人心裡早接納自己的女兒,只是口中不承認。

 眾人不斷挖苦丁沖,丁沖十分尷尬。伯溫向眾人提出須助江家一臂之力。王凱查出當日欺負江夫人的惡棍是該地的土霸—楊虎。雲煙和曉冰前往明昌賭坊找楊虎。二人賭技精湛,贏了不少錢,被賭場保鏢找麻煩。雲煙打倒眾人,楊虎要求雲煙留下來當賭場保鏢。

 楊虎往江家織坊尋釁,打算以翠翠夫婿莊文福曾是品行不正的賭徒,要告縣官,取消江家的御用狀。丁沖告訴楊虎自己姓丁,不是他們所說的莊文福,楊虎悻悻離開。

 李氏屢求縣官取御用狀不得,加上楊虎出師不利,於是縣官煽動李氏借江夫人之手來毒殺葉老闆,以便縣官有證取得江家御用狀。此事被雲煙偷聽到。

 翠翠欲離去,伯溫等人相阻。翠翠說出楊虎有縣官撐腰,必想辦法使江家不利。王凱往賭場探查,遇上雲煙與之下注。雲煙技高一籌,王凱被攆出來。借此雲煙告訴王凱有關縣官、李氏和楊虎的詭計。

 楊虎逼游寬還賭債,游寬為還錢,答應和他們設計江夫人。游寬告訴江夫人葉家相邀,江夫人命游寬備禮;游寬在補湯中下藥之際,丁沖分散游寬的注意力,王凱趁機換掉補湯。葉老闆知江夫人來訪十分高興,喝下她準備的補湯,竟昏死過去。葉夫人命楊虎押江夫人上公堂,控告她殺了自己的丈夫。縣官欲判江夫人死罪,伯溫等人帶來葉老闆和游寬做證,還江夫人清白,治這群惡人罪名。

 事後眾人打趣丁沖應該留下來幫忙江夫人。江夫人見丁沖喚她為母親的份上,收丁沖為義子。伯溫也代丁沖贈江家織坊「天下第一江家織坊」橫聯。


【站長心得&找碴】寫了好多哦!手都好酸呢!這齣劇丁沖從頭到尾的台詞不是很多,但是被挖苦得很慘,好可憐哦!^^b 王凱和雲煙賭博的那一場戲也很可愛。但最後一幕…老實說,大家不妨和第一集伯溫在寫辭呈時的字跡比照一下,這字…差太多了啦!^^|||